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甜蜜蜜蜜。

【巍澜】潋滟

cp:巍澜

summary:就是车。一场得偿所愿的湿梦。写在澜澜觉醒get昆仑记忆之后。玩水play,古装(?)play。

解锁新身份就迫不及待带巍上高速(然而被addjghsvwkgzji)的小澜孩! 冲鸭!


车链在评论

[巍澜衍生][樊伟x曹光]绵绵

summary:一个半途而废的巍澜衍生的开头
cp:樊伟(我的爱对你说)x曹光(微微一笑很倾城)
【高亮】地址放在评论里了。【高亮】

简而言之,这是个没开起来的破车,呼哧带喘[拜拜]

已经决定放入回收站了,不知道看情况还能不能抢救一下什么的,这个cp有毒 ​​​,原始脑洞我提过了但是觉得写不完整写不好,所以看情况做成pwp的样子吧(摊手)

原始脑洞如下:

借用微微一笑很倾城的设定,假如有一个镇魂手游(或者什么游戏),组队破案打怪之类的。

樊总是游戏公司合作方,搞了个氪金满级号玩斩魂使沈巍这个角色,然后曹光普通玩家玩镇魂令主赵云澜。两人在游戏里意外认识,按照剧本设定不得不携手同行,暗生情愫。

主要是游戏剧本设定赵云澜破案必须求助沈巍,曹光本来挺不乐意,还以为沈巍是什么NPC,结果找到了发现是个土豪玩家,于是一面嫌弃一面抱大腿,两人逐渐揭开剧本里前世今生的谜,也对彼此产生了一些感♂觉。

现实中呢,两人也有交集。(以我这个颜色爱好者来讲就设定是包养合约或者是火包友),如果平常设定的话,就是曹光同学去樊总公司实习,朝夕相对,日久生情。

涉及到谁先掉马,怎么掉马,怎么坦白,我还没有细想,主要是没怎么玩过游戏,不敢瞎写。

但是这个梗就很好展开啊有木有!!!

又苏又黑的樊总和沉默寡言斩魂使,傲娇又可爱的曹光和皮到断腿的赵云澜,再加上两人互藏心思地挑逗试探,现实中的针锋相对或者是温情脉脉……

[巍澜衍生]樊伟x曹光的一个微微梗

我又产奇怪的脑洞了!知识储备不够写不动,还是跪求哪位太太有兴趣接单hhhhhhh(我只有pwp的时候有鸡血)

cp:樊伟(我的爱对你说)x曹光(微微一笑很倾城)
沈巍x赵云澜






借用微微一笑很倾城的设定,假如有一个镇魂手游(或者什么游戏),组队破案打怪之类的。

樊总是游戏公司合作方,搞了个氪金满级号玩斩魂使沈巍这个角色,然后曹光普通玩家玩镇魂令主赵云澜。两人在游戏里意外认识,按照剧本设定不得不携手同行,暗生情愫。

主要是游戏剧本设定赵云澜破案必须求助沈巍,曹光本来挺不乐意,还以为沈巍是什么NPC,结果找到了发现是个土豪玩家,于是一面嫌弃一面抱大腿,两人逐渐揭开剧本里前世今生的谜,也对彼此产生了一些感♂觉。

现实中呢,两人也有交集。(以我这个颜色爱好者来讲就设定是包养合约或者是火包友),如果平常设定的话,就是曹光同学去樊总公司实习,朝夕相对,日久生情。

涉及到谁先掉马,怎么掉马,怎么坦白,我还没有细想,主要是没怎么玩过游戏,不敢瞎写。

但是这个梗就很好展开啊有木有!!!

又苏又黑的樊总和沉默寡言斩魂使,傲娇又可爱的曹光和皮到断腿的赵云澜,再加上两人互藏心思地挑逗试探,现实中的针锋相对或者是温情脉脉,好了我准备好给大佬递笔了!!跪求接单!

写古风权谋太难了,我就提供一个脑洞,跪求哪位太太接单hhhhhhh
脑洞来源于北宇哥哥的新戏《霍去病》里面的波力海苔(不)伯力王子,以及居居有的角色挺天真烂漫小王子的,绝配啊很想来一发。
不知道怎么tag,算是镇魂衍生吧,澜巍澜可逆,不OK的话我再改

刀削面的深夜小车车

标亮一下:先说好是刀削面,巍巍x面面的骨科cp,一定要看清楚再进来喔!!!


粗长pwp,主要目的是为了开车,原著和剧版设定混着用的,细节不要细究辣~面面超会骚,心机病娇且能撩,是妈妈的心头爱!


预警:捆绑,sp,鞭刑,舔gang(一点点),kou交,颜she。
总之就是血腥变态酸爽。
心机面和鬼畜巍。巍巍有点黑化,面面又心黑又中二,病娇心机嘴硬不承认其实对哥哥是爱生忧怖。












链接放在评论里,祝大家兜风愉快!
(不知道打什么tag,有问题我就撤🐵

[关周]痛症

预警:bdsm,病病的,慎入!
超m的警花,欲求不满的警花
垃圾车

不挣扎了全文外链吧

[关周]有求必应(车)

车来了!
白夜追凶(百叶追星)关周
bdsm预警,不熟的不要点开,重口变态
色迷心窍的关和精虫上脑(亚历山大)的周
警花超辣der




—0—



他们这样做有一阵子了,压力太大没法排解的时候,加一点娱性节目能在快感之外疏解一部分紧张焦虑。

当周巡有这个打算的时候——一般都是他主动提出,相比来说他更年轻一些,也更急躁一些,他有着无处消磨的暴力倾向,却更乐于以另一种方式解脱自己——他会早些准备好自己:洗干净,给自己戴上专用的项圈,张开双腿跪在关宏峰面前。

鞭子递到爱人的手里,连同自己的控制权也一起。不爱笑的主人用鞭柄皮革的部分挑起来他的下巴,状似不满地挑剔道:

“这个月几次了?”

几次?一般他们不会刻意计数。但周巡没有忘,这是这个月第四次了——第一次是他月初出任务回来,那次他托大了险些造成事故,后来被关宏峰打得狠了一个周末下不了床,第二次是有个过去的案子因为上面的关系,证据确凿却判得格外轻,他气得直往领导办公室冲,被关宏峰拦下来以后好好“安抚”了一回,第三次……第三次是因为关宏宇的事,他们兄弟俩之间一句两句说不清楚,周巡不介意跪下来承受关宏峰异样的爱抚,只要能让他的老关心里舒服一些。

“我问你话。”

关宏峰捏着他下巴的手用了些力气,语气沉沉,像块冰凉的铁,压在周巡胸口处。周巡微微抖了一下,轻声答:“第四次了。”

关宏峰在他面前从不官大一级压死人,只有在这种场合才浑身漫溢着霸道冷酷的气场,仿佛周巡只是他指尖一枚蚂蚁。

统治是他的姿态,而臣服是周巡的。




(后续见评论!扶稳坐好系安全带)

[白搭]有借有还

[大侦探天堂岛案子的设定,涉及剧透哟!
以及不看完这期肯定看不懂下文在逼逼啥(甚至看完这期也看不懂我在逼逼啥)]
略暗黑,斯德哥尔摩(?),以及乱七八糟







像脱胎换骨,像抽筋剥皮。

逃脱那个叫做天堂却堪比地狱的困境,九死一生之后没有一丝轻松感,反而只感觉到空虚,抽掉了所有力气,失去了灵魂一般空虚。

他早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被摆弄得如同行尸走肉,即便突然拾回清醒的意识,也像坠入无尽的混沌漩涡,无法自救,眼看着自己将与那些逃不脱的人一起溺死。

他知道了一切的一切,源头在哪里。是他自己犯下的罪恶,漫不经心的因,结出难以下咽的果。也是这颗果,葬送了一切,甚至他胎死腹中的爱情。本以为后半生就会像傀儡一样浑浑噩噩度日,想不到开门的瞬间,一阵发自心底的战栗猝不及防地敲醒了他余下的灵魂。

“你怎么、在这里?”他顿了顿,颤抖的指尖出卖了他,只是或许对方不知道的是,这颤抖中的兴奋多过于恐惧。

“在等我么?”他好像问了一句废话,旋即毫不在意似的带上门,轻轻笑自己。

“自然是等你。”

还是那丝绒质地的卡通睡袍,幽兰色泽带着点恰到好处的诱人,半披在身上,月色下面衬得裸露的脖颈更加令人垂涎。

“你怪我么?”

这男人说话带着纯天然的撒娇语气,白敬亭在心底叹自己沉不住气,也叹美色误人。明明是心肠如蛇蝎的人,怎么说起话来就这样纯真无邪?

没听见回答,张伟又问了一遍:“白,你怪我么?”

“不怪了,早就不怪了……”怪只怪我自己,对你么,早就说不清是什么了,“只是怕你还不原谅我。”

“我当然不原谅你,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那人突然前倾身体,对他露出一个狞笑,“你不说说看,你打算要怎么对付我么?”

被囚禁在岛上玩弄折磨了整整三年,他早已经从内而外地破碎新生了,从前那个人不在了,现在这个或许更病态一些,病态到他自己也不是很能理解了。

于是白敬亭不答,只一边向他走过去,一边喃喃道:“不杀你。”

“那准备跑吗?我看到你已经找好了地图,你就这么不愿意陪我吗,哪怕是逢场作戏,也是你欠我的!”

“也不跑。”脚步声绕到了张伟的背后,可声音仍是波澜不惊的平稳,甚至还有些不敢置信的温情。

“白白,小白,还是叫你亭亭,宝贝儿?你爱听哪个?我舍不得你走,我不会让你走的……”张伟脸上的笑容放松了片刻,好像听到一句不走比不杀更加令他舒心,他微微侧过脸去,脸颊靠近了白敬亭垂在身侧的手,微凉,但是很舒服,于是那笑容也更加复杂和狰狞了一些。

他嘴唇亲吻每一根细长冰凉的手指,呢喃着向他诉衷情:“我舍不得你的,求你不要走,我还想要折磨你,伤害你一辈子呢……”

“这样让你感到快乐吗?”白敬亭垂着眼睛,似是不敢看他,又轻抽着手指尖,最终捧起来张伟的脸。

“你说呢,你快乐吗?”

白敬亭用吻熨平他眉心的褶皱,在他额头上轻轻贴着嘴唇。

“只要你愿意……”

“我伤害你,折磨你,玩弄你摧毁你,你也不走吗?”这时张伟眼睛里亮起一点点光来,映得一双瞳仁如星河璀璨,像得到心仪玩具的小孩子,一时间满足感填满了他的表情。

可又像阴晴不定的婴儿,下一秒他就雷霆大作,狠狠将面前的人推开。

“你最好不要骗我!”

白敬亭被推得坐在了地上,也不恼,跪坐起来扶着张伟的膝盖,自下而上地扬起脸来看他,把小朋友发脾气一般的表情仔细收在眼底,织就了心里面一片柔软。

“你设计这一切,都是为了惩罚我对么?那我告诉你,你做到了,你完美地完成了你的复仇——现在我是你的了。”

他清浅地微笑,然后执着张伟的手放在自己脖子上,慢慢收紧,感受那一根根逐渐发力的手指。

如果这就是结局,那么很好。

如果互相伤害有结局,那么就应该如此。

如果他们之间的纠缠已经无可挽回,那么这样是最好的了结。

只是那双手最终颤抖着松开了他。

“你以为你知道了全部的真相吗?”张伟突然脱力一般笑得绝望又苦涩,像戴了多年的面具一朝碎裂,来不及准备新的假面。

“你只是知道了我想让你知道的。”



他们的故事早在那一场大火开始之前。或者说,白敬亭以为是源头的那一场大火,也只不过是张伟虚构出来的罪孽。

因果循环,在一个情字。

他们是曾经的恋人。

求不得,放不下,心生贪念,痴妄万丈,罪孽由此而生。从前他欠下一颗心的爱恋,现如今他还了。虽然破碎,却已经是能拿出来的全部。

有借有还,怎能不欣然接受?

只是再也无从知晓,到底是谁执迷不悟。如今他们都无力自救,困在层层叠叠梦境之中。

“你逃不出的,白。”

眼泪划过嘴角,他笑着说话,却让白敬亭捧了一手的湿。

“我知道。我不想逃,我只想在这里。”他轻吻罪人的嘴唇,把两人的手交叠放在空了心的那处胸膛,“我还给你,我的心,和你的心,现在都在这里。”







(看不懂的回头我补一些在评论里
~这只是一个比较丧病的脑洞,或许还ooc,欢迎讨论hhhhh)

[白搭]符合人设

cp向
题目叫符合人设,但其实真正应该叫ooc才对
这期大侦探的梗


“白啊,白~白白,小白!你干嘛,你干嘛一天都不理我啊?你嫌我烦了呀,你嫌我吵吗?不是,咱俩都这么久没见了,你怎么就这么冷漠冷淡冷酷无情呢?”

张伟捏着自己辛普森睡袍的一角,一边绞着手指一边不敢抬头地念念叨叨。

摄像机一关他就小碎步偷溜到小白的休息室里,蹭来蹭去地溜达一番,然后坐在房间主人的沙发上,很是犹豫了一番要不要挨着坐下,最后还是选择了隔着一人的距离。

“没啊大老师,我没有啊。”小白闻言放下台本,回头看他,戴着眼镜的一双眼睛亮了许多。

“你有你有你就是有!你看我今天各种逗你、哄你、找你聊天、找你玩,你怎么都对我爱答不理的,你都不跟我玩!你也不笑,你不笑我都有点怕你你知道嘛?你看看你这脸色……”

小手指往前戳了戳,还没碰到那涂了厚厚黑粉的脸就被人握住了。

“别给我妆蹭花了……”

被抓着手指实在是有点暧昧和紧张,张伟嘟嘟囔囔地说谁想摸你啦,我就比划比划。

小白那张精心涂抹得病怏怏的脸上绽开了一个不符合人设的笑容,笑眯眯地往前一靠,拉进了两人的距离。

“你看我这不是要符合丧的人设嘛,不能出戏呀大老师~”

一声大老师叫得张伟心旌摇曳,往回抽了抽手,此地无银地拢了下敞开的睡袍。

“喔那我忘了你是演员白,你光顾着演戏,你看都不看我一眼……”

白敬/亭突然摘了眼镜凑过去,飞快地堵了张伟的嘴,把他亲得嘴唇亮晶晶。

“我不敢看你嘛,我一看你我就出戏!”

张伟吓得往后一缩,手忙脚乱地推开白敬/亭捂住嘴,小鹿乱撞地消化这个久违了的亲吻。

“我、我怎么啦?啊你给我说清楚,我怎么您了您都不敢看我!”

年轻的恋人自诩不会调情,可是耳鬓厮磨起来说出的话句句都撩得人心痒难耐。

“我一看你,我就特别高兴,我就忍不住想笑,幸福快乐的那种笑,还有点心跳过速的小激动,不行不行,太不符合人设了!”

最后一句是咬着耳朵说的,丝丝缕缕气音湮灭在没有距离的肌肤之间。完全没有人设可言的大邻居捂着红透的脸呜咽一声,心跳过速地搂住了彻底ooc的演员白。






还有后续吗o(*////▽////*)q

求一篇诚楼bdsm

我想起来看过一篇诚楼(or#楼诚#)的bdsm,楼m诚s,大意大概是潜伏任务让木娄身心俱疲的时候他逐渐养成了习惯,以向阿诚跪下,以臣服的姿态被阿诚控制,任他支配和调教——大概有spank(至于做没做不记得了)——的方式纾解压力释放紧张感
哇当时就觉得,好他妈浪漫啊!太会玩了,太性感了!这文叫啥来着,求好心人小姐妹提醒一下[跪了]千恩万谢
我真的真的真的好喜欢,我要去给作者表白打钱!
啊特别羡慕他们之间那种铜墙铁壁的信任/依赖/身心灵魂属于彼此的默契和温柔!乱世中只有你是我的支撑,是我的依靠,是我的家——啊啊啊太喜欢了
为啥我隐约记得是在楼诚tag看到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