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甜蜜蜜蜜。

[关周]痛症

预警:bdsm,病病的,慎入!
超m的警花,欲求不满的警花
垃圾车

不挣扎了全文外链吧

[关周]有求必应(车)

车来了!
白夜追凶(百叶追星)关周
bdsm预警,不熟的不要点开,重口变态
色迷心窍的关和精虫上脑(亚历山大)的周
警花超辣der




—0—



他们这样做有一阵子了,压力太大没法排解的时候,加一点娱性节目能在快感之外疏解一部分紧张焦虑。

当周巡有这个打算的时候——一般都是他主动提出,相比来说他更年轻一些,也更急躁一些,他有着无处消磨的暴力倾向,却更乐于以另一种方式解脱自己——他会早些准备好自己:洗干净,给自己戴上专用的项圈,张开双腿跪在关宏峰面前。

鞭子递到爱人的手里,连同自己的控制权也一起。不爱笑的主人用鞭柄皮革的部分挑起来他的下巴,状似不满地挑剔道:

“这个月几次了?”

几次?一般他们不会刻意计数。但周巡没有忘,这是这个月第四次了——第一次是他月初出任务回来,那次他托大了险些造成事故,后来被关宏峰打得狠了一个周末下不了床,第二次是有个过去的案子因为上面的关系,证据确凿却判得格外轻,他气得直往领导办公室冲,被关宏峰拦下来以后好好“安抚”了一回,第三次……第三次是因为关宏宇的事,他们兄弟俩之间一句两句说不清楚,周巡不介意跪下来承受关宏峰异样的爱抚,只要能让他的老关心里舒服一些。

“我问你话。”

关宏峰捏着他下巴的手用了些力气,语气沉沉,像块冰凉的铁,压在周巡胸口处。周巡微微抖了一下,轻声答:“第四次了。”

关宏峰在他面前从不官大一级压死人,只有在这种场合才浑身漫溢着霸道冷酷的气场,仿佛周巡只是他指尖一枚蚂蚁。

统治是他的姿态,而臣服是周巡的。




(后续见评论!扶稳坐好系安全带)

[白搭]有借有还

[大侦探天堂岛案子的设定,涉及剧透哟!
以及不看完这期肯定看不懂下文在逼逼啥(甚至看完这期也看不懂我在逼逼啥)]
略暗黑,斯德哥尔摩(?),以及乱七八糟







像脱胎换骨,像抽筋剥皮。

逃脱那个叫做天堂却堪比地狱的困境,九死一生之后没有一丝轻松感,反而只感觉到空虚,抽掉了所有力气,失去了灵魂一般空虚。

他早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被摆弄得如同行尸走肉,即便突然拾回清醒的意识,也像坠入无尽的混沌漩涡,无法自救,眼看着自己将与那些逃不脱的人一起溺死。

他知道了一切的一切,源头在哪里。是他自己犯下的罪恶,漫不经心的因,结出难以下咽的果。也是这颗果,葬送了一切,甚至他胎死腹中的爱情。本以为后半生就会像傀儡一样浑浑噩噩度日,想不到开门的瞬间,一阵发自心底的战栗猝不及防地敲醒了他余下的灵魂。

“你怎么、在这里?”他顿了顿,颤抖的指尖出卖了他,只是或许对方不知道的是,这颤抖中的兴奋多过于恐惧。

“在等我么?”他好像问了一句废话,旋即毫不在意似的带上门,轻轻笑自己。

“自然是等你。”

还是那丝绒质地的卡通睡袍,幽兰色泽带着点恰到好处的诱人,半披在身上,月色下面衬得裸露的脖颈更加令人垂涎。

“你怪我么?”

这男人说话带着纯天然的撒娇语气,白敬亭在心底叹自己沉不住气,也叹美色误人。明明是心肠如蛇蝎的人,怎么说起话来就这样纯真无邪?

没听见回答,张伟又问了一遍:“白,你怪我么?”

“不怪了,早就不怪了……”怪只怪我自己,对你么,早就说不清是什么了,“只是怕你还不原谅我。”

“我当然不原谅你,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那人突然前倾身体,对他露出一个狞笑,“你不说说看,你打算要怎么对付我么?”

被囚禁在岛上玩弄折磨了整整三年,他早已经从内而外地破碎新生了,从前那个人不在了,现在这个或许更病态一些,病态到他自己也不是很能理解了。

于是白敬亭不答,只一边向他走过去,一边喃喃道:“不杀你。”

“那准备跑吗?我看到你已经找好了地图,你就这么不愿意陪我吗,哪怕是逢场作戏,也是你欠我的!”

“也不跑。”脚步声绕到了张伟的背后,可声音仍是波澜不惊的平稳,甚至还有些不敢置信的温情。

“白白,小白,还是叫你亭亭,宝贝儿?你爱听哪个?我舍不得你走,我不会让你走的……”张伟脸上的笑容放松了片刻,好像听到一句不走比不杀更加令他舒心,他微微侧过脸去,脸颊靠近了白敬亭垂在身侧的手,微凉,但是很舒服,于是那笑容也更加复杂和狰狞了一些。

他嘴唇亲吻每一根细长冰凉的手指,呢喃着向他诉衷情:“我舍不得你的,求你不要走,我还想要折磨你,伤害你一辈子呢……”

“这样让你感到快乐吗?”白敬亭垂着眼睛,似是不敢看他,又轻抽着手指尖,最终捧起来张伟的脸。

“你说呢,你快乐吗?”

白敬亭用吻熨平他眉心的褶皱,在他额头上轻轻贴着嘴唇。

“只要你愿意……”

“我伤害你,折磨你,玩弄你摧毁你,你也不走吗?”这时张伟眼睛里亮起一点点光来,映得一双瞳仁如星河璀璨,像得到心仪玩具的小孩子,一时间满足感填满了他的表情。

可又像阴晴不定的婴儿,下一秒他就雷霆大作,狠狠将面前的人推开。

“你最好不要骗我!”

白敬亭被推得坐在了地上,也不恼,跪坐起来扶着张伟的膝盖,自下而上地扬起脸来看他,把小朋友发脾气一般的表情仔细收在眼底,织就了心里面一片柔软。

“你设计这一切,都是为了惩罚我对么?那我告诉你,你做到了,你完美地完成了你的复仇——现在我是你的了。”

他清浅地微笑,然后执着张伟的手放在自己脖子上,慢慢收紧,感受那一根根逐渐发力的手指。

如果这就是结局,那么很好。

如果互相伤害有结局,那么就应该如此。

如果他们之间的纠缠已经无可挽回,那么这样是最好的了结。

只是那双手最终颤抖着松开了他。

“你以为你知道了全部的真相吗?”张伟突然脱力一般笑得绝望又苦涩,像戴了多年的面具一朝碎裂,来不及准备新的假面。

“你只是知道了我想让你知道的。”



他们的故事早在那一场大火开始之前。或者说,白敬亭以为是源头的那一场大火,也只不过是张伟虚构出来的罪孽。

因果循环,在一个情字。

他们是曾经的恋人。

求不得,放不下,心生贪念,痴妄万丈,罪孽由此而生。从前他欠下一颗心的爱恋,现如今他还了。虽然破碎,却已经是能拿出来的全部。

有借有还,怎能不欣然接受?

只是再也无从知晓,到底是谁执迷不悟。如今他们都无力自救,困在层层叠叠梦境之中。

“你逃不出的,白。”

眼泪划过嘴角,他笑着说话,却让白敬亭捧了一手的湿。

“我知道。我不想逃,我只想在这里。”他轻吻罪人的嘴唇,把两人的手交叠放在空了心的那处胸膛,“我还给你,我的心,和你的心,现在都在这里。”







(看不懂的回头我补一些在评论里
~这只是一个比较丧病的脑洞,或许还ooc,欢迎讨论hhhhh)

[白搭]符合人设

cp向
题目叫符合人设,但其实真正应该叫ooc才对
这期大侦探的梗


“白啊,白~白白,小白!你干嘛,你干嘛一天都不理我啊?你嫌我烦了呀,你嫌我吵吗?不是,咱俩都这么久没见了,你怎么就这么冷漠冷淡冷酷无情呢?”

张伟捏着自己辛普森睡袍的一角,一边绞着手指一边不敢抬头地念念叨叨。

摄像机一关他就小碎步偷溜到小白的休息室里,蹭来蹭去地溜达一番,然后坐在房间主人的沙发上,很是犹豫了一番要不要挨着坐下,最后还是选择了隔着一人的距离。

“没啊大老师,我没有啊。”小白闻言放下台本,回头看他,戴着眼镜的一双眼睛亮了许多。

“你有你有你就是有!你看我今天各种逗你、哄你、找你聊天、找你玩,你怎么都对我爱答不理的,你都不跟我玩!你也不笑,你不笑我都有点怕你你知道嘛?你看看你这脸色……”

小手指往前戳了戳,还没碰到那涂了厚厚黑粉的脸就被人握住了。

“别给我妆蹭花了……”

被抓着手指实在是有点暧昧和紧张,张伟嘟嘟囔囔地说谁想摸你啦,我就比划比划。

小白那张精心涂抹得病怏怏的脸上绽开了一个不符合人设的笑容,笑眯眯地往前一靠,拉进了两人的距离。

“你看我这不是要符合丧的人设嘛,不能出戏呀大老师~”

一声大老师叫得张伟心旌摇曳,往回抽了抽手,此地无银地拢了下敞开的睡袍。

“喔那我忘了你是演员白,你光顾着演戏,你看都不看我一眼……”

白敬/亭突然摘了眼镜凑过去,飞快地堵了张伟的嘴,把他亲得嘴唇亮晶晶。

“我不敢看你嘛,我一看你我就出戏!”

张伟吓得往后一缩,手忙脚乱地推开白敬/亭捂住嘴,小鹿乱撞地消化这个久违了的亲吻。

“我、我怎么啦?啊你给我说清楚,我怎么您了您都不敢看我!”

年轻的恋人自诩不会调情,可是耳鬓厮磨起来说出的话句句都撩得人心痒难耐。

“我一看你,我就特别高兴,我就忍不住想笑,幸福快乐的那种笑,还有点心跳过速的小激动,不行不行,太不符合人设了!”

最后一句是咬着耳朵说的,丝丝缕缕气音湮灭在没有距离的肌肤之间。完全没有人设可言的大邻居捂着红透的脸呜咽一声,心跳过速地搂住了彻底ooc的演员白。






还有后续吗o(*////▽////*)q

求一篇诚楼bdsm

我想起来看过一篇诚楼(or#楼诚#)的bdsm,楼m诚s,大意大概是潜伏任务让木娄身心俱疲的时候他逐渐养成了习惯,以向阿诚跪下,以臣服的姿态被阿诚控制,任他支配和调教——大概有spank(至于做没做不记得了)——的方式纾解压力释放紧张感
哇当时就觉得,好他妈浪漫啊!太会玩了,太性感了!这文叫啥来着,求好心人小姐妹提醒一下[跪了]千恩万谢
我真的真的真的好喜欢,我要去给作者表白打钱!
啊特别羡慕他们之间那种铜墙铁壁的信任/依赖/身心灵魂属于彼此的默契和温柔!乱世中只有你是我的支撑,是我的依靠,是我的家——啊啊啊太喜欢了
为啥我隐约记得是在楼诚tag看到的文……)

[猫鼠][五鼠闹东京]抢亲记3─琅琊

(依然是宽晓的猫鼠,然而已经被我au得面目全非了
一些预警:有琅琊榜蔺苏少量xover,也有不重要的原创角色)


城外树林里,一白一黑两道身影缠斗在一起,穿着浅蓝色便服的人好整以暇在一旁观望。

其实展昭提起身形跟上的时候并无对白玉堂的担心,以他的身手,即使有伤在身,那黑衣人也绝不是对手。看那黑色影子身轻如燕,窈窕婀娜,应该是个女子,但步法招式稍显不成熟,加之气力不及男子,几招下来就被白玉堂压制住,一手伸向背后欲出暗器。

白玉堂眼光凌厉,手腕一拧便提刀压住女子的右肩,再一使力便把那女子震出一丈。白玉堂看她右臂受了不轻的一击再难抬起,跨上前一步正要挑掉那人面巾,突然从树林里飞出一道身影,在人眼前一晃而过便把那女子抓起。

此人身手不凡,怕是个不好相与的角色,展昭提步上前掷出两枚袖箭拦住他去路,与白玉堂双双上前与之交手。那人一手揽住先前的女子,另一手时而化为拳,时而化为掌,招招带着凌厉罡风,让展白二人一时之间都无法近身,就这样不进不退地交了几百招。

这样下去,两方必有一方会先露出破绽,白玉堂心下有了计较,便向展昭投去一个眼神,剑尖突然划出一道刁钻的弧线竟刺向那黑衣人怀里的女子,同时展昭从侧方出击,以掌和那男子相对。这一招本来是为扰乱敌人视线,筹码压在那人对同伴回护之时无暇顾及自己,必要硬挨了这一掌,可那人须臾间识破了这一招,之后神色一凛,杀意暴起,一旋身避开白玉堂剑尖,随后一掌带着蚀骨的杀意直冲向白玉堂心口。

白玉堂持剑来不及格挡,又因肩伤所限无法拧转身子避开,眼看那一掌便要袭向自己,他便凝起全身内力打算硬碰硬地与他正面相对,只想那一招若是徒有纯粹内力倒可勉力应对,若是还有别的什么邪门歪道的东西那便避无可避。刹那之间,那一掌没有打在他身上,展昭身形一晃挡在白玉堂身前,硬生生被拍得呕出一口鲜血,两道身影相叠摔出几丈远。

那黑衣人这一击显然也耗费了过多内力,无心恋战,携了那黑衣女子飞身遁走。白玉堂虽因这一挡一撞受了点内伤,却躲过了那致命一击,他正想爬起来去追,眼神一扫看到展昭神色有异,正痛苦不堪地伏在地上,捂着受伤的地方皱眉强忍,嘴角还挂着一抹鲜艳的血色。显然那一掌有蹊跷。

他撕开展昭染血的衣襟,看到他胸口正印着一个鲜红掌印。展昭在混沌中呓语着,因为蚀骨的痛而攥紧了白玉堂的手腕,力度大到快要拧断他的手骨,可万箭穿心般的痛苦毫无缓解,竟渐渐显出近乎走火入魔般的疯狂神色。

白玉堂喊着展昭,怎么也唤不醒他,只见他全身发着抖时冷时热,体内真气四处冲撞,只怕毒素正在流散向身体各处。他飞快封住展昭各处大穴,防止他毒素扩散过快,扛起展昭便把人带回客栈。



天亮之前,白玉堂催动内力在展昭体内探查,终于逼得他呕出一口毒血,缓缓醒转。虽然还是脸色苍白,但好歹已经醒过来,度过了最凶险的时候。白玉堂即刻收拾行囊,将展昭裹了裹便拉着他上了路。

前日与黑衣人交手,显然那两人有意隐藏身份,武功招式都看不出师门,只最后这毒掌颇为可疑,既是杀招,又带着歹毒的药物,只怕前面那人是意图试探,后面那人是杀心甚笃。究竟是什么人要在这个时候要他们必死呢?

展白二人对杀手身份和这毒的来历皆是毫无头绪,不禁神色凝重起来。

策马行在出城的官道上,展昭仍是皱着眉,由白玉堂帮他牵着缰绳自己缓缓调动内息探查内伤。

“去哪里?”

“去见一个老朋友。你中的这毒这么邪门,他肯定喜欢得不得了。”

展昭看那人还有心思调笑,便知道他说的老朋友必定是个有手段的高人。可这小白耗子也不是全无担忧,脸色时好时坏,叫人看不出他真实想法来。

“既如此,五弟何苦闷闷不乐?”

“我说的那个老朋友,谁知道他这时候在哪儿逍遥快活,他要是刚好不在,你这小猫难道真有九条命来慢慢等么?”

“五弟可是担心我?”

“你这臭猫别没良心了!你要是……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岂不是要欠你更多,再也还不完了!”

展昭见他真切的担忧顿时觉得可爱无比,胸口闷闷地发痛,脸上却勉力绽开一个笑。



山路弯弯绕绕,景色时时变换,可乍一看似是全然相同,又看不出其中暗藏的关窍,展昭料想这该是山中主人不想外人打扰才设下的阵法,这白玉堂都不知会一声便带外人上山,或许真跟主人是好交情。

“这里是琅琊山,”白玉堂解释道,“琅琊阁老阁主擅解奇毒,或许他能认得你中的这邪门玩意儿。”

琅琊山隐世多年,虽然素来做的是消息生意,可从不过问江湖朝堂,千金难求又遗世独立,令人可望不可即,展昭所知仅有这些,却不想此刻竟然身处琅琊山当中。至于蔺老阁主爱好解奇毒这事他也是头一次听闻。

“玉堂好大的面子,竟能让蔺老阁主为我解毒吗?”

白玉堂轻笑一声,转头打量展昭片刻,刚要说些煞风景的话,便见山路尽头显现出来一道向上的石阶,有个白衣童子正在那里等候。

“白公子,苏先生命我在此迎候。”

白玉堂下马行了礼,开口便道:“老阁主可回来了?”

“不巧,老阁主出门了。”

“那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一月之内。”

白玉堂望望展昭,匆匆道过谢便领着展昭由此上山。




山上比山下暖些,桃花都开得久一些。处处鸟鸣花香,果真世外桃源。行至暖阁,展昭远远就望见一个白衣男子身披雪白狐裘立在廊下,向他们这个方向微微颔首。

那人神色淡淡,不喜不悲,虽年纪不复青春但仍旧能看出容貌无双,风华绝代,长身玉立宛如谪仙。展昭早听闻蔺阁主年轻时候风流潇洒,容貌亦是可当得上无双之姿,怎么阁里还藏着位气质如此出众的男子,这便是琅琊阁的另一位主人吗?

“玉堂。”那人轻轻招手道。

白玉堂飞奔过去,与那苏先生好好抱了抱,才想起来这趟匆忙上山的正事,拉展昭过去介绍。

那位苏先生带着浅笑打量展昭一番,便抢先说道:“这位便是玉堂的猫大人?”

白玉堂脸上飞了一阵红,气道:“苏先生怎么跟那人学得这么气人,专挑那讨厌的字眼儿来取笑我!”

——————————————
感谢看到这儿的各位,后面剧情流要走一走,感情线也会突飞猛进的,但是保证不矫情,该拉手拉手该亲嘴亲嘴该🌫🌫🌫就🌫🌫🌫(つд⊂)
写案子实在耗心劳神,本人太废柴,希望各位看官多包涵,我尽量自圆其说hhhhhhhh
爱你们,爱我的朋友们多多支持喔

[旌章]不离

萧平章甩开弟弟的手,径直大步走向步辇。他有心想和这个娇纵小混蛋发一发脾气,奈何没走出两步,那人又忙不迭赶上来扶他一扶;他坐在软榻上回头一望,只见那少年人低着眉噘起嘴,倒先委屈起来。

别人皆道长林世子心思深重,就连亲弟弟也哄得不知如何服帖,倒不是他真有心欺哄幼弟,只是那少年自小便颇为懂得撒娇之道,叫他心内常常爱怜极重,怎么也发不出脾气来,只得回回在老王爷的责罚管教面前回护着他。

这一回萧平旌自认有错,更无心和哥哥顶撞,便拿出他以往那套来,果然也哄得哥哥不再与他计较,招手唤他上车来,紧挨着兄长坐下。

刚从东宫里出来,萧平旌便被哥哥一通说教。他在琅琊山里养得野了些,皇宫里依旧不知天高地厚飞檐走壁,进了东宫更是未及行礼便抱起太子姿态亲昵,惹得皇后当即冷了脸色。

萧平章玲珑心肠,早知这金陵城里需得小心谨慎,步步为营,可奈何萧平旌是在逍遥闲散的山野之地养出来的天真性子,最受不得这些条条框框的拘束。萧平章无奈地叹了口气,轻靠着椅背望那年轻人的耳朵,只道他冰雪聪明不会不懂他良苦用心,可身在这朝局之中,只能收敛了心神才能保护好自己,便要委屈了这娇宠的小公子。

“为兄何尝不懂你的心,可平旌若是想留下来陪我,就该知道要怎么做。”

萧平旌在哥哥的注视里缓缓地点了头,一只手悄悄伸到萧平章怀里,拢了他两只手在掌心,低声细语道:

“我自然知道兄长的心。只是许久不见元时,不忍心他小小年纪受苦受拘束,便情不自禁了,哥哥不要担心,往后不会再这样就是了。”

“情不自禁?”萧平章听了这句,忍不住挑出来四个字来专门逗他。“如何情不自禁,平旌倒说来听听?”

“我小时候父王管教我,都是哥哥疼我护我宠我,如今我见了元时便想起来哥哥当初如何对我,做不来十分也想学个六七分罢了。”

他手心暖暖,胜过手炉千万,此刻一席话也说得萧平章心里一暖,不由得更是软下语气来同他叙情。

行至王府,话也说到了末尾,最后一句是萧平章夸奖他长大了竟学会怎样当哥哥了。

萧平旌扶着哥哥下了步辇,趁着他身形不稳一把揽进怀抱里,让哥哥倚靠着自己走进家门,边凑在他耳边道:那如何能一样?

萧平章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手里捏着的衣袖又紧了紧。

自甘州一役,萧平章受重伤,鬼门关走了一遭,王府中大大小小都拿他当成矜贵宝贝,舍不得磕了碰了。一日里若不安排出行,大半光景都要被强压在榻上,谨遵医嘱,安心休养。从那时起,萧平章便感觉到平旌对他有所不同了。

许是与哥哥感情亲厚,经历失而复得,大喜大悲之后显得有些患得患失,他每日总要缠着萧平章,时刻不离左右。擦洗换药不说,就连晚间也非要宿在他床榻边,虚虚枕着哥哥手臂才能安眠。

小时候他还没有几案高时,也曾趴在哥哥肚皮上午睡。那时哥哥抱着他就像搂着一只小兽物,比府里那只上了年纪的花狸猫重不多少,一双大眼睛圆圆亮亮,像个讨喜的粉团子。

如今抽条长个了,比哥哥还要高上些许,心思也与幼时不能同日而语,与哥哥同榻而眠,意味便偏上一些。

他跪在哥哥榻前,低敛着神色为他除去靴履,解开腰带,褪下外袍,一件件剥掉御寒的厚重衣物,就像对待琅琊山上开在崖壁的绝世奇花,小心翼翼,又处处透着爱怜。然后绕到身后去,为他拆散玉冠束起的头发,拿手指作梳子,一寸寸按摩头皮,拢着披散的墨黑长发,最后在耳畔落下战战兢兢的一吻。

萧平章身形顿了一顿,捉住萧平旌没有来得及从他肩膀上收起的手指。

“平旌……”

“哥哥不喜欢我以后便不画蛇添足了……”

萧平旌连忙抢白道,生怕哥哥对他有了嫌隙,不再同他亲近。

“怎会?”

萧平章拉着他的手,偏了偏头,刚好与他脸颊相贴,温存了片刻,十足地纵容。

萧平旌得寸进尺得飞快,怕哥哥后悔似的,从背后环着哥哥的肩膀,整个胸膛贴紧哥哥的后背,将下巴温顺地搁在哥哥肩窝里。

想到今日里哥哥在东宫对着太子和皇后恭敬行礼,一身病躯跪得笔直,没有丝毫懈怠地伏在地上一拜,脊背曲成一丝不苟的弧度,那时萧平旌眼神暗了一瞬,电光火石之间脑海里回转了千百种不合时宜的念头,不仅不合时宜,甚至不合伦理,现在想来却是发自内心,由来已久,情不自禁。

“我还记得,平旌有一阵子好像是不太乐意同我亲近,怎么最近又变了?”

萧平章说得是平旌十四五岁那一阵,那时兄弟俩聚少离多,哥哥常在外领兵,弟弟怨他不带上自己,一气之下寻了蔺老阁主去琅琊山常住,与其被父兄丢在家里,倒像是自己主动抛弃了红尘里的牵绊,但这思念苦楚却是只能自己品尝了。

那时当真是想不开,直到前些日子前线陡生变故,他还来不及细想便直直追到甘州,星夜兼程不敢懈怠,才算是真的直面了自己的心意。

想到这里,他便从容答道:

“想得开了些,没有顾忌了。”

他当日赶到时,一双脚站在门前不知该不该进去,进去了面对的是什么场景,怕得心里一片寒凉,骨节捏得酸痛。直至看到病榻上衣襟染血面色苍白却仍气若游丝的兄长,他才如释重负,一时间差点哭出来。

那一刻起,他便再不想离开哥哥了。

在琅琊阁一见,他就已经认清那些感情该是归于何处,他人在红尘外,心却在红尘里,只怕是一相见便时刻不能远离了。

“哥哥愿意我这样,我便天天和哥哥这样,哥哥如是不愿意,我也知道该怎样不惹你生气。”萧平旌软语磨着他道,又在哥哥耳畔蹭了蹭脸颊,像小狗一般温驯。

萧平章了解他极了,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只要他一松口,那小狗便成了狼狗,扑过来就不能甘心茹素。他缓了一缓,故意沉默不答,等到那少年心性的男孩子略微慌了神,把自己又搂紧了些许,小心翼翼地又询问了一遍,他才好整以暇地挣脱了他转身。

“平旌愿意怎样,哥哥哪有不奉陪的道理?”

见那少年突然眉开眼笑,他便接着说下去。

“若是不如了你的愿,又要留下一封书信跑去世外藏起来,叫哥哥去哪里寻你?”说罢,好像当真恼他当初不辞而别似的,用指节刮了下弟弟的鼻子,“你既答应了留下来陪我,不走,哥哥总愿意事事都随你。”

这下子倒像是哥哥温言软语哄求弟弟了。平旌哪里不知哥哥的手段,却甘愿被他拿捏,什么都应下。

萧平旌红着眼眶搂紧了他失而复得的哥哥,险些当着他面垂下眼泪来。

“好,那就一言为定!”

[猫鼠][五鼠闹东京]抢亲记2

一夜无眠。

谁能睡得着呢?小白耗子心里面打仗一样,吵得不可开交,在自作多情胡思乱想和自我否定愁肠百转当中挣扎。那边展小猫也因为忍不住说了的和忍着不能说的而辗转反侧。

早上起来两人一打照面,都是青黑的眼眶,不约而同地抬起手来尴尬扶额遮掩。

“五弟早啊。”

“嗯。”

“五弟今天伤口可好些?”

“嗯。”白玉堂嗯完突然发觉怎的今日突然对他好言好语了,仿佛有点不习惯似的,非要再找补两句,“不用臭猫你多管闲事,白爷爷我好着呢!这点小伤你婆婆妈妈念叨一路了,你不烦,我耳朵都长起茧子了。”

用过早膳,两人一同到城里太守府去。本该是展昭一人的公事,可白玉堂这趟访友顺路随他来了便说我也去听听看,展昭装作不知他那些小心思,便随了他的意。

这次的案子本不是什么要案,琅州城太守杨永仪过些日子要嫁女儿,嫁得是京城里有名的世家薛家的独子,但府上近日里一直不太平,不是闹鬼就是出些怪事,直到半月前受到一封恐吓信,威胁说若不取消了这门婚约,必有血光之灾。

杨永仪担心宝贝女儿又舍不得这桩攀高枝的婚约,便央了开封府派展护卫来护送迎亲队伍。

白玉堂一路上明着暗着嗤笑了展昭许久:“刚黄了一场洞房花烛,这会儿倒要来护送别人家拜堂成亲,展大人心里吃不吃味?”

那时白玉堂只当是搅和黄了那场展昭和丁月华的婚礼无非延后再办,等丁月华气消了哪儿有不嫁的道理,毕竟要嫁得人是展昭,再迁怒也不能错过了一桩姻缘不是。

哪成想昨夜才得知他二人退了婚,这样想来一路上倒是自己一直在揭人疮疤,这白白受了一剑的气也消了大半,忍不住觉得展昭这人苦命可怜,摊上了个不好惹的媳妇儿也比打一辈子光棍儿要强。

也不对啊,展昭怎会打一辈子光棍儿,昨晚不还说心里有了别人?这究竟是真是假,是确有其人呢,还是展昭为了哄他不那么愧疚而编出来的瞎话?

白玉堂偏头去看那猫一身绛红官袍,头发高高竖起,眉眼英俊而锋利,偏在有些时候,夜色朦胧的时候,对饮微醺的时候,还有沉默不语望过来的时候,比如现在,伴着点笑意透出些柔和来──臭猫不似随意扯谎的人,更何况他何必在此事上骗人,倒可能是真有什么人勾起了御猫大人的心。

有这等事,我竟不知道!白玉堂心想着,又来了火气,不由得看过去的时候冷了脸色,一语不发地坐看展昭和那太守寒暄。



杨永仪是个没什么本事,却稍有点野心的人。政绩上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私下里有些上不得台面的买卖,也不足以抓了治他的大罪,联姻一事算不上旁门左道,只是官场上位的一条捷径罢了。

他个子不高,笑面不讨人嫌,先殷勤夸赞两位护卫好气质一番,说着什么小女若是早些见过展白二人,必不会甘愿嫁给薛家那位了,直说得展昭眼神飞向白玉堂,忍笑不敢抬头。白玉堂倒像没听见一般,走神走到了外太空去。杨太守摆出上等的茶水招待,边闲话家常边交待了这府中近来发生的怪事。

直到二人告辞,白玉堂才像是刚回过神来一般,与展昭并肩走出去。


“玉堂可有什么见解?”

“你不如先说说看?”

“若是寻仇,倒不似冲着杨家小姐来的,这些日子以来不痛不痒折腾着,仿佛只想毁了婚事而没有别的目的,颇为蹊跷。”

白玉堂点头,想到这诸事之间关联,道:“恐怕关窍不在此地,倒在薛家。”

“既来之则安之。首要任务先是护了琅州迎亲不生枝节,薛家的事此时还无从查起……说起来,这搅人婚事的人还真是无独有偶。”

展昭笑着望过来,看得白玉堂心里发毛,恨不得立刻拔剑跟他比划一回。

“臭猫你什么意思!”

正巧两人说话间走入一间茶肆,展昭不露声色地按了按他手腕,把宝剑推了回去。落了座,点了酒菜,刚要细谈便发觉周围好像总有人看过来,不是什么盯梢的,只是爱听八卦的好事之人。

白玉堂眼神示意展昭过后,展昭抿唇一笑不再细说,便知晓白玉堂定是有方法翘出些信息来的。

“展某还想听听五弟的见解?”

白玉堂以为是揭过了这一话题,刚要张嘴喝口茶,便看那猫似笑非笑望过来。心知展昭一定是注意到他走神,便专门要为难他,他展眉一笑,伸出二指来说:“两字”。

“哪两字?”

白玉堂伸出手指沾了茶水,想要在桌上写字给他看,此时小二没眼色地过来上菜,他顿了顿手指,那点茶水便在指尖蒸发,落在桌上只有一道浅浅水痕。

展昭心领神会地伸了手过来,示意白玉堂写在他手心,白玉堂瞪了他片刻,便写道──为情。


指尖轻轻划过掌心,没有落下丝毫痕迹,却让人心旌随之摇曳。

绛红官袍的男子手虚握起拳,差点裹住了没来及收回去的白衣公子的指尖。白衣公子被那人的似笑非笑晃了眼,好似突然有些烦躁,收了手连忙斟茶喝了一大口,眼神直往窗外飘。

“展某明白了。”

“你又明白什么?”白玉堂气不打一处来地瞪他,看他笑意却没来由地一阵心虚。

“原是这做了同样事的人,心有灵犀。玉堂颇为理解那人的意图,莫不是也有如此心情?”


街上的人只听见茶肆二楼一阵摔打之声,随即窗户大开,倏然飞出一道白影,窗边那张桌子上歪在一旁,桌前正坐着一位官袍的年轻男子笑着品茶。





傍晚展昭又去了趟太守府探听风声,换下了官袍,一身湛蓝衣衫,隐在薄薄夜色里。那杨家小姐确实美貌,眉眼如画,青丝如瀑,和父亲在一桌上用膳,边娇滴滴诉说着担忧,边憧憬着大婚当日的安排,听闻展昭前来护送还惊喜地要父亲改日带他来见见。

一切如常。

除却展昭有片刻突然觉得仿佛有人也藏在附近偷听,可头一转过去便不见人影,遂没有放在心上。

回了客栈发现白玉堂不在,店家说白公子晚上去了红蔷苑。“一进了那里,多半晚上不回来过夜了。”

展昭道了谢回到屋内,将怀里特意带回来的小菜糕点取出来,这才发觉怀里的温度也没能留住那些吃食原本的香味。冷了就不好吃了。

也罢,本来也不是带回来自己吃的。只是惦记着晌午时白玉堂被他气走了,午膳都没有来得及用,才专门去买了几样他爱吃的带回来,没想到他不回来。

那人锦衣玉食惯了,小吃或许还笼络不住他的脾胃,更是不至于饿着自己,现在又有温香软玉作陪……

展昭正想着,从窗外突然翻进来一个人影,白衣翻飞,片刻间稳稳当当坐到了他对面。

“臭猫你怎么也不掌灯?”

白玉堂自言自语着取了火石,探身过来把展昭这一侧的灯烛点燃。

火光亮起的一霎那,白玉堂才觉出来自己好像和展昭离得有些近了,擦身而过的时候,自己眼睫毛都快扫到展昭的脸颊了。他摸摸鼻子,气展昭居然也不出声提醒,也不躲开,难不成是要看他笑话?

正要发作,展昭却道:

“正巧我买了些点心,一个人吃不下,你来了也好帮我处理一点。”

白玉堂闻言也低头去看那油纸包的几样东西,得意洋洋道:“臭猫还算是孝顺,惦记着你爷爷我忙了一天没吃饭,咦桂花糯米藕?想不到这里还有莲藕,这是什么?莲子百合糖糕?”

白玉堂嗜甜,性子如小孩子一般,口味也像小孩儿。展昭见他喜欢,便也不动筷子,由他一个人去吃,还说:“若你下回同我一起去,还能尝到远近闻名的杨嗲甜酒。”

“哼,什么甜酒,我才不稀罕,你要是尝过吉婶做的粉子蛋,就不会再惦记什么别人家的甜酒了!”白玉堂吃得兴起,也不计较白日和他闹起来的不愉快,看展昭一口没有动,以为他是没有筷子,便也放下筷子用手去拿糕点送入口中。

“好吃吗?”展昭笑问。

“你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难道还等我喂你么?”白玉堂看都没看他,吮着指腹的糖霜,又去拿最后一块儿红糖糍粑。拿起来又突然起了逗猫的心思,故意放到展昭面前晃来晃去,说“猫儿当真不馋?”

他想着展昭肯定不上他这个套,便故意把那红糖糕送过去,几乎蹭上了展昭的嘴唇,打算看他皱着脸向后来不及躲开的样子,心下一片使坏的蠢蠢欲动。

展昭看他手指送过来,还没来得及想先张开了嘴,两片唇贴上了微凉的手指,也蹭到了薄薄的一层红糖。舌尖飞快地在唇间一扫,尝到了那红糖的滋味,也吓得小耗子魂飞魄散地收回了手,糖糕掉在了地上,两人愣愣地对视片刻。

没想到那臭猫故意不按套路出牌,白玉堂气结又想和他发脾气。他手指上还沾了黏糊糊的糖,昏头涨脑地差点又往自己嘴里送,张了张嘴才意识到那是臭猫刚刚舔过了的,指尖一片酥麻,热热地钻进心里,把耳根都染红了。

“你!”

“玉堂,这多浪费!”

展猫儿狡黠的眼神告诉他这就是个猫戏老鼠的圈套,白玉堂一把将桌子差点拍碎,恨恨地翻身回了自己的屋子。

吃饱喝足却被一通戏耍,侦查半日的收获还来不及跟那猫儿细说,全都被气了回去,白玉堂心里一阵郁结。算什么,这展昭近日来愈发莫名其妙了些,还有点不要脸的趋势,正人君子四品的御猫就这幅德行吗?他说一半留一半的口吻也实在是让人在意,究竟是中了什么人的邪才变成这样的?

白玉堂在床铺上翻来覆去不想睡,翻身起来打算破窗去隔壁打一架才痛快。正欲出去突然听闻檐上有动静,不及细想,提了剑便追出去。

黑衣人的影子在月下腾挪飞快,轻功当真不错,但白玉堂更胜一筹,身轻如燕无人匹敌,不消片刻便追了过去,不想余光一扫,却看见一道蓝色身影紧跟在后。





tbc

没有啥进展,进展就是展猫猫又撩鼠了

[猫鼠]拿错剧本的打开方式

[抢亲那篇文的梗]

如果你觉得眼熟,那么没有错就是这样

白玉堂:展小猫!今日你输给我,我要你答应我三件事,不违反江湖道义,不损害你南侠名誉,不妨碍你为开封府效力,你答不答应!

展昭:展某愿赌服输!

白玉堂:第一件,我要你手里那把巨阙!

展昭:五弟你知道,这是我已交换给月华姑娘的定亲信物,你……

白玉堂:臭猫你给不给!

展昭:给你就是!

白玉堂:这第二件嘛,就是你不许娶那个丁月华!

展昭:……

白玉堂:第三件我还没想好,等我想起来了我再告诉你也不迟……

展昭:五弟好不讲理,你不许我娶丁姑娘,生生搅黄了我的婚礼,就打算这么要我认栽?

白玉堂:不然你还要如何!

展昭:你气跑了我的新娘,自是要赔我一个新娘;你搞砸了我的洞房花烛,自是要赔我一个洞房花烛,五弟你说是这个道理不是?

小白耗子脸色跟煮熟了一般,推搡了一把从猫大人的怀里钻出来。

白玉堂:你这臭猫!我想好了,这第三件事,我要你这一辈子每晚都给我打洗脚水!

展昭:乐意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