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欲望【梁桥伟】5

欲望[梁桥伟]5


他给我放了个假。

我最近耳朵出了点问题,虽然不会太影响工作,可是跟着他到处飞行毕竟是有点不方便。

他宣布放我假的时候特别豪爽,就像每一个体贴入微通情达理的好老板,又像义气大方肝胆相照的好哥们儿。只是后来回到家里准备出差收拾行李的时候,露出了爱撒娇的恋人模样。

我认识他太多年了,他什么样子我都知道。他笑的方式有多少种,他不高兴的时候不爱说,他一耷拉眉眼,我都能明白大致是哪种情绪。

所以从他一撅嘴我就看出来其实他还是不舍。

我帮他叠衣服收拾行李,他坐在床边玩儿手机,不搭理我,但是处处挡着我的动作,还想伸脚绊我。我点着他脑门儿让他老实点儿,他还踹我两脚。

他想闹,我就陪他闹,不然他走了我就没人可以闹了。我把他脑袋胡撸乱了,头发都支楞起来,他捏着我的胳膊要咬我手腕。

“来啊,别舍不得啊。”

他瞪我一眼,狠心下嘴给我咬了块手表,还挺疼。

“你大爷的还真咬啊,欠收拾是不是?”

“哦你说别舍不得,合着是蒙我呐,跟我客套一下是么?我给你留一块儿纪念品,这样你每次摸自己的时候,看看你这腕子,就当做是我的手。”

我看他是不想我收拾行李,想我收拾他。

我攥着他腕子把他压倒在床上,两只手举过头顶按住,他立刻懂了我的意思,曲起腿来在我腰的两侧蹭,小脚勾着我的裤边打算钻进去。

“我现在就想让你来。”

“那就快来。”

“来了你就赶不上飞机了,你傻不傻。”

“你丫才傻,少废话,赶紧来!”

他红着眼睛催我,我真想现在立刻马上吃了他。

我把他压在床里亲得身子都软了才松开,扒了裤子舔他,直到他颤抖着高(♡)潮。他叫得我头皮发麻,眼角还有眼泪莹莹可见,要不是助理打电话进来催他,我可能真的要忍不住现在就要了他。

他嗓子发紧,低低地念我名字。他嗓音真的有魔力,两个字念得低回婉转,诉尽千言万语一般,我扑过去再一次吻他。

后来他顶着一头被我蹂躏得不成样子的头发急匆匆地赶向机场,差一点儿就要赶不上飞机。结果很不幸因为天气不好,他那班一直延迟,从中午拖到晚上才起飞,他一直坐在候机室里百无聊赖地和我发信息。

“早知道就在家做了,做完再走都赶得上,做几次都来得及。这都等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信儿,要是取消了这班那我干脆不去了,这就掉头回家去,咱们做到明天。”

“还没有飞?”

“你丫傻不傻,真是傻爆,飞了我还能跟你发信息么?”

“要不要我去陪你?”

“你丫的,别瞎他妈撩。快拉倒吧还想候机室里干嘛呀,你在家歇着吧。你别等了,现在还不飞,等到了该半夜了,你先睡吧。”

“那行。”

过了一会儿他又骚扰我。

“梁桥,梁桥?”

“梁桥梁桥梁桥……梁桥?我好无聊。”

“梁桥你把我充电器放哪儿啦?”

“……诶我找着了……梁桥你给我带了几条内裤啊?”

“梁桥梁桥你睡啦?你丫真睡啦?”

“卧槽?梁桥你大爷的!”


我忍着笑不回他,然后看他一通电话打过来。他黏黏糊糊地说怎么办还没走就开始想你啦,梁桥你是不是给我下毒了?





他这次在南方录节目要录久一点,是个旅游类的,一次录完好多期的,所以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我一开始还担心他忙起来吃睡都没人监督,折腾得身体吃不消。可看他天天发我照片,有景点合影,游客自拍,还有美食摄影作品,感觉他像是公费旅游去的,还挺放松,当做半个休假也不错。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有点嫉妒陪他旅游的那些人们。有依赖他的年轻弟弟,有照顾他的体贴姐姐,有青春年华的大胸美妞儿,还有跟他动不动就黏在一起的大哥。这一群人里我唯一放心的就是他干妈,其他人好像都在觊觎他,随时等待机会要挖我墙角。

我忍不住这么跟他说的时候他还傻乐着骂我变态,他那会儿是录完一天的节目,洗完澡正坐在床上擦头发。结果没多会儿他就被敲门叫出去吃夜宵。

他是不知道自己撩起来什么德行,他也看不出身边人看他的眼光,他对谁都不设防,却总能勾住别人的魂儿。他身边旋转着欲望的漩涡,我一点儿也不希望那里面卷进更多的人。

我绝不能坐以待毙。等到真的擦枪走火了可就晚了。





我敲开他房间门的时候已经半夜了,他有点怀疑,一边小声问着谁啊一边小心翼翼地开了个缝。

“您是干嘛的呀?”

我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穿了不常穿的衣服,还换了种香水,特意半天没有抽烟。他认不出我。

我没等他探头出来看见我,就借着楼道里的黑闪身钻了进去,一把抓住他的手把他转过去摁在墙上。

“我操你干嘛!你、啊!操,你松开我!变态!混蛋我操你妈──唔!”


我粗暴地捂住他的嘴。他呼出的潮热打在我的手心。

他惊慌失措地挣扎着,但是力气和我差太远,被我压着几乎一动不能动,他开始慌了神,骂骂咧咧的气焰燃不起来,转而变成被我弄疼了的呻吟,喉咙里的呜咽声听起来委屈又惊恐,染上了一点哭腔,显得更情色。

他的浴袍在挣扎的时候被扯开了些,露出半个肩膀,一截细腰。我索性把他腰间的带子扯下来捆住他的手腕,摸出来眼罩给他戴上。

从现在起,他就只能听命于我,他只属于我。

我松开钳制住他的手,把他转过来,他吓得瑟缩着,退后两步撞在墙上,想跑又失了方向,磕磕绊绊差点把自己绊倒。

“你你你是谁,你要干嘛啊,我认识你吗?你干嘛啊,你说话啊……求求你,你别……你要什么你说啊……你别……你别弄我……”

我把手伸进他浴袍里摩挲他的腰,那里有他的敏感带,他怕痒得很,一摸进去就开始轻微地战栗。我不敢吻他嘴唇,只能容忍他喋喋不休带着哭腔企图和我谈判,顺着脖子向下吻,在他锁骨上啃了一个牙印,他唔的一声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大哥,你行行好,能不能放过我……你你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我没要特殊服务啊……咱们、咱们能不能坐下来好好聊聊,这里面肯定有误会……啊,你别、啊!我操,啊!”

我舌尖裹着他的乳头打转,牙齿轻咬着拉扯厮磨,他吃痛倒吸了口气不敢吱声了。我翻起眼睛看他的时候发现他正咬着嘴唇,好像生怕自己泄露出什么不该发出的声音。他皱起的眉毛显得脆弱又色情,隐忍的痛苦和快感把他的脸颊都染上了红,我吻过的地方此刻也绽开一朵朵花,妖异美丽。

我很想说点什么让他更加害羞和惊慌,想说爱他想他,想说他真好看真迷人,想羞辱他,也想疼爱他。但我不敢出声。

“别……别弄了……求你……”他哭着说。

浴袍剥掉扔在地上,我把他人整个扛起来。他不老实地挣动,踢着小腿,膝盖顶着我胸口。我把他翻过去丢在床上,他惊呼了一声,想爬起来逃走,因为膝盖发软,手还捆着,还没来得及躲远就失去平衡又落到了我怀里。我在他屁(♡)股上狠狠扇了一巴掌,没用多大力气,但是声音清脆极了,听起来就让人脸热。

他吓得愣住了,在我怀里瑟瑟发抖,小声求饶,话都说不利落。他屁(♡)股上的肉光滑柔韧,在我一巴掌扇下去之后很快就泛起了鲜艳的红,和他现在如同煮熟了的脸色一样,秀色可餐。

我把他重新按在床上,没忍住在他耳垂上啄吻了一口。

他吸着气说你别这样,你是要强(♡)奸我吗?我男朋友很凶的,你会后悔的,你现在停下还来得及。

我差点笑了,赶快拿手指堵住他的嘴,伸进去搅着他的舌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他哼唧着呜咽,差点被呛到,但调整得很快,口水顺着他合不上的嘴角流了出来,沿着他的脸颊淌到耳垂,藏进头发里。

多么淫荡的小嘴。

下面还有一张更诱人的。

我准备了些玩具要让他试试,今天晚上会非常非常漫长。


【后面得走链接了♡】

【旅途愉快wink~】

评论(44)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