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一个小破段砸:荔枝味的傻子

梁桥总是背着一个巨大的包,包里像多啦A梦的口袋一样,能掏出来各种各样的工具。



梁桥总是穿着有好多兜的裤子,前面后面裤腿膝盖,加起来至少有六个口袋,装着便携的粉扑吸油纸和喷雾。


梁桥总是跟在张伟身后不远不近的距离,人多的时候离得远点,隔着十来米静静跟着看着,人少的时候凑近了胡撸胡撸瓢儿,整理头发领口袖子和背包。擦汗补妆的时候站在可以拥抱的距离里面,看张伟仰着头闭着眼,装不了片刻乖巧就没了耐心乱跑。


他扶起来张伟塌掉的刘海儿,掏出屁兜里的喷雾给他定型。他一喷,张伟就低头笑,嘿嘿得像个小傻子。


他瘪了瘪嘴说别乱动。


张伟一笑就爱甩着刘海摇头,刚刚喷好的定型还得再来点。


再一喷,他又低头傻笑。


他随口问了句什么那么好笑,张伟张开眼睛向上看着他,眼睛亮得要命。


梁桥。


他说。


她们说你给我喷的这个叫变傻喷雾。


他顺手接过来梁桥用完的喷雾,在手里把玩了一番,趁着梁桥在整理自己的头发,把喷嘴对准梁桥的头顶一通猛喷。


“哈哈哈哈你现在也傻了吧!”


他乐得快要仰过去,被梁桥抓住胳膊捞了一把才站稳。他顺势把喷雾罐子又塞回梁桥的屁兜,伸过去的手臂像环着他给了一个拥抱。



梁桥对他突如其来的冒傻气无可奈何,整理完发型后笑着摇了摇头。



“怎么啦?弄完了没?”



“弄完了。特傻,你要不要照照。”



“不要,你说傻就傻吗?我还说你傻呢!”张伟踮着脚凑过去,恶意地大力揉乱了梁桥的头发。



“那也没你傻。”梁桥漫不经心地跟他斗嘴,低头收拾包里的东西,顺便掏绿茶和糖果出来给他。




“我傻还不是你喷的!哎我我我要那个草莓味儿的--”小手伸进包里指来指去,恨不能自己掏出来想要的糖果。



“哪儿有草莓味儿的,压根儿就没带草莓味的,傻。”



“那个不是吗?粉红色的不是草莓味的吗?傻爆你是不是色盲,就那个啊在那儿呢,我就要那个!”



梁桥掏出来粉红色的糖果,剥了闪亮的糖纸把粉红色透明的糖球塞进喋喋不休的嘴里。



“这是荔枝味的。”



“谁告诉你是荔枝味啦,现在糖在我嘴里,还有谁比我更清楚它什么味道?我说是草莓味它就……唔!”



甜蜜的小嘴被封住了片刻,他们在角落偷偷交换了一个面红耳赤的亲吻,荔枝味的。



梁桥擦了擦嘴,捏着张伟的下巴也给他擦了擦嘴,涂上水润的亮晶晶唇膏。“荔枝味的,傻子。”


“我是荔枝味的傻子?”



张伟可能是被突然的亲吻吓傻了,冒着傻气可爱得冒泡。梁桥看着他忍不住也陪着他一起傻笑。



“是,你是荔枝味的傻子。”









为什么总是傻笑呢?


因为一想到你就开心呀!










评论(11)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