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十二月

十二月

cp:嘎尾
warning:ABO  Mpreg
Alpha!王嘉尔xOmega!张伟
(一定看清楚慎入噢~Mpreg高亮

1

演播室的灯晃得他直发晕,汗水从额角顺着滑落。还好空调老师今天给力,但又有点太给力了,怎么一阵冷一阵热的?他有点站不住的感觉,整个人都恍惚着,像踩在云上漂流。

还好有中场休息,他接过化妆师顺手给他带来的绿茶咕咚咕咚喝了大半瓶。

“怎么出了这么多汗?”化妆师一脸狐疑地问。

张伟心虚地抬头瞥了他一眼,还没来得及编好词儿来搪塞,突然胃里一阵翻搅,他挥开眼前那只擦汗的手,踉跄着飞奔到厕所狂吐了一顿。

“怎么回事?”

他上午就给王嘉尔发了信息,明知道他在韩国还有行程,没想到晚上录完节目出来,王嘉尔居然出现在了他的车上。

“哥我太高兴了!我们有宝宝了!”

他的小男友扑上来给了他一个热情得窒息的熊抱。本来他还因为刚才的难受而心情烦闷想骂人,结果被这一抱突然消除了大半的负面情绪,铺面而来的是王嘉尔兴奋又克制的信息素,给了他恰到好处的安抚,也让他敏感绷紧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哥你感觉怎么样?”王嘉尔把张伟从怀里释放出来的时候,瞪着他那双硕大的星星一样亮的眼睛,从上到下把张伟看了一个遍。其实才不过分开两三天,他总要特别戏剧性地说哥你又瘦了,或者哥你是不是有胖了些,张伟每次都怼他说你以为我是变形金刚还是巴拉拉小魔仙啊,变大变小变漂亮?

这次可能是真的憔悴了些,刚刚几个小时里忽冷忽热又呕吐,坚持着录完节目,这会儿张伟的嘴唇都是惨白的,还有一双委屈的泪眼,看得王嘉尔心里抽抽地心疼。

“我难受死了,王嘉尔你这个王八蛋!”

说完张伟就丢人地直掉眼泪,身体的不适和孕期初期的焦虑紧张敏感让他有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这时候的omega会生理性地对他的alpha有依赖,所以即便是再怎么怨恨这个“王八蛋”,张伟还是没有挣扎出王嘉尔的怀抱,一边捶着搡着他的胸口一边骂他。

“哥你怎么了?你不舒服吗?还是你不开心我们有宝宝?啊哥你、你不要太快做决定,我……我都听你的,我不会逼你的……哥你如果要哭的话就哭出来吧,不要怕,我一直在这里我不走了……哥……”

“王嘉尔你给我闭会儿嘴!”




他们在一起没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轰轰烈烈、感人肺腑的恋爱历程。最多也就是知情人何某口中的一句“有伤风化”。那时候大张伟去上何老师的一个节目,本来没那个安排,纯粹是去救个场,谁知道后来惹上了这么大的一个麻烦,就展开了这段“孽缘”。

那会儿只有何老师知道大张伟是omega,节目里做游戏,一不小心擦枪走火,他和王嘉尔肢体接触时候感觉就像过了电,每一个神经末梢都尖叫着原始的动物本能。才初次见面就把该碰的不该碰的都碰了,该做的不该做的也都做了。

王嘉尔没有他表现得那么懵懂,alpha天生感官敏锐,他又是个心思细腻的人,从眼神和肢体语言王嘉尔很快就判断出他第一眼见到就宣称喜欢的“长尾哥哥”是个美味可口的omega。而他的喜欢也不是漫不经心的随口说说,更不是逢场作戏,他从闻到张伟的那一刻就确定了他喜欢他,这种笃定,足够让他对张伟展开了后来一系列的追求。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张伟不是个普通的omega。或者说,一个能在一群alpha到处挥洒信息素的娱乐圈里如鱼得水、并且完美隐藏身份的omega,定不是寻常之人。这一点,在王嘉尔艰难曲折的追爱旅程中就可见一斑。

倒不是说他手腕儿高绝,主要是他这个人拧巴别扭,真诚又防备,直率又怯懦,自相矛盾,就让喜欢他的人特别喜欢,恨他的人也特别恨。王嘉尔是特别喜欢的,而且是特别喜欢的那一行列里少有的凭借自己不懈努力、死缠烂打和天时地利人和终于接近了他的。

从他俩第一次录节目何老师就隐约觉着不对,到一个月里频繁见面,一起录了三四期节目之后,他才感觉到好像是有点什么,这才私下里拉着张伟问。

“嗨,能怎么回事儿啊?就您、就您想得那么回事儿呗。”

认识了十来年了,何老师挺少见到张伟有这样的表情的,无奈里还带着点儿害羞?

“他知道你是?”

“知道呗,应该知道。嗨,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我猜的啊。”

他肯定知道了,王嘉尔这孩子一点儿都不傻。何老师心想,但保不齐大张伟这孩子是真傻。

何其实知道他们两个人骨子里是相似的,纯真执着,拧,轴,一腔热忱。只不过王嘉尔还有着点没被磨平的棱角,洋溢着点少年人的朝气,怀抱都比一般人要暖。可感情的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旁人再怎么看终究也不是当事人,当事人再傻,那也是要由他亲自拿捏一段感情的命脉。

这个不服输的年轻人,攻势比何和张伟料想的要持久猛烈得多。半年里,台前台后的见面频繁得快比大张伟见他妈都要多,难以想象两个都那么忙的工作狂是怎么做到这么多“碰巧”的遇见。

如果说一个人特有钱,那他追你的时候给你多少钱都说明不了什么,如果一个人特有闲,那么他天天接送你上下班、整天陪你形影不离那也算不得什么。同理,像王嘉尔那样的工作狂,平均下来一个月都没有一天能休息,却要赶着工作的间隙飞来飞去地去追你,你说这够不够诚意?

大张伟扪心自问还是有些感动的。他自己也忙得没有觉可睡,天天挂着黑眼圈上节目,特能体会那种分身乏术和力不从心。可不管自己脸多臭、状态多差,王嘉尔总能热情洋溢地以一个熊抱开场,附上一声中气十足的“哥”,台上台下照顾他,更别说还有那么多能播的不能播的亲密小动作,把他暖和得要化了,撩拨得一颗心扑通扑通地狂跳。

有时候在录音室焦躁地折磨自己到半夜,一出来就收到一长串有温度的语音。累得身心俱疲躺在床上,顺手点开来听,那一条接一条就流淌进自己的耳朵,时而雀跃时而温柔,时而低沉的烟嗓恰到好处地抚慰他疲惫的心。所以那些时候,他也会问自己,是不是其实挺想要王嘉尔出现在身边的,是不是挺想他的。

从“哥我想你啦”到“哥你想我了没”,再然后就变成了“早点休息哥我爱你哦”和“晚安哥我也爱你”。恋爱的里程不知不觉就走了很远,大张伟懵懵懂懂地有了一个金毛犬一样的小男友,日子没有天翻地覆,没有被洪水淹没,没有鸡飞狗跳,只是日子比以往更忙了些,心里面更满了些。




到家的时候他已经在王嘉尔的信息素包围里睡了一觉,勉强恢复了点精神,不那么憔悴了。在王嘉尔兴奋的目光里,他又拿了根验孕棒进了厕所──早上那根被他手抖给扔了。

“哥,是真的吗?我们要有宝宝了对吗!”

大张伟一脸生无可恋地把两道杠交给王嘉尔,听那位自己还是个小朋友的人大喊着要做爸爸的兴奋。他坐在沙发里抱紧了自己,敏锐地感觉到自己周身的味道都变得不太一样了,那是孕期特有的味道吗?

“哥你不开心吗?你的肚子里有我们两个的宝宝了,我们要有宝宝了!”

“嘉尔,我不知道……我怕……”他捂着脸说。

比起来开心,张伟现在感觉到的更多的是不真实和害怕。这个生命完全是个意外,他还没有做好准备,面前的一切都是无法掌握的未知,即使有开心也被忧心忡忡给盖过了。

“哥,你怕什么?你不想要这个宝宝吗?”

王嘉尔握住他的手,半是温柔半是受伤地说,询问得小心翼翼让他不忍心说出残忍的话。张伟低头绞着手指,心里面天人交战地纠结着,很快就酝酿了两汪眼泪。

王嘉尔一看他又要哭,立刻就心软了。“那哥是不喜欢宝宝吗,还是觉得这个时机不好?你可以告诉我你的想法,我会尊重你的。”

“我怕疼,嘉尔。我不是不喜欢孩子,可我听说生孩子特别疼……我怕疼,我受不了……”

“可是哥,不要这个宝宝也会痛的。”

“什么?也会疼吗?不是有无痛的手术吗?”

“哥你想啊,既然都需要做手术了,能不痛吗?”

“那怎么办啊……”

“那哥你是想要现在疼一下,还是九个月之后疼一下?”

“我能选择不痛的吗?”

“抱歉哥你现在只能选这两个,我们已经有了宝宝……”

“啊!王嘉尔都怪你王八蛋!都怪你!”

“哥现在有了bb不能说脏话噢!”

“我去你大爷的你这个大骗子王嘉尔!”

“哥如果选择十个月之后疼一下,就会收获一个小天使一样的宝贝噢~”

“啊啊啊啊啊啊滚!”



2

大张伟从来都是个心软得一塌糊涂的人,他不可能狠得下心来不要这个小生命。尤其是王嘉尔一直用狗狗眼湿漉漉地望着他,对他深情劝说留下这个宝宝。虽然才一个多月,但他好像已经能感应到一个宝宝正在他肚子里长大,omega天生的母性本能让他开始学着接受他,爱他。

刚知道怀孕的时候是五周多,王嘉尔请了一个礼拜的假在家陪他,两个人研究了一整本孕夫指南,列出来一百多条孕期注意事项。

王嘉尔的心里一定是住了个老太太,唠叨起来像念经一样,让大张伟都嫌烦。

──你不能跳那么高啦哥!

──鞋带要系好,不然容易摔跟头。

──你穿一个不那么高的鞋子可以吗,我怕你走不稳当……

──哥以后不许染头发,对bb不好。

──太累不可以!晚睡也不可以!

──还有吃饭也要规律!

──尤其最近不可以剧烈运动噢

(最近是多近)

──三个月左右

(那三个月以后就可以啦)

──更不可以

……

趁着在家的功夫,王嘉尔事无巨细地安排好了张伟需要的一切,晚上也寸步不离地守着张伟睡觉。很神奇的是,他在的时候,张伟前一段时间持续的不适症状都好了。失眠和心慌没有了,恶心呕吐的状况也好了一些。虽然还是要去录节目,但好在这一周的工作不是很繁重,也都在北京,给足了他一个调养的时间。

就当他刚刚开始对后面的整个孕期有了自信的时候,王嘉尔的小假期也结束了,依依不舍地开工回去工作。

“哥你千万要照顾好自己噢,不许太累不许不顾自己的身体拼命工作!”

“行行行我知道了,你怎么跟我妈似的,你快忙你的去吧我这么大人了……我会照顾好我们俩的。”

说得毫无眷恋的,刚一关上门就有一种莫名的酸钻进他的鼻尖,还没真正分开就开始想念了。哎呀呀多愁善感防不胜防,他肚子里那个小家伙才这么点儿就知道折腾他了。



“看电视剧里面的人怀孕干呕两下就完了,都是意思意思,为什么我吐得这么厉害啊?王嘉尔你是不是有毒!”

真的是奇了,王嘉尔走了以后很是忙了俩礼拜,根本抽不出空回来,他也是又开始接了几个活儿,到处乱跑着录节目。虽然只是坐那儿动动嘴的类型,可这俩礼拜里他甚至比怀孕之前还瘦了一点,吃什么吐什么,每天都头昏脑涨。

“这说明我们的bb很健康很有活力呀!”

去你妈的。吐烦了他索性坐在马桶边的地板上打起瞌睡,梦里都是王嘉尔兴奋的手舞足蹈,他竟不觉得聒噪,捧着自己的肚子笑得慈爱。

九个月以后,他就要有一个宝宝了,虽然现在小腹那里还是平坦得什么都看不出来,可是孕育生命的神圣使命感已经让他感觉有神秘力量保护支撑了。就连睡着,也是下意识地用手拢着小腹,时刻保护着孩子的位置。

“哥你摸一下,这里有一个小生命噢。”

在梦里,王嘉尔这么对他说,耳朵贴在他逐渐隆起的肚皮上,一脸神往地趴那里听着。

“……是我们的宝宝,哥你猜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

他捏着王嘉尔的耳朵,温柔地念叨:“你怎么跟个小狗一样?”




平常也是异地恋,他没觉得有那么矫情,什么“下雨天了怎么办我好想你”,什么“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怀了孕之后到底是不一样,大人孩子都想他,并且不分晴天雨天白天黑夜。

他八月里还有几场主持的节目,一站就是八九个小时,不算体力活但也是足够磨人了。录到晚上实在没了精神,他就溜达来溜达去,小手拿着台卡给自己扇扇风,别人说话的时候他就溜到一边偷懒,叉着腰靠一会儿,时不时下意识地摸自己肚子。

录到一半实在撑不住了,借着换道具的功夫他偷偷跑到厕所里吐了个昏天黑地。回来之后,一起主持的搭档很贴心地给他分享小零食。挑挑拣拣含了颗话梅,终于是觉得舒服了点儿。

“怎么啦你,你看你出这么多汗,脸色也不好?”老江湖张大大一眼就看出来他不对劲,拉着他手把他按到场边坐着。

“啊?是么,嗨,我我本来就,就爱出汗……”他一摸自己脑门儿,确实湿了一手。“没事儿、”

“没事儿什么没事儿,大张伟你不能糊里糊涂的我告诉你,前三个月一定要小心,哎我那儿刚好有点保健品回头让人给你送过去,或者一会儿你叫助理到我那里拿。”

“什什什什么?啊?我没有啊我……”张伟突然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有那么明显?孕期不方便再用强效的抑制剂,难道是味道已经露馅儿了?

“好啦我知道,”张大大给了他一个我懂的眼神,“你们家的小朋友叮嘱过我了,不许让你累着,多找机会给你休息……你放心好了,没有别人知道。”

王嘉尔这小朋友心思可够细的了,人在国外还要操心他跟谁录节目、工作累不累。一想到他每每掏出来手机都能收到王嘉尔一长串的消息,身边的人也有王嘉尔嘱托的照顾,就好像他就在身边一样。

可这样,他会更加想他,更依赖他。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哥你想我了吗?”

“嗯……嗯啊,”他舌头尖上把怼人的话转了几圈,最后还是诚实地嗯嗯啊啊承认了,“想你啊。”

到家都两点多了,他陷在枕头里昏昏欲睡,纠结良久还是任性地拨了电话给王嘉尔。就当是孕夫的任性特权吧,管他呢。

“哥到家了吗?怎么这么晚还不睡?”那边声音有点低,也还没有睡,有点点疲惫的烟嗓在电波的加成之下听起来更加性感。

“你是不是在忙啊王嘉尔,你要是忙得话就忙你的去……”

“没有,我还好,我就是在做一个……”

“那行,我找你没事儿,就想听听你声音,你别挂,放着就行。等我睡着了你再挂。”

王嘉尔被他深夜打来撒娇的电话击中了,又疼惜又想笑,他的长尾哥哥怎么那么可爱,他说了想他还说想听他的声音,一瞬间甜蜜的气泡充满了整个房间。他此刻一点也不想工作了,如果能瞬间长出来翅膀飞到他的张伟哥哥和宝宝身边就好了。

“哥想听摇篮曲吗?”王嘉尔满腔期待地问。

“不想听。”

“那我给哥唱一个miss you 吧!”

“王嘉尔你怎么这么讨厌,”张伟轻轻笑了一声,气声透过听筒像羽毛骚刮着王嘉尔的耳朵,“我真的,嗯……miss you tonight~”

困得迷迷糊糊的奶音哼唱了小半句歌儿,尾音黏腻地藏在了一声绵长的呼吸里。王嘉尔听见他浅浅的呼吸,猜他应该睡着了,不自觉露出来傻傻的笑容,握着话筒悄悄地说我知道。

“晚安哥,晚安宝贝。”


……tbc……










评论(38)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