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好吃不如饺子[小关周]上

好吃不如饺子

cp是小关周看清楚喔,哥哥就当是npc吧!
看标题就知道这是什么设定了,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嫂子。嗯。老话说得好啊!

1

周巡记得很清楚他第一次见关宏峰的场景,可以说,没有关宏峰就没有周巡的今天。从他认这个师父,到两人出生入死成为兄弟,感情越来越深厚,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浓到再难以用几个字一个词去概括了。

所以当那个混小子问周巡,和他哥是什么关系的时候,周巡一时竟无言以对。

关宏宇捏着杯子追着他碰杯,舌头已经不利索了,半眯起眼睛撑着下巴看他。

周巡吐了口烟,也不太清醒了,他躲着关宏宇冒冒失失撞过来的杯子,生怕给cei碎喽,没留神还是让溅出来的酒洒在自己身上。

“什么什么关系,我的祖宗诶你可悠着点儿……”

“周巡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关宏宇抓着他的手腕把他拉得近一点,以免让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吞掉了他气势汹汹的问话。“你给我坦白从宽!”

“你倒是别的没学会,学这个一套一套的。得嘞,你想知道什么你就照直问,我跟你还用得着藏着掖着的吗?”

“你和我哥,你们俩……”关宏宇思忖得过久,以至于咬了自己舌头,这话他真不知道要怎么问出口,“你是……我嫂子吗?”

周巡擦着自己衣服的手都顿住了,一双困出来好几层眼皮的大眼睛眨了眨,艰难地消化着关宏宇这愣头愣脑的问题。

2

周巡很拿这小子没办法。他关老师冷静持重,从容稳当,怎么双胞胎的弟弟性子却完全不一样呢。

这小混蛋关宏宇,从第一次见到他就给他“嫂子嫂子”地叫,他和他关老师屡禁不止,也就随他去了。

不认识的时候是压根儿不知道关宏峰还有个混世魔王的双胞胎弟弟,认识了以后这混蛋三天两头往警队跑。他们酒没少喝,架没少打,时而鬼混,时而扎刺儿,总之是一见面就没什么好事儿。

他也清清楚楚地记得初见关宏宇时候的场景。那画面太过冲击,让他想忘都忘不掉,留下了深深深深的心理阴影。

那回是下雨,大暴雨,他和关宏峰从案发现场勘查回来,跑到关宏峰租在警队附近的小破公寓去冲个澡再回支队加班。关宏峰到了楼下说去买点吃的,把钥匙给他让他先上楼。他被大雨砸得发懵,接了钥匙就去了。一开门,就被吓傻了愣在原地。

一个赤身裸体皮肤黝黑身材精壮的“关宏峰”就站在厕所门口,浑身滴着水。突然一道闪电把晦暗的屋子映得煞白,周巡被吓出一身冷汗,哆哆嗦嗦地问了句这不是见鬼了吧!

那人倒是反应极快,看着周巡身上淋湿的警服,手里的钥匙,还有一头半长不短打着卷的刘海,一下就猜到这就是他哥提起来过的周巡了。不过周巡却是傻愣愣的,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呆在门口好像吓坏了打算随时拔腿就跑似的。关宏宇觉得他好玩,一步一步光脚踩着地板向周巡走过去,看他受惊吓的表情忍不住想逗他。

关宏峰拎着吃的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门口,他那个不省心的弟弟正在顶着跟他一模一样的那张脸,一丝不挂地,撑着门板调戏他的徒弟。

3

“你都叫了这么久了你心里没点儿数吗?”

周巡笑着趟了趟关宏峰的胸口,故意压低了声音逗他。

“不是,我那么叫你就那么干啊!”关宏宇气得把杯子墩在吧台上,站起来就去揪周巡的领子。“你说!你给我说清楚你们俩到底有没有事儿!”

周巡大概是看出来了,也就有心逗他。“有事儿──你能怎样?没事儿又如何呢?怎么了,我和你哥,你不高兴是怎么的?”

“我操!你丫真他妈够不要脸的!”

事情的结尾就是两个人又打到挂了彩,酒吧老板娘劝了又劝才拉住了架,按住了没让客人报警。

周巡气鼓鼓地点了根烟,骂对面的人是棒槌。关宏宇也气鼓鼓地跟他讨烟,刚才打架的时候他的烟给踹丢了,这会儿特别理直气壮地跟周巡要。

周巡抽了根烟出来递给他他不接,直接从周巡嘴里抢下来那根叼着,说火机也丢了。周巡给他一个白眼,说你哥怎么惯得你丫这么多臭毛病。

“你管着吗?”

“我要是你嫂子你说我管不管得着?”

“我操你妈周巡臭不要脸的嘿!”

“行啦有完没完啊!再打出去打去,前脚出门我后脚报警!”酒吧老板娘把账单往桌上一拍,吓得两人立马老实了。

4

关宏宇这阵子来队里来得勤,四处乱窜撩来撩去。他小子倒是机灵,知道惹不起他哥就故意躲着关大队长,偏偏天天地在周巡眼前晃悠。

“你有事没事,没事滚回家呆着去!”

关宏宇半拉屁股坐在周巡办公桌上,一脸狡黠地问周副队长怎么脾气这么不好,是哪顿没吃高兴还是更年期提前了。

“我嫌你烦,嫌你碍眼!”

“你们这阵儿不是挺闲的嘛,我才过来溜达溜达给你解闷儿,你们要是忙起来我就不来了。”

“哟呵还挺懂事儿!”

“不会给嫂子添麻烦的。”

“再你妈臭贫赶紧给我滚蛋啊!”

“别别别,生什么气嘛,你学学我哥脾气多好。”

“还不都是被你给练出来的?”

“……”

可能是上回喝多了撒酒疯,莫名其妙就打了一架,关宏宇琢磨过味儿来有点不好意思,这回来倒是一直低眉顺眼的。他把他屁股从周巡桌上撤下去,又挪到周巡那把颤巍巍的椅子上,靠着扶手快要把可怜的椅子压塌了。

“我说,下班去喝酒呗?”

“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还跟我置气呐?”

“置什么气,你没看快到季末了嘛,积攒的那点文书工作你哥都扔给我了,烦着呢我!你别惹我啊,惹事了也别给我打电话!”

赶走了关宏宇,周巡办公室里竟然还突然显得冷清了些。他捻了烟看着楼下关宏宇离开的背影,走到门口像有所察觉似的,回过头来还跟他挥了下手,把他吓一跳赶快松开了扒着窗叶的手回到桌前假装看案卷。

加班快到凌晨开始打瞌睡的时候周巡想干脆睡会儿得了,没想到刚刚趴好睡着电话就着急忙慌地打过来。他看了眼来电显示,认命地接起。

5

晚上风特别凉,周巡穿着皮衣都受不住冷风生往身上扑。忙前忙后给办完了手续,从派出所把关宏宇接出来,一眼就看到他只穿了个衬衣,外套不翼而飞。

“你衣服呢?”

“我哪儿知道!”

傻小子也不知道哪根筋突然搭错了,大半夜见义勇为去了,救了个跳水的姑娘,救上来居然被姑娘不依不饶非给送派出所来了。

来气是正常的,搁谁谁都来气。周巡呼噜一把他还没干的头发,问他冷不冷。

“不冷。”

嘴唇冻得发紫还说不冷。周巡把皮衣脱下来给他,威逼利诱地让他穿上。他是骑着摩托车来得,一路上吹够了风了,知道晚上有多凉。

关宏宇自暴自弃地坐上摩托车,小风一吹冻得哆哆嗦嗦,就拿前胸贴着周巡的后背好暖和一点。贴得紧了怕坐不稳当,把手也伸过去松松地抓着周巡的腰。

周巡耳朵根发红,关宏宇看见了。他也有点脸热,不知道是冻坏了还是因为别的。离得太近了,他没法思考。

虽然凉风把他吹得透心凉,可是裹着周巡的皮夹克,怀里松松地搂着周巡本人,他竟然觉得整个人都在发热,热得要烧起来。

那天回去,关宏宇果不其然发烧了。

他被带回周巡家里暂且安置下来,后来关宏峰知道这事儿,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周巡一顿忽悠,接下了繁杂的文书工作换来周巡承担起免费照顾混蛋病人的工作。

关宏峰也是乏了,他弟弟是个多难伺候的混蛋他自己很清楚。尤其跟周巡不对付又爱赖着周巡,他是怎么也搞不明白这么纠结矛盾的心路历程到底是怎么形成的,感觉自己多年的犯罪心理学都白读了。

tbc

评论(13)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