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2days[梁桥伟]

2days[梁桥伟]

健身房教练·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梁·傻爆·先生x金牌律师·张·碎嘴子·大呆·斑斑





"要我说吧这节目就该叫变形计,什么相对论说得那么好听你说说,光让我体验你的生活你的两天一夜了也没有你来体验我生活的部分啊,哎不行不行不行我一小时赚多少钱你知道嘛可不能让你把我生意都砸了!唉对了——不用不用不用不用哎呀我能拎、我能拎得动!"

一下车张斑斑就差点绊一个跟头,扶着车门稳住了步子就看见他那个未来两天一夜的同居室友好伙伴梁傻爆先生把他的两个旅行箱都提了下来。

"哎呀你这么……行吧,谁让傻小子力气大呢啊没没没我什么也没说……那个啊、那个梁、梁先生是吧,这两天我可就跟着你混了啊,您尽管吩咐我都听你的,啊。哎对了,我还没问呢您家有WiFi吧?"

"有。"梁桥,啊不是,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梁先生言简意赅地回答。

"那太好了,哎我去我可跟你说,我听说上一期的嘉宾,就那个大明星大张伟跟个素人体验生活去,嚯!那家里啥都没有,WiFi都没有!还不让吃肉!哎梁、梁、梁先生你不吃素吧?"





——————这一期"生活相对论"节目请到的嘉宾,一位是ddb大楼里赫赫有名的金牌律师张斑斑先生,一位是低调内敛倡导健康生活的健身教练梁先生。不同的生活理念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呢?请收看接下来的节目——————






梁先生家里有沙发,张斑斑可高兴坏了。他忙得脚不沾地半个月了,为了给律所做形象宣传还被迫接了这么个节目,又不是向往的生活呢还可以好吃好喝躺平等伺候,到了这儿体验,还摊上个直达一米九的健身教练,搞不好分分钟就要被拉去锻炼,所以他一进屋就见缝插针地瘫沙发上休息了。

梁先生进了屋,把两个大箱子推到墙边放好,胳膊上因为发力而凸出来的肌肉线条看起来特别壮观。张斑斑正以一个仰视的角度观察他,看到肌肉猛地缩了一下脖子。

单从审美的角度来看还是挺赏心悦目的,但一想到过不了多久这双胳膊就要来练他,张斑斑忍不了不寒而栗。

"哆嗦什么,冷吗?"

"没没没不冷不冷,哎梁先生我问问,咱们这个体验从什么时候开始呀?"

"已经开始了。"

"啊?什么!已经开始了!那我是不是,那个,唉你干嘛去呀?"

"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做点。"梁先生的声音从厨房里悠悠地传出来。外面天刚刚擦黑,楼下的车流映着霓虹一片亮晶晶闹哄哄,张斑斑躺在沙发上瞥着落地窗的一角,闻着厨房飘出来的香味儿,昏昏欲睡地磕头。

梁先生端着菜出来的时候,看张斑斑抱着枕头睡得香极了,宽敞的大短裤下面露出来两条小细腿,一条搭在沙发背上,一条伸到沙发外面,姿势极为不雅。

他忍俊不禁,掏出手机来拍了张照片。


这个张斑斑大律师,比他想得可有趣可爱多了。且不说他长得乖乖小小白白嫩嫩像个小朋友,本以为会是咄咄逼人的一张利嘴,没想到是个磕磕巴巴的小碎嘴子,奶里奶气的,还有点小迷糊。除了有点聒噪以外,对于话少人也闷的梁先生来说可以说是非常互补、非常给生活增添新色彩的室友了。

这么一想,梁先生不由得放轻了动作,把敲在张斑斑脑门儿上的手换成了沙发抱枕的轻拍。

"哎哟喂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嗯我睡着了吗?"

"饭熟了。"梁先生再次言简意赅地答他。

"噢那行吃吃吃吃饭吧那就,你这菜上齐了吗?都是水煮的啊?"张斑斑胡噜一把睡得乱七八糟的脑袋,拉了一下快蹭到大腿根的裤子坐起来。"水煮青菜,水煮萝卜,水煮玉米!这是喂兔子呢吗!有肉吗哥?"

"有,水煮鸡胸肉,帮助你补充动物蛋白……"

"不是……哥!鸡那么好吃的小动物你怎么忍心把它的胸水煮了吃啊!你对得起它嘛!"

梁先生莞尔一笑,在他的碎嘴唠叨下添了一盘榨菜。






饭后健身房之旅才开始。不远,就在他们小区外面一点点,就是梁先生怎么也没想到他带的小朋友太皮了,一眼没看住就偷偷跑去买炸鸡了。

"您别卖给他,他没有钱的。"梁桥及时赶到,只来得及笑着补上这么一句。

"我有我有我有,您别听他的。我是金牌大律师我能没有钱嘛!"张斑斑白他一眼,小手在柜台前面指指点点说要鸡排鸡翅和鸡腿。

梁先生看着他的背影,身高差刚刚好适合他胡噜张斑斑那个毛茸茸的脑袋,他多看了一会儿竟然忍不住想要动手了。

卖炸鸡的阿姨说哎呀你不是,你不是那个明星大张伟吗?

张斑斑傻乎乎一乐,说我不是我不是,都说我长得像,我也觉得我长得有点像,明星相,哎梁先生您说呢?

他猛地回头,差点磕到梁先生的下巴,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他捂着脑门后退了一步,仰起脸来,看着梁先生的目光竟觉得脸有点发热。

"算啦算啦他傻不问他了,哈哈哈哈哈哈您看要么再饶这傻大个儿一个鸡腿儿吧?"





走向健身房的拢共不到五百米的路上,张斑斑得意洋洋地吃掉了一个鸡排两个鸡翅一个大鸡腿,满足地拍着肚子,还问梁桥要不要吃点。

"在咱们签的同居条约里,你都要听我的话。"

"嗯怎么了,听您的听您的没说我不听啊,您说!"

"刚才你就违规了,所以一会儿锻炼还要加码。"

"啊?加什么啊!"张斑斑吓得鸡腿都掉了,咧着沾满油光的嘴吃惊地问。

梁先生打量了一下张斑斑的细胳膊细腿儿,略一沉思,说加半小时双人瑜伽吧。





"首先十个俯卧撑,计数。"

张斑斑在第四个就趴地上耍赖了。梁先生捏着他的手腕给他拎起来,摆好了姿势,张斑斑勉强做了俩又没劲儿了。

"那这样吧,换膝盖支撑。"

张斑斑明显是对健身这件事情一窍不通,光用说的他听不懂,加上他又实在太不协调,拿膝盖支撑撅起屁股像个蠕动的大虫子。

"哎哟喂这样对吗?梁教练您帮我一下呗?"

梁先生被他小甜嗓叫得无可奈何只能伸手帮他,摁低了他的腰,抬高了他的肩膀,说这样保持住。

大律师哼哼唧唧撑了二十秒就开始哆嗦,趴地上耍赖,压着教练的手说求求您给我换一个轻松点的行不行啊。张斑斑额头已经湿了,耷拉着两条不高兴的眉毛赖皮不起来,还拖着梁先生的手跟他撒娇,梁先生被他这样一盯彻底没辙了。

"仰卧起坐你总会吧?

"会会会,这个我知道!"

健身房里锻炼的人从他们身边路过都忍不住多看两眼,这个细皮嫩肉的男孩怎么看也不像是热衷健身或者突然热衷健身的样子,倒像是心血来潮缠着男朋友到健身房来玩儿的,这会儿一定正在后悔这个决定呢。

梁先生不好意思看身边别人的眼光,红着脸转过头来看他手里依旧蠕动得像个大虫子的张斑斑。他压着张斑斑的脚,把他的膝盖并在一起,这样使得张斑斑每次坐起来都会突然离他特别近。

"动作标准一点,手抱头,腿并拢,肘要触及膝盖。"

张斑斑哀嚎了一声:"要那么标准干嘛啊我又不参加体育中考!"

动作标准就意味着加大难度,也意味着,每次他坐起来都会和梁先生脸对脸地凑近,近到快要亲到一起了。他红着脸不敢看前面,躲着梁先生的目光。

"啊啊啊太难了!"张斑斑自暴自弃地喊出声,抓着梁先生的手把自己拉起来,索性就靠着梁先生哼哼唧唧地喘了起来。

"你这个小身板,太缺乏锻炼。"梁先生的手顺着他胳膊摸过去,捏着肩膀帮他放松肌肉。"长时间坐办公室一身都是病,我帮你松快松快。"

"好嘞谢谢您嘞!"张斑斑听到终于可以偷懒了,高兴得拥抱了过去,结果被梁先生抱起来按到了练力量的器械那里上下其手。

"用力用力用力……ohyeahbaby!yes!噢噢噢耶……"

"我这么碰你舒服吗?"

"舒服舒服!就这样啊,不要不要碰我小太阳!啊不不,你碰了也也也也也还成,挺舒服的……啊ohyeah~"

一晚上的健身安排折在了出师不利的准备活动,或者说,早在张斑斑任性偷买炸鸡的时候就预示了结局。果不其然,按摩结束之后张斑斑简单地推了两下器械就嚷嚷着要回家了。

梁先生也有抓着他不让他溜走,按他们两人的体型差他不可能拦不住。但谁让张斑斑律师会撒娇呢。




——————第一天的生活体验就这样结束了,第二天又会迎来怎样的挑战呢?想看更多节目精彩花絮双人瑜伽片段,请关注屏幕下方……——————




不一定有后续


评论(1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