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猫鼠][五鼠闹东京]抢亲记3─琅琊

(依然是宽晓的猫鼠,然而已经被我au得面目全非了
一些预警:有琅琊榜蔺苏少量xover,也有不重要的原创角色)


城外树林里,一白一黑两道身影缠斗在一起,穿着浅蓝色便服的人好整以暇在一旁观望。

其实展昭提起身形跟上的时候并无对白玉堂的担心,以他的身手,即使有伤在身,那黑衣人也绝不是对手。看那黑色影子身轻如燕,窈窕婀娜,应该是个女子,但步法招式稍显不成熟,加之气力不及男子,几招下来就被白玉堂压制住,一手伸向背后欲出暗器。

白玉堂眼光凌厉,手腕一拧便提刀压住女子的右肩,再一使力便把那女子震出一丈。白玉堂看她右臂受了不轻的一击再难抬起,跨上前一步正要挑掉那人面巾,突然从树林里飞出一道身影,在人眼前一晃而过便把那女子抓起。

此人身手不凡,怕是个不好相与的角色,展昭提步上前掷出两枚袖箭拦住他去路,与白玉堂双双上前与之交手。那人一手揽住先前的女子,另一手时而化为拳,时而化为掌,招招带着凌厉罡风,让展白二人一时之间都无法近身,就这样不进不退地交了几百招。

这样下去,两方必有一方会先露出破绽,白玉堂心下有了计较,便向展昭投去一个眼神,剑尖突然划出一道刁钻的弧线竟刺向那黑衣人怀里的女子,同时展昭从侧方出击,以掌和那男子相对。这一招本来是为扰乱敌人视线,筹码压在那人对同伴回护之时无暇顾及自己,必要硬挨了这一掌,可那人须臾间识破了这一招,之后神色一凛,杀意暴起,一旋身避开白玉堂剑尖,随后一掌带着蚀骨的杀意直冲向白玉堂心口。

白玉堂持剑来不及格挡,又因肩伤所限无法拧转身子避开,眼看那一掌便要袭向自己,他便凝起全身内力打算硬碰硬地与他正面相对,只想那一招若是徒有纯粹内力倒可勉力应对,若是还有别的什么邪门歪道的东西那便避无可避。刹那之间,那一掌没有打在他身上,展昭身形一晃挡在白玉堂身前,硬生生被拍得呕出一口鲜血,两道身影相叠摔出几丈远。

那黑衣人这一击显然也耗费了过多内力,无心恋战,携了那黑衣女子飞身遁走。白玉堂虽因这一挡一撞受了点内伤,却躲过了那致命一击,他正想爬起来去追,眼神一扫看到展昭神色有异,正痛苦不堪地伏在地上,捂着受伤的地方皱眉强忍,嘴角还挂着一抹鲜艳的血色。显然那一掌有蹊跷。

他撕开展昭染血的衣襟,看到他胸口正印着一个鲜红掌印。展昭在混沌中呓语着,因为蚀骨的痛而攥紧了白玉堂的手腕,力度大到快要拧断他的手骨,可万箭穿心般的痛苦毫无缓解,竟渐渐显出近乎走火入魔般的疯狂神色。

白玉堂喊着展昭,怎么也唤不醒他,只见他全身发着抖时冷时热,体内真气四处冲撞,只怕毒素正在流散向身体各处。他飞快封住展昭各处大穴,防止他毒素扩散过快,扛起展昭便把人带回客栈。



天亮之前,白玉堂催动内力在展昭体内探查,终于逼得他呕出一口毒血,缓缓醒转。虽然还是脸色苍白,但好歹已经醒过来,度过了最凶险的时候。白玉堂即刻收拾行囊,将展昭裹了裹便拉着他上了路。

前日与黑衣人交手,显然那两人有意隐藏身份,武功招式都看不出师门,只最后这毒掌颇为可疑,既是杀招,又带着歹毒的药物,只怕前面那人是意图试探,后面那人是杀心甚笃。究竟是什么人要在这个时候要他们必死呢?

展白二人对杀手身份和这毒的来历皆是毫无头绪,不禁神色凝重起来。

策马行在出城的官道上,展昭仍是皱着眉,由白玉堂帮他牵着缰绳自己缓缓调动内息探查内伤。

“去哪里?”

“去见一个老朋友。你中的这毒这么邪门,他肯定喜欢得不得了。”

展昭看那人还有心思调笑,便知道他说的老朋友必定是个有手段的高人。可这小白耗子也不是全无担忧,脸色时好时坏,叫人看不出他真实想法来。

“既如此,五弟何苦闷闷不乐?”

“我说的那个老朋友,谁知道他这时候在哪儿逍遥快活,他要是刚好不在,你这小猫难道真有九条命来慢慢等么?”

“五弟可是担心我?”

“你这臭猫别没良心了!你要是……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岂不是要欠你更多,再也还不完了!”

展昭见他真切的担忧顿时觉得可爱无比,胸口闷闷地发痛,脸上却勉力绽开一个笑。



山路弯弯绕绕,景色时时变换,可乍一看似是全然相同,又看不出其中暗藏的关窍,展昭料想这该是山中主人不想外人打扰才设下的阵法,这白玉堂都不知会一声便带外人上山,或许真跟主人是好交情。

“这里是琅琊山,”白玉堂解释道,“琅琊阁老阁主擅解奇毒,或许他能认得你中的这邪门玩意儿。”

琅琊山隐世多年,虽然素来做的是消息生意,可从不过问江湖朝堂,千金难求又遗世独立,令人可望不可即,展昭所知仅有这些,却不想此刻竟然身处琅琊山当中。至于蔺老阁主爱好解奇毒这事他也是头一次听闻。

“玉堂好大的面子,竟能让蔺老阁主为我解毒吗?”

白玉堂轻笑一声,转头打量展昭片刻,刚要说些煞风景的话,便见山路尽头显现出来一道向上的石阶,有个白衣童子正在那里等候。

“白公子,苏先生命我在此迎候。”

白玉堂下马行了礼,开口便道:“老阁主可回来了?”

“不巧,老阁主出门了。”

“那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一月之内。”

白玉堂望望展昭,匆匆道过谢便领着展昭由此上山。




山上比山下暖些,桃花都开得久一些。处处鸟鸣花香,果真世外桃源。行至暖阁,展昭远远就望见一个白衣男子身披雪白狐裘立在廊下,向他们这个方向微微颔首。

那人神色淡淡,不喜不悲,虽年纪不复青春但仍旧能看出容貌无双,风华绝代,长身玉立宛如谪仙。展昭早听闻蔺阁主年轻时候风流潇洒,容貌亦是可当得上无双之姿,怎么阁里还藏着位气质如此出众的男子,这便是琅琊阁的另一位主人吗?

“玉堂。”那人轻轻招手道。

白玉堂飞奔过去,与那苏先生好好抱了抱,才想起来这趟匆忙上山的正事,拉展昭过去介绍。

那位苏先生带着浅笑打量展昭一番,便抢先说道:“这位便是玉堂的猫大人?”

白玉堂脸上飞了一阵红,气道:“苏先生怎么跟那人学得这么气人,专挑那讨厌的字眼儿来取笑我!”

——————————————
感谢看到这儿的各位,后面剧情流要走一走,感情线也会突飞猛进的,但是保证不矫情,该拉手拉手该亲嘴亲嘴该🌫🌫🌫就🌫🌫🌫(つд⊂)
写案子实在耗心劳神,本人太废柴,希望各位看官多包涵,我尽量自圆其说hhhhhhhh
爱你们,爱我的朋友们多多支持喔

评论(1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