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套路深[凌丽][凌远x于曼丽]78

套路深78

7.可不就是在等你吗

第三次搭上大院长的顺风车,却是直接开到了凌远家,登堂入室成就达成。

于曼丽说:“你带我回家吧。”

一场秋雨一场寒,今秋的第二场雨下起来,好像非要把人间的热度都浇个透心凉才算完。从午后就下起来,天越晚雨势雨越大,等凌远从办公室里抬眼看表的时候已经过了一点半,窗外也小雨转中雨快要变成大雨了。

又忙得忘了时间。晚饭随意塞了一口点心,还是昨天于曼丽拿到办公室来的。这段日子手头的项目接连不断,完不成就只能把进度一推再推,凌远自觉无法放心地在死线前安眠,还不如一鼓作气干完。这下终于收拾完,一抬头感觉天旋地转。

夜深降温偏偏还下大雨,凌远一哆嗦,感叹着不愧是加班的好气氛啊。他以为自己已经够惨,没想到在门口又碰到一位更惨的,熬夜加班淋雨打不到车,小可怜儿在雨幕里冻得瑟瑟发抖,最终被好心的凌远捡上了车。

那时凌远看她单薄的影子孤零零站在路边,精致的小阳伞顶不住风和雨,两边肩膀都淋湿了。一张小脸冻得苍白,呵出的白气都被雨水打碎。就那一个瞬间,保护欲铺天盖地地涌来,想抱她想安慰她想把全世界都给她的冲动把凌远吓了一个机灵。

短短的一分钟,凌远脑子里飞快地打了难分胜负的一仗,又在于曼丽上车以后顿时安静如鸡。

于曼丽以接连三个喷嚏做了开场白。

她的头发尖儿有点被打湿了,卷起的弧度上挂着冰凉晶莹的水滴,肩膀和袖子更是湿了一大片,看起来就像是刚刚穿过了瀑布走进来。

“怎么搞成这样!这么晚才下班?在这儿等谁呢你!你给我解释解释,我可不想改天出来个新闻说我第一医院剥削年轻医生,天天加班到半夜,再造成个过劳死我凌远就要出名了。还有,大半夜的还下着这么大雨,你一个年轻女孩子就穿这么点站在街上打车,你胆子也太大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我怎么向你父母交待啊?”凌远看她这样又心疼又生气,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其实是心里莫名有些紧张。

于曼丽心说可不就是等你呢吗。“来值夜班的医生家里出了点事情,刚好我还没走,就替了阿──嚏!凌,凌院长你怎么还生气了呀?”于曼丽磕磕绊绊地说。

凌远把暖气打到最大,气鼓鼓地问她晚饭吃了没。

“在蔺大夫那里混了口零食。真看不出来呀,蔺大夫还挺有手艺,听说他家那位的粉子蛋做得更──”于曼丽肚子叫了一声,收住了话头。

于曼丽拿狗狗眼对着凌远:“凌院长,你带我回家吧。我又冷又饿,而且这么晚了回家也不方便──你带我回家吧~”





凌远家里实在没有女人的衣服,给于曼丽找了一套旧的衬衫睡裤大概勉强能穿,叫她去洗个澡暖和一下。打开空调,找出来被子铺好,然后拐去厨房下面条。

回过神来的时候面条都快要煮软了,凌远叹了口气,把面条捞出来,又打了俩鸡蛋。怎么成了现在这样呢?单身多年的凌院长心里面隐隐约约有了点不寻常的感觉。

于曼丽光着腿出来的时候可把凌远又吓了一大跳,筷子都差点掉了。

“诶呦喂,您可快把裤子穿上!这像个什么样子,让我这老年人情何以堪!”凌远脱口而出,愣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大院长当了几年,成天跟一帮老局长老院长老领导打交道,不知不觉间也把自己划进了老年人的行列里。

“你的裤子我怎么穿得上嘛!哇——凌院长你做的面!好香啊!天呐——给我的吗?”于曼丽眼尖地看见了食物,立刻满血复活,双眼放光,像个小兔子一样乖巧地坐到餐桌边,拿眼睛扫他。

两碗面,两个鸡蛋,不是给你的还能是我和小狗吃吗?

凌远被她看得心痒痒,赶紧收回目光,说了句少贫嘴趁热吃,也一起坐下吃面。

凌晨两点半,两人对坐吃完了热腾腾的夜宵,终于暖和过来。吃饱喝足仰在椅子里,餍足得想立刻钻进被窝,凌远感觉很久没有这么满足了,虽然知道半夜进食相当不好,但越是放纵,越是快乐呀。

尤其是看见对面的小孩笑得那样满足,凌远更觉得心里面有甜意晕开。于曼丽噘着嘴的样子显得更加年轻,像是十八岁,或者更小一些。

“院长,在家里我可不可以不叫你院长了呀?”

“那你想叫我什么?你说说,我听听?”

“叫——我可以叫你凌远吗?”

凌远想起来他曾听她那样叫过。

“没大没小的,敢直呼领导姓名?”凌远笑着刮她的鼻子。

“哎呀都说了在家里嘛,好不好嘛凌远~”

凌远不答,只留下一句“少废话,吃饱喝足赶紧睡觉去!”

最后凌远按着于曼丽给她吹完了头发,赶她快去睡觉,可自己洗洗涮涮后终于躺在床上了却睡不着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于曼丽的出现让凌远觉得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虽然都是些微小的变化,但是蝴蝶振翅都能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呢,一点点扰动就能破坏微妙的平衡,让事情朝着无法预期的方向狂奔。

他隐约有点忐忑,有点紧张,又有点期待。生命引入了新的可能,他的规划里是不是也该改进,加入新的角色呢?

8.我可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


爱慕的人就在隔壁却不动手,失去了这个机会要懊悔一辈子。于曼丽纠结了不到三分钟,决定不再犹豫,大力出奇迹。一咬牙翻身下床,敲开了凌远的门。

一个眼神就足够。他知道她的意思,她也知道他知道她的意思了。

于曼丽凑上前去,环住凌远的脖子,踮起脚来靠近凌远的呼吸。

“凌远,我都把自己送上门了,你可不能不要我。”她在他嘴边呢喃,他没有躲开。她眼睛亮得动人,他眼神暗得吓人。

凌远把手放在于曼丽纤细的腰上,轻轻把她拉向自己。“你可要想好了,我可能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好。”嘴上这样说,动作可不是这个意思。他把于曼丽拉进怀里圈住,额头抵着额头,说着要她想好,手上可是不打算再放松。

“好不好要试过才知道啊。”






后面发生了什么,由于凌院长狠狠甩上了门,我也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这话说的可是一点儿错都没有。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啊。

两人在实践之后的第二天早晨神清气爽地走进医院,连韦三牛都看出来今天院长气场微妙地不一样了。他上前去看看于曼丽,又看看凌远,然后在于曼丽走了以后对着凌远挤眉弄眼了半天。

“你干嘛啊你,有话直说。”

“那个,你们,那个啦?”

“什么这个那个的!”

“就是那个啊!”韦三牛拿胳膊肘捅捅凌远,笑得特别欠。

“粗俗。”凌远翻了个白眼,转身走了。

“嘿,是你让我直说的呀!诶凌远,你别走啊你,你耳朵红什么呀?”

三牛宝宝今天也觉得很莫名其妙。

——————————————————

后面就是没羞没臊日常了

拉灯的部分不敢保证日后还有售后[别太期待]

[别期待]

mua~吃得开心

欢迎留言呀么么几

评论(1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