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甜蜜蜜蜜。

套路深[凌丽]凌远x于曼丽 12(完)

套路深

12(完)

立春过后,天气逐渐回暖。一个寒冷冬天过去,此刻阳光格外的慷慨,好像终于想起来要补足欠下的温暖。第一医院后面的小花园里多了点生机,草木开始有了绿意,也有休养的差不多的患者下楼散步晒太阳了。

午休时候凌远凑合在办公室里歇了一觉,这时候起来站在窗前活动活动筋骨,顺便看看下面春日融融的美景也换换心情。

看了一圈,就数小亭子旁边最热闹,儿科最受欢迎的“小鱼大夫”正带着一圈小朋友给刚刚做完手术的小男孩过生日。

凌远从高处看着那边一簇欢歌笑语,也觉得被感染到。阳光金灿灿暖融融,他的曼丽就像柔柔春光里一朵花,一朵有神奇魔力的花。遇见她之后——尽管不愿意承认,可是韦天舒说得真是不无道理——生命又多了些色彩,逐渐提亮鲜活了起来,就好像老树逢春,就好像大旱初雨。

他从前从不觉得自苦,哪怕为了别人日夜奔波周旋,忙碌到憔悴,被误解被当做冷漠绝情,也不觉得委屈辛苦。如今回头看看,实在觉得以前过得无趣,比起现在生活中那些平淡微小却可爱的改变,甚至算得上枯燥。

现在不一样了呀,在工作以外,在抱负以外,在尘世繁杂以外,他有了一个可爱的亮点。她蹦蹦跳跳甜甜蜜蜜地走进了他的心里,不光大摇大摆登堂入室,还就赖着不走了。

他原本还忐忑,在一个人的时候总问自己的心,不知道还有没有年少那种爱的能力。可是每次一见到她,一想到她,就完全想不起来自己的担忧,倒是太久没有这样的心动,一下子涌出来,生怕节奏太快太急吓走了她。

夏末秋初萌芽的感情走到这时候也差不多快要结果。

其实在上午查房路过,见到于曼丽的那一瞬间,凌远的心里面就有什么悄悄地蠢蠢欲动了。这时候远远望着她的身影,他才真正的确信了自己的决定。那时候,于曼丽怀里抱着几天大的新生儿,一个粉嫩的小团子,正在跟病床上的妈妈说话,从窗户看见凌远她顺着刚刚的笑意对着他眨眼睛,还抓着小宝宝的手抬起来向他打招呼。

那一刻,凌远的心都要融化了。他看着这副画面美得像个幻觉,幸福得过头几乎让他晕眩。——不过也的确算是个幻觉,家庭美满四个字原先凌远从没有想过,甚至不曾直面过。他从未拥有过团圆美满的幸福家庭生活,没有好的榜样在前,以至于他在自己的人生里并没有规划出这样的设定。可是现在,好像有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他甚至开始隐约地畅想和期盼,只因为有了那么一个幸福的可能。

有好一会儿,他就在窗外面呆呆地笑得像个智障,直到韦天舒及时的出现打断了他的“白日梦”。

“嘿,看什么呢?”韦天舒搭着他的肩膀往病房里伸头伸脑,看了一圈以后又饶有意味地打量凌远。“我说——”

凌远惊醒一般把视线匆匆的从他的“幸福的可能”身上收回来,低头轻咳一声,转头就走。反正韦天舒一定会追上来。

“诶你跑什么呀,你是不是心里有鬼啊凌远!我看你这样子是没救了,我告诉你,喜酒你可别想省了……”

韦天舒这大嗓门也不顾忌什么,惹来走廊里的医生护士都吃惊地抬头看他们。

“什么!大新闻!凌院长要结婚了?”

“纳尼!难道蔺大夫说的是真的?”

“琅琊阁小道消息果然没错!原来院长真的名花有主了啊,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凌远忍无可忍捂住韦天舒的嘴,凌厉的眼神大杀四方,八卦的声音立刻歇了菜——不过等他俩走了,又会是一阵惊涛骇浪。

韦天舒得意地冲他眨眼睛。看他放下手,又贱兮兮地凑到他耳边。凌远后撤一大步退得老远,一脸嫌弃地问他有完没完。

韦天舒看他这炸毛的样子,也不再逗他,只是故作无奈地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叮嘱道:“我真是恨铁不成钢啊,老凌你要加油。”

凌远恨恨地叫他该干嘛干嘛去,快点滚不要在这儿讨嫌。于是韦三牛满意地去找蔺晨闲扯淡去了。

直到现在凌远回味当时的心情,还是觉得甜蜜幸福得过头,如果具象化了应该会是满屋子的粉红色云朵棉花糖——如果是曼丽一定会这样形容吧,凌远想。

当他的小朋友偷偷潜入办公室从后面抱住他的时候,凌远已经在脑子里重新拟定未来的蓝图,正在考虑婴儿房墙纸的颜色呢。

“大院长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啊?你快给我解释解释清楚——”于曼丽收紧圈在凌远腰上的手臂,伸手去抓凌远的痒痒肉,“你要是说不清楚,看我饶不饶你!”

凌远叫着“女侠饶命”,抓住于曼丽的手就把她捞到了自己怀里。两只大手在她腰上一握就差不多握住了她整个,小腰细得叫他心疼又爱不释手。

“曼丽啊,”凌远笑着开口,语气里不自觉又带上点老干部做思想工作的语重心长,“我今天早上看见你抱孩子,刚刚又看见你和小孩儿们在下面玩儿的挺高兴,看来你挺喜欢小孩的?”

于曼丽心说瞧您这话问的,我可恨死他们了,谁让我是儿科大夫呢!她眼珠子在凌远脸上这么一转,差不多也想到了凌远想的那些事儿,脸有点热,倒是不敢再看他的眼睛了,环住他的腰就把自己埋在他的胸前。

“凌远——”她柔柔地叫他,也不说别的。她知道凌远喜欢孩子,也想要一个家。可能他不说不表现,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但他潜意识里的渴望,她仿佛都能懂。

凌远忽然笑了,笑声低沉的在胸腔里回荡。他忍不住上手摸她的头,又捧住她的小脑袋吻她,把她压在窗台上让两人的身体亲密无间地贴在一起,吻得虔诚又动情。

他想起下雪的天气里,他们在沙发上缱绻分享同一条毯子同一杯热茶,他亲吻她的额头,任她看够了书枕在自己大腿上午睡。

还有一起在厨房里折腾,虽然总是他在做菜她在偷吃,偶尔也换成她手忙脚乱下厨,他在一旁指导。

偶尔加班工作到半夜,回到家还能在沙发上捡到一个睡迷糊的小迷糊,为自己留着一盏昏黄温暖的灯。最可气的是黏黏糊糊扒在身上不放手,撩了火不管灭。

从什么时候起,就习惯了醒来见到另一个人,并且总觉得少不了她,少了就活得没有滋味了呢?

凌远说曼丽,我想了挺久,觉得自己想好了。

“我原先没想过能这样,遇见你,和你走到这一步,这样幸福快乐,甚至这样接近一个家庭。我没有准备,也没有自信,时常问自己能不能把握得住幸福。但是一碰上你,我又发现我所有的忐忑都抵不过你一笑,你让我又有了勇气和信心,好像回到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一样,特别冲动和自信。”

凌远说到这里一笑,牵起于曼丽的手放到嘴边亲了一口,眼睛牢牢锁住她的开始深情表白。

“我现在想好了,我不能错过你。哪怕以后的路我还不知道要怎么走,但起码我确定一件事,那就是要有你在。”

于曼丽的眼光流转在他的脸庞,细细地又描了他一遍,最后还是湿着眼眶看他。她一笑,眼睛里的光就变成晶莹的珠子滚落。

她说凌远,我也爱你。

“我可以嫁给你吗,凌远?”


END啦~
————————————————————————


谢谢大家厚爱啦,小段子不成敬意,偷偷把番外改成结尾了希望你们不要打我

(我可能有一个开车害羞后遗症,每次开完一辆我都写不下去后续(捂脸)所以实在抱歉后面写不动,觉得就ending在这里也挺合适的,毕竟最初也只是想写一个相爱的故事,既然目标达成了,我就不再拖泥带水拉家常啦~

比心心

爱你们~

评论(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