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甜蜜蜜蜜。

三天两夜的星 ⭐⭐ [东歌] p2

三天两夜的星 p2

晚上收了工终于能回到家里放松一下,靳东洗完澡裹着浴袍想打开冰箱找点喝的,忽然想起来胡歌,这个时候在沙漠上做什么呢?吃的饱不饱?穿得暖不暖?有足够的水喝吗?睡在什么样的地方?

手握着一罐冰的啤酒,坐在沙发上,靳东拨通了胡歌的电话。

其实靳东没想到胡歌能接到这个电话,按理说沙漠上信号时好时坏,时有时无,从来都只能等对方想起来给他拨电话,拨过去的电话80%是抱着接不着的心情的。

晚上九点多的城市,依然明亮,依然喧闹。高楼大厦,万家灯火,好像每个人都在忙碌,好像没有人寂寞。

不知道沙漠那边是什么样的景象,可否看见满天的繁星?是不是除了篝火偶尔噼啪,天地间万籁俱寂?

胡歌接电话的时候其实身子正躺在帐篷里,头伸出外面,望着天上的星星。风吹得猛的时候,天就特别晴,星星显得特别的亮,尤其是在沙漠里,仿佛能将整条银河尽收眼底。

想着本来也没有什么信号,于是拍一拍天上的星星就成了胡歌这时候唯一的消遣。没有想到,靳东的电话打了过来,他手一哆嗦没握紧手机,一下子砸到了脸上。

电话接通,靳东带着笑意的声音传过来,麻痒地爱抚着耳膜。

“你说你忙什么呢,也想不起来给你哥打个电话?”

也许是太阳落山后,人都容易变得冲动和勇敢,胡歌一点儿也没了之前莫名其妙的拘谨,倒是可以放开了和靳东谈天说地——也是因为此刻他以地为塌,以天为衾,心情也随之洒脱肆意多了。

“哥,你猜我现在在哪儿呢?——不对,你应该知道吧,我现在在沙漠上呢。

这里的星星可亮了,我觉得我能看见整条银河,就像天文杂志上面的照片那样。

说到这儿我想起来前一阵我还读了本有关天文学的书,觉得要是不当演员去学天文也不错。

哥我跟你说,我刚才正在辨认星座呢,你一个电话就过来,我没拿住,手机都砸脸上了。你瞧着吧,我这鼻子要是被手机给砸塌了,到时候可都怪你。”

“行,你还都赖上我了。胡老师您现在是大忙人,跟你打个电话也真是不容易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胡侃了几句,到了也没有说什么正经事——其实本来也就没有什么正经事,只是听一听对方的声音随便东拉西扯一番,就感觉心里面好像踏实了很多。即便很久都不见面和聊天,那一把嗓音往耳朵上一洒,还是觉得亲切舒服。

大概聊了快一小时,胡歌才想起来是不是时间已经太晚了,可能要影响他哥睡觉了。他知道靳东平时很自律,早睡早起,尤其第二天还要赶戏,确实不应该熬夜。

他试探着问靳老师是不是要睡了,一句晚安和好梦就含在嘴边准备着。

其实这时候胡歌挺不想结束这通电话的。难得他今天很想说话,很想说给他听,哪怕只是无意义的叨叨。

靳东说是啊,是要早睡觉来着,第二天早上还要早起。

这时候胡歌才想起来上午靳东说最近睡得不好,总是失眠。

“哥,你的失眠是怎么回事啊?严重吗?需不需要看看医生?我有认识做心理医生的朋友,应该能帮你看一看,你需要的话我介绍给你……”

靳东说不用麻烦,也许过几天就好啦。

“哥,那我陪你聊天吧,一直聊到你睡着,好不好?你放心,我哄人睡觉的本事还是有的,我小侄子特别喜欢缠着我讲睡前故事。你拿着电话不要挂,去床上躺好——”

靳东笑着想怎么成了你陪我聊天,本来是我想陪你聊天来着。但是听胡歌这时候这么有精神地和他说话,他又觉得高兴,觉得难得,舍不得打扰他这孩子气上来的好兴致。

“哥你躺好了吗?”

“你这是做好贡献出自己所有电量的准备了?讲到你没电,或者我没电?”靳东如他所说脱下浴袍躺下,把手机搁置在枕边懒洋洋地问他。

“我要是总睡不着,你今天晚上要给我讲一千零一个故事?”我要是天天睡不着,你给我讲一千零一夜故事?我要是夜夜都失眠,你能给我讲一辈子故事?

后面那句当然没有问出来,却因为在舌尖转了一个来回而带来心头一缕甜蜜。仔细辨一辨,甜蜜里还有点惆怅。

靳东想幸亏没有秃噜出来,这话问的,多傻多天真多不合适呀,自己想想都会脸红,叫胡歌怎么接。挺大一个老爷们儿,这是干嘛呢,无理取闹呢,撒娇呢吗?

可这样一想,他又疯狂地想知道胡歌会怎么回应他,这种想法荡在心头痒痒地,绊着他的舌头让他不知道怎么说话。

“你不要小瞧我,没准你五分钟就睡着了。也是你运气好,最近我看的书多,肯定讲到你打呼噜。”

胡歌也躺好,把手机放在边上,一边望着明亮璀璨的星星一边低低柔柔地开始讲故事。

“哥你读过小王子吗?算了这不重要,反正这次听我的。”

于是从小王子开始。

坠落的飞机,广袤滚烫没有边际的沙漠。玫瑰花和小狐狸。一颗遥远的星球。

靳东读过这个故事,但年代久远记不太清,他猜想胡歌大概也一样。讲故事的人总会有意无意地揉进去自己,他很乐意在胡歌温柔昏沉的嗓音中倾听一部分的胡歌。

一段故事讲完,靳东很久都不出声,久到胡歌试探着叫他两声,才确定他睡着了。

靳东半睡半醒间听到胡歌喊他哥,喊东哥,说哥睡着了吗。他没有回答但是全都听见了。

“今天晚上星星真好看,真想给你看。哥你知道吗,唉,你肯定不知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想了好久还是不知道,啊我在说什么呢……不说了。晚安东哥,谢谢你今天陪我打电话。”最后几句是用气声说的,小心翼翼又填满了柔情,连说话的人都没有注意到。

按了挂断,胡歌看了看星星,又看了看手机。亲吻了一下变暗的屏幕,也安心地在温柔的风沙中沉睡。

————————TBC————————

各位大佬们欢迎红心蓝手评论区扯淡啊

坚决贯彻落实我为东歌续一秒的革(诶嘿嘿)命方针←

评论(4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