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三天两夜的星⭐⭐⭐[东歌] p3

三天两夜的星  p3

靳东说失眠,真不是信口胡诌的。有两个多礼拜他都觉得夜夜难眠,睡得不踏实还容易做梦。这一晚真是难得睡个好觉,虽然仍然有梦,但梦里是胡歌的声音讲着奇幻的故事,他听不清,只是隐约觉得安心。

一大早神清气爽地醒来,靳东伸着懒腰回想前一晚胡歌这剂良药怎么这么神奇。吃早饭的时候匆忙,他发了个信息过去告诉他“昨晚睡得很好,谢谢”。

发完靳东咬着筷子尖盯着手机直乐。这短信的内容,怎么一眼看上去那么奇怪呢。越想越奇怪。

有些玩笑开的吧,当初没觉得怎样,过后越想越觉得有深意。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非要想多,过度解读。

比如当初在片场,虽是初识,两人却像是久别重逢的老友一样,以蔺晨和梅长苏的模式相处着,时不时地互开玩笑闹在一起。可也不想想人家二位年少即相识相知,过命的交情相伴十余载,他俩只是片场萍水相逢,说不好这一部戏完了以后还有没有碰头的机会。

也许真的是性子很相近,外人面前成熟稳重大气,熟人面前爱说爱笑爱玩闹,幼稚起来都像个孩子。

还记得那次,顶着蔺晨的非主流发型,靳东握着胡歌的腕子凑近了拿气声问“想我了吗”,胡歌也拿气声答“你咋知道呢”,这边厢两人津津有味地对视着,逗得旁边演聂锋的演员憋笑憋到内伤。

还有一次都没剪进正戏里。蔺晨端详着梅长苏的侧脸不说话,梅长苏翻个白眼问他“看我干嘛呀说话啊”,谁知道靳东来了一句“看你好看不能多看看啊”,吓得胡歌一口茶水差点呛嗓子里,想着靳老师也是的,演蔺晨演得放飞自我,不按剧本来呀。

“爱看咱回家慢慢看呀。”胡歌冲着他哥挤了个媚眼过去。靳东愣了一下竟然没接住这句调戏。噎了一下终于是看着胡歌带着点坏的眼睛笑了出来。

罢了,反正这条早就不能要了。

两人都心照不宣,蔺晨梅长苏之间情谊匪浅,要是非说有点别的深情在,也不是全不可能。但是对戏要较真,欲语还休的暧昧放在这里不合适,儿女情长如何也不能喧宾夺主影响了大局的架构不是。于是玩笑也仅止于玩笑,蔺晨与梅长苏止于此,胡歌和靳东也止于此。

等到了下一部戏,非亲兄弟的兄弟情深就更是给他俩身上笼罩了一层新的关系。有好一段时间,脱离了梅长苏和蔺晨之间相处的那种感觉,两人就像是兄弟。虽然更加亲密,却又不能越界,不能更加亲密,像是被看不见的锁链拉扯着,被透明的隔阂阻碍着,搞得两人心里面都有点怪异的感觉,痒痒的,又说不清道不明。

时光转回到现在,早就没有了整日的相处,而变成了长久地分离。可越是离得远了,倒是能看得更清楚自己的心了。靳东觉得自己好像就快要想明白,就快要确定自己的心情了。不是戏里面的感情延伸,不是角色之间的无形牵扯,只是对那个人。这一刻,尤其当胡歌久违的声音重回他的耳膜,他又更确定了几分。

晚上还是九点多,就像童话故事里十二点钟的魔法时限,胡歌的电话响起得很准时。这次依然没拿住,手机又劈头盖脸砸得他嗷的一声。

“哥——我鼻子都要叫你砸塌了!”

靳东的笑声低沉浑厚,从听筒里传出来混着沙漠大地微微的响声,很好听。

他能想象对面那人笑而不语的样子,眼角有着放射状的一沓褶子,眼睛明亮温柔,手掌宽厚温暖,胸膛中的滚动着笑声带起的震动。滚烫的,又是温柔的。

想起来明台对明楼说的那句“你就是想拴住我是不是呀”,胡歌此刻却有一种即使被拴住也是温柔的束缚的感觉。何况是被靳东拴住。他忽然想到作为明台,作为梅长苏,作为胡歌,他都是愿意的。

“昨天叫我伺候得很满意吧?这是要订包月套餐了?”胡歌拿出明台那种调皮撒娇的语调来逗他,一天里到了夜晚才好像突然被点亮,心情里带着些自己都没察觉的雀跃。

“你倒是开辟新业务了,胡老板昨晚亲自陪我夜聊,我很感动啊。效果不错,要坚持治疗,先定一个疗程的吧!”

“哈哈哈,没问题。我先收集一下用户评价,东哥你昨晚睡得好吗?做梦了吗?梦见什么了呀?”

做梦也是梦见你呀,靳东想。

“你还会解梦是怎么的,给我讲讲?”

“我又不是半仙儿,我就是好奇我的治疗效果如何嘛。”

也是奇怪,靳东跟着他没头没脑地东拉西扯,听他现在歪七扭八不知道跟哪里学的奇怪口音,不自觉就露出微笑,发自心底的微笑,甚至有点傻里傻气。

“哥啊,我跟你说,我这边风景可好了,真想给你看看。”有你在就更好了。“我相机里有好多照片,回去了发给你啊!”

“好,好啊。”

年初时候胡歌的一次访谈,靳东看了。虽说什么话题都讲的不深,却是让仔细听的人记住了。他说新的一年想要减少工作量,少拍戏,拍好戏,多留点时间给自己。这一次任性给自己放假旅行,大概就是胡歌找回自己的旅程吧。

也走了很远了,不知道他找到了没有,和自己相处得怎么样。

总是忙碌挣扎在戏里,靳东作为演员很懂得那样的感觉。只不过也许是年岁稍长,家里也有兄弟姐妹各自成家,他自己生活的土壤并不算贫瘠。若是孤身一人辗转在角色里,又心思细密深沉如胡歌,演戏在某种角度看其实是种对自己的凌迟。相处久了,了解了他,靳东总是忍不住多心疼他一分。

也好,放空自己去走一走,看一看,呼吸生活,找回自己,也很好。

“你想什么呢哥,你困啦?不需要我的睡前服务啦?”

听他这贫嘴的劲头,大概最近真的是很放松,心情不错吧。

“你呀,也不知道是谁给谁的睡前服务。你这是憋一天没人跟你说话,到晚上了就到我这里来讨嫌了,是不是呀?”

那边一阵咯咯咯的笑声之后,胡歌难得认真起来跟他解释。又没忍住和他可爱地絮叨起来。

“哥,我是想跟你分享啊。看到这边难得的风景,以天为盖以地为庐,日月风沙,忽然就觉得自己不过沧海一粟,不过尘埃蜉蝣,特别渺小,也就特别释然,觉得一下子什么都放开,没什么可纠结烦恼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你,很想告诉你,给你看,觉得你也会喜欢。

“前一阵子走过几个城市,风光也别具一格,给你寄了明信片。但还是不如亲眼看见,不如脚踏在那里亲身融入进去走一走。

“还有海,海的声音。我喜欢听海的声音,喜欢闻海风的味道,喜欢看海边的人们,来来往往,看一天也看不够。

“你听的见吗,哥?风的声音,风吹动沙子。沙漠里很安静,风声都是清澈的,给你听——”







傻瓜,我只能听见你。

可是听见你就足够了。

不是有首诗说,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试了别人的梦。


TBC

艾玛我又不负众望地拖文了,说好(跟记几说好)三发完结段子文的,唉,叹气

这边歌歌儿负责傻白,靳哥哥负责甜,泥萌缩可不可以呀~

依然是红心蓝手评论区东拉西扯的欢迎,山那边的盆友们让我看见泥萌的手手呀!

评论(2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