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甜蜜蜜蜜。

三天两夜的星[东歌]⭐⭐⭐⭐p4

三天两夜的星⭐⭐⭐⭐

p4

胡歌给靳东唱了个奇妙能力歌儿,靳东又一夜好眠。

倒是胡歌做了个羞答答的梦。

都说梦是人的潜意识投射,平日里不会细想的小情愫都在梦里放大,一个蚁穴般的小小缺口,都会在梦境的作用中让汹涌洪水决堤。

不要误会,胡歌的梦境没有像洪水猛兽,而是充满了朦胧美,含蓄美。概括起来甚至完全没有值得一提的点:他牵着另一个人的手在看不清楚的荒径上走啊走。

但是光是牵手这一点,再加上胡歌没有办法对自己撒谎的梦中那些真实得吓人的情愫和悸动,他根本没法淡定处之。

梦里其实他没看到另一个主人公的脸。但他隐约知道他牵的那个人是谁。

他就是知道。

因为感觉骗不了人。

想要牵住那个人的手,比起来一场旖旎的春梦还要令胡歌害羞。起码肉体纠缠可以用情欲来解释,但是靠近和牵手的欲望,则是因为心灵上面渴望靠近,是感情层面上的了。

胡歌从帐篷里打了个滚钻出来,刚刚发现自己心底大秘密的心情还没平复,又想到今天是活动终于结束要返航的日子,特意拍了张沧桑款的自拍,发在朋友圈。

但其实就是想要某个人看见而已。

胡歌想,如果他是个蹩脚的诗人,是个不入流的流浪歌手,这时候可能会忍不住为心上人创作一点什么,好留下来印证自己此刻的浪漫深情。

但可惜了,他不是。他是个演员,除却这层身份以外又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不是。

他这一趟出走就是为了找找看,想找回来胡歌是个怎样的人。他此刻惦记着心上的那个人,却忽然地笑了——他是个出了戏连表白都不会的傻小子啊。

蔺晨爱着梅长苏,明楼爱着明台,可是剥去这两层皮,他和靳东之间还剩下什么呢?

蔺晨说他不认识林殊,他千方百计要他活下来的那个朋友是梅长苏,可梅长苏却说等你认识了林殊,你不会后悔的。

胡歌忽然想到这一段,他想,梅长苏是林殊的皮,也是他胡歌的皮。可梅长苏也是他自己。褪去了这一层身份,他仍然是自己。

他从没有丢掉自己,也没有改变过,只是自己总觉得看不清楚而已。

如今他明白了,他想要告诉靳东,谢谢他帮忙才能找到自己,还要告诉他,认识了这个胡歌,他一定不会后悔。



第二天的戏是下午开始的一场大夜,靳东听着胡歌的胡乱唱歌入睡,直睡到大天亮,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这胡歌,还真是奇妙能力歌儿啊。

醒来翻看手机,看见胡歌发了一张略显沧桑的自拍,头发留长了,被风掀得乱七八糟,胡子也没刮,脸上的皮都像是被狠心的风沙给吹黑了一层。皱着眉头,却翘着嘴角。

看得有点让人心疼。

所幸配字叫人放心,马上就回来了。

靳东还没来得及问他几点的航班,就收到了胡歌发过来的微信,是几张沙漠里的风光,和诚不欺我的整条milky way。

胡歌说手机拍出来的效果不好,亲眼看比这震撼多了。

“很美”

“哥我今天落在北京,晚上一块儿吃饭呗?”

“行啊没问题,地儿你来挑,哥请客。我去接你?”

“不用不用,你忙吧。”

“哥我要登机了,晚上见!”

靳东盯着那几张照片看了挺久,鬼使神差地脑子里面又回放起来胡歌的嗓音,想着那样寥廓的星空下,胡歌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好像就在他耳边一般轻柔哼唱的呢?

想得有些太温柔缱绻了,靳东放下了手机捂着脸使劲摇头,一边摇头一边又忍不住微笑。

靳东对自己剖析得很深刻,他可以对自己承认其实他想把胡歌拴在自己身边。他想自然而然地拥抱他,亲吻他,想把他像情人那样箍在自己怀抱里,咬着他耳朵尖说让他脸红的情话。还有很多很多,包括牵着手漫步下雪的街道,比如一直到老。

可那都是太难以实现的也许了。即便有着那样的可能,恐怕也要等,等看不到边际的荒芜和寂寞,也许最后在路的尽头能走到一起也说不准。又也许一切都只存在在他不切实际的幻想里。他们是很像的人,他知道,可相爱的把握,又有谁能说得准呢。

多思无益。靳东告诉自己。能相见他就已经很知足了。


终于要回来啦,这个小混蛋,跑了那么远不还是要回来吗?

TBC

—————————————————————

抱歉这一章卡了好久

就是个过渡而已

下一part应该会写快一点

不过最近大概要闭关(别信)

越到忙得时候

摸鱼越是凶猛(啧啧啧)

期待吗嘿嘿嘿红心❤❤❤送你们

下一章东歌应该就能牵手成功了

唉我越来越矫情了

果然拖长了阵线不太好

大家看完有啥想法都跟我讲呀,我觉得写得不太好,你们可以给我提意见也可以骂我←

爱你萌

—————

评论(2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