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甜蜜蜜蜜。

三天两夜的星[东歌] p5⭐⭐⭐⭐⭐

三天两夜的星⭐⭐⭐⭐⭐
p5

沙漠里星星缀了漫天,一闪一闪亮晶晶。即使是不朽的星辰,日夜面对着苍凉广袤的大地,枕着风声入眠总是寂寞的,幸好有一把好听的嗓音为夜色带来温柔。也许是星星舍不得他走。

可他是要回家的,是要回来到我身边的啊。天上的星星可以互相作伴,地上的人儿总是要回家,可不可以不要留下他?

靳东的心里经历了几次翻天覆地,如今就像刚刚被海啸侵袭过后,只留下一城池的废墟残垣。他站到膝盖无法打弯,腿软到不敢轻易动作,脑子里晃一晃就是些无法继续下去的残忍想法,眼眶里血丝延展成了地图。

可他还是在盼望,盼他等的人可以不再流浪,落尽自己的怀里。

直到那人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直到他结实地冲进自己的怀里,靳东感受着那双手臂坚定温柔的力量,以及两人份的颤抖,他才找回了自己的呼吸。长长地叹出一口气,浑然不知自己几乎在哭泣。

他紧紧拥着久盼归来的那人,劫后余生的欣喜冲上眼眶来,四只眼睛都红得像兔子,泪汪汪地颤着,闪着光。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他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捧着胡歌的脸,用拇指抹去他滚落的泪水,自然而然地将自己的嘴唇吻上他的额头,他颤抖的眼睫,还有他急急送上来的嘴唇。

即使呼吸都是凌乱破碎的,也不妨碍这是一个令人意乱神迷但是心旷神怡的吻。这个吻很长很长,长到仿佛在其中两人都能诉说尽前半生各自的故事,没准还能有后半生的相许。这个吻也很自然,没有什么铺垫,也没有试探,来得虽突然,却好像是两人早已交换心意,心照不宣一般,默契得令人心惊。

两人哭着笑着,拥着吻着,在机场大庭广众之下却意外地没有引来任何一束多余的目光——因为其他的人也都同样在忙着,哭着笑着,拥着吻着。他们就好像任何一对普通的情侣或者家人,在经历了久别重逢和劫后余生之后,无法控制地要表达自己的珍惜和爱意,每一秒都想要把对方紧紧融进自己的余生里。

两人都没有说出剖白的情话,但情意昭然若揭。就在相见的那一刻,眼睛里面映出来的星光就诉说尽了所有的情意。





靳东下午和剧组请了假,说是要去机场接一个朋友,然后办一件重要的事儿。

春风满面地来到机场,定好晚餐的位子,却迟迟等不来他的旅人。按说误点了也应当有个通知什么的,靳东心里七十八下地忐忑着,最终是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找人问情况。

从下午等到晚上,从晚上等到夜深,身边的人有的站不住就找地方坐下接着等,有的因为着急而到处询问,却都无果。他也希望自己是那些人当中的一个,暂且相信着误点的说法,安慰自己再等等,再等等,也许下一秒就能等到他的心上人回来,可以把他拥进怀里,坦白告诉他自己的心意,问他是不是也将自己放在心上,是不是愿意与他试一试。

可他等来的消息却让他心里一下子像海啸地震龙卷风一块儿袭来的世界末日,好像天塌了,好像光灭了。

发动机故障加上通讯被切断,朋友问他是谁在飞机上,他喉咙堵得苦涩,说不出话来。与绝望只有一线之隔。

根据统计学观点,飞机失事的可能性极低,其概率和带来的伤亡都远远低于车祸。可谁也不知道那概率究竟是多少,碰不上可能是千万亿万分之一,碰上了就是100%。朋友说,也不是没有回来的可能,他们正在全力搜索和联系,一有消息就会告诉他,但是为了不过早造成群众的情绪失控,失联的消息暂时还是要保密。




靳东挂了电话,觉得脑子木木的,一时间觉不出来害怕和心痛,只是难以相信。那么好的胡歌,经历了一次那么严重的车祸都幸运地活了下来,应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啊,怎么可能会遇上这样的事情呢?怎么偏偏会这样?

他还没有告诉胡歌自己的想法呢,他也想听胡歌对他的感觉,想知道他的答案。如果不是此刻,也还有长长的半生足够他们去相处,哪怕做不了朋友,哪怕只是以朋友的身份守候也好。

如果胡歌能回来,他愿意什么都不要,拿自己的所有去换。靳东胡乱地想了好多,他可以不当演员了,不要事业了,就想看着胡歌好好地,快乐地活着,成家立业,娶妻生子,他什么也不奢求了,唯独盼望那个人平安回来。

只要他能平安回来。

这样的想法窜出来得很快,不受理智的束缚,把靳东吓了一跳。但他知道这不是冲动,不是昏了头,而是自己不曾发现的真实。不知不觉间,用情已经很深,深到无法承受失去。




于是他吻下去的时候温柔又坚定。于是他把他困在自己怀里,搂得紧紧的。

“哥。”胡歌眨着亮晶晶的眼睛,颤抖着叫他,手指找到他哥的,紧紧握在一起。

他哥哑着嗓子问他刚才怕不怕,爱怜地摸他脑后柔顺的头发。

胡歌说怕,怕的要死。“不是怕死,而是怕死了就见不到你了。”他把额头抵着靳东的,在他嘴边轻轻叹息着说,听得叫靳东心疼得要命。“哥,我还没有告诉你我对你有不纯洁的想法呢。”

靳东被他这猝不及防的一句告白给逗笑了。这一句话说不说的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他知道了,他也感受到了。而他也是一样的。

他重新捧住小孩儿的脑袋,疼惜地吻他,这次吻得温柔又充满了欲望,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你哥也一样。”




THE END

后来过了挺久,胡歌还惦记着靳东那一句偷懒没有讲出来的告白。

“哥你是不是耍赖,我都讲了,你就偏不说!”胡歌这时正和他两人盘踞在长沙发的两头,他手里撸着猫,长腿伸过去,把脚塞在靳东怀里。

“就你那也算?我可不认啊。”靳东低头摆弄着手机,这天是小雪,他刚刚发完微博,配图的那张照片还是去年聚会时候胡歌拍的。正看到一条胡歌代言的广告,“我可以为你摘颗星吗”,靳东嗤笑一声,抓着胡歌的脚把他拽过来看。

“你瞧瞧你,拍个广告不知道说多少肉麻情话出去,当初那一句轻描淡写你就当打发我了?”

胡歌顶着一头翘向七八个方向的毛蠕动着凑到靳东怀里看手机屏幕,“我能为你摘颗星吗,呵呵呵,这谁写的文案?”看完又扬起头来盯着他反驳。

“那我当初不是还把整条银河的星星都送你了吗,你不记得啦?这么大人了,怎么这么小气,匀一颗出去给拍个广告,拍完还给你还不行吗?”

靳东笑着看他,觉得实在是忍不住想好好亲亲他形状美好的嘴唇,可是他忍住了。因为胡歌的其他的部分也都形状美好,口感美好,味道美好,他一会儿有的是时间一寸一寸亲过来。

靳东用眼神扒光了胡歌,充满爱意和暗示地盯着他,最后哼了一声说不行。

胡歌伏在靳东的胸膛上,身体的其他部分也都跟他紧紧地贴在一起,只有脑袋扬起来,郑重的看着他,清了清嗓子,正式地说:

“靳先生,我能为你摘颗星吗?我胡歌,一生只为你一个人摘星星。”

靳东把他拉过来奖励他一个湿漉漉的亲吻。胡歌说这下总算行了吧,够诚意吧。这才反应过来,本来索要表白和情话的那个人应该是自己才对。

诚然,靳东比起来胡歌,从来都是很少说情话的,即使是演戏,演的角色也很少是胡歌擅长的那种多情浪漫派小公子。从他嘴里听到一句爱意满满的表白实在是难得,所以才让胡歌不甘心地惦记了许久。

胡歌还没来得及撑起身子来向他哥表达自己被套路的不满,他哥就用一句话把他定在了原地,像天打雷劈,全身过电了一般无法动弹。







他哥说:“我也爱你。”



————————————————————

摸鱼快摸到精尽人亡了

献上我的爱,比❤

这下是真的end啦

往后还有梗就搁番外里吧

欢迎各位大宝贝儿们留言给我

点梗也欢迎,啥cp都行,邪教更欢迎

(恍惚发现要200粉儿了还是挺高兴的)

红心蓝手评论区勾搭我,相信你们都不会吝啬的嘿嘿嘿(挤眉弄眼)

评论(2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