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三天两夜的星⭐[东歌][番外5+1]

三天两夜的星⭐番外5+1

五次靳东用不同的方法叫胡歌起床
+
一次他失败了和胡歌一起赖床

1. 

靳东早上走得时候还早,看陷在枕头里的那位睡得香甜,微张着嘴,模样乖巧,看起来比往常要显得年轻许多。他没舍得叫他,只忍不住摸摸他柔顺的头发,听他发出一声可爱的咕哝,便满足地悄声出门。

等到坐在化妆间里任人摆布地在脸上涂抹,已经是俩小时以后了,也不知道家里那位醒了没。

昨晚上从车站把他的小朋友接回家,然后两人盆盆碗碗叮咣作响地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做出两碗面来,最后放到坨了才想起来吃。

一整个晚上过得荒唐又淫(噫)乱,最后两个人并排躺在床上摸着肚皮哼哼,胃袋里半空着,另一方面却是餍足。

划开微信发过去,先是一条吃了没,后是一条起了没。几分钟没见回复,靳东直接拨电话过去叫懒虫起床。

“嗷呜——”

胡歌眯着眼睛看到来电显示,通了就嗷呜的一声,对他哥撒娇起来宛如自己家的猫主子一般娴熟。

“还没起?”

胡歌从喉咙里嘿嘿笑出两声来,无意识地撩拨着他哥的耳朵。

“睡够了就起来吧,早饭给你买好了,凉了就热热。别吃零食,中午来找我,带你出去吃。”

胡歌哼哼唧唧地答应着,在话筒里对他哥说mua知道啦马上就起您憋唠叨啦我记住啦,又说我下午来探班好不好呀给大伙儿带点螃蟹小龙虾订个馆子喝两口。

等到靳东挂了电话还没收住那种有如春风拂面的笑意,一大早起得神清气爽,看得哈欠连连的化妆师直嫉妒,心说东哥怎么这么开心,褶子里都含着蜜。

2.   

俩人刚开始同居的时候,是靳东在北京拍戏,胡歌一偷到闲就跑来被他金屋藏娇。

有一个晚上他们靠在一起看电视,不知道话题是怎么说到这儿的,忽然胡歌说靳老师,我当初追您的时候,天天晚上都给您打电话哄您睡觉。

靳老师反应很快,接得也快,说我现在不也天天晚上哄您睡觉吗。

说罢两个人黏黏糊糊地注视着对方笑,不可谓不冒傻气。眼角弥漫着幸福满足的褶子,加起来快八十岁的两个人都因为一点也不好笑的笑话笑得像傻小子一样。

胡歌在靳东肩膀窝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把头枕在里面,说可惜一早醒来总是见不到你,觉得自己就像被拔吊无情始乱终弃了一样。

“嘿,你小子!”靳东一个栗枣敲在胡歌脑袋上,胡歌被他手揽着肩膀,没躲开收了八分力气的“爱意体现”,哎呦一声叫着,又窝在他哥怀里咯咯的乐起来。

“哥,我想每天晚上闭上眼睛以前看到的最后一个人是你,也想早上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也是你。”

胡歌把自己的脑袋降落在靳东的大腿上,整个人懒散地躺进他的怀里,眼睛向上翻,盯着靳老师的。

靳东被他盯得心里软成一团棉花糖,嘴上想要骂他越来越会甜言蜜语油嘴滑舌都没忍心说出来,怕破坏了现下的气氛。

他说:好。

靳先生纡尊降贵地弯下他的老腰,以一个极为高难的姿势伏下来捧着胡歌的脑袋,亲他抹了蜜的嘴。

虽然不是很爱在口头上腻歪,但是靳老师耳根子软啊。

胡歌得意的心想,他哥还真是特别吃这一套啊。

结果第二天早上靳东起床的时候就口头袭击了他,把他亲得痒得不行,躲还躲不掉,连着被子被靳东搂在怀里。

其实靳东从他眼睫毛开始亲的时候,胡歌就模模糊糊有了意识:大哥了这才几点啊!

在靳老师娴熟的唇舌攻势之下,胡歌硬是挺住了没睁眼,装睡装得特别不走心,哼哼唧唧得扭着身子,直到耳垂被含住,细细密密地又亲又咬又吮,滋滋地响在耳边。别说胡歌这时候脸红的跟熟透了似的没法心平气和地合眼装睡,忍住不呻吟出声和忽略身下的反应都难如上青天啊。

“哥啊哥,亲哥!靳哥哥饶命!”

靳东用无数个亲亲给了胡歌一个神清气爽,精疲力竭又餍足的早上,完美治好了懒虫的起床气。

“也不知道是谁求我每天叫起床的,哼~”

3. 

当然,也有不那么套路的清新脱俗的方式。

难得碰上一个休息日,靳东起早就去买了食材准备煲汤。在厨房里折腾了两个点儿,砂锅里飘出了诱人的香气。

于是还没等到靳东去叫懒虫起床,馋猫儿就光着脚眯着眼,跟随着香味儿飘到了厨房。

胡歌身上还穿着软乎乎毛茸茸的睡衣,从靳东的背后探头往锅里看,左嗅嗅,右望望,确定了中午有排骨汤喝以后就满意地从后面搂着靳东不撒手了。

他的脑袋靠在靳东的蝴蝶骨上,胸前还有从被窝里带出来的温暖,烘得靳东全身也暖洋洋的。

“哥你真贤惠!”

胡歌咕咕囔囔地在靳东背后说,跟随着他的脚步在厨房小范围地挪动,看着靳东煎了俩溏心的蛋,期间一直都搂得紧紧地。

“你可真是长大了,你说说你,平时怎么叫都不起,今天闻见香味了都不用叫。”

“那是因为和你在一起我省心啊,有靳哥哥照顾着,我就可以放心任性越活越回去了。”

“你这张嘴啊——”

胡歌亲上来说:

“甜吧?”

4.

快到圣诞节的时候,两个人都把时间腾出来,他们去挪威看星星。

下榻的旅店楼下是个小酒馆,平时都是当地人常来喝两口照顾街坊生意。这一晚他俩溜达着回了旅馆都觉得走得太久有点饿,索性就去下面坐坐,吃点夜宵,也浸入式地体察一下当地民情,当做艺术采风了。

一开始有好看的留学生女孩儿对着胡歌放电靳东还没注意,直到他埋头吃完盘子里的点心就看见胡歌已经端着绿得像极光似的鸡尾酒,跑去跟女孩子们眉飞色舞地聊天了。

“前方战报,今晚三点半左右,有流星雨诶!也是巧了,这儿就是最佳观测地点。”胡歌回来挤着眼睛向他哥邀功。

“不愧是国际胡,什么都听得懂啊。”靳东没看他,也向那边金发碧眼咯咯笑着的女孩子们举杯示意。

“那是,我还是走到哪儿都魅力不减的万人迷呢!”

靳东看他一眼,胡歌立马就懂了所有他没说出口的醋意。

“嘿嘿嘿,也不知道是谁的男朋友这么优秀啊?”

靳东定好三点半的闹钟准备睡下的时候都过了零点了。胡歌披着浴袍热气腾腾从浴室晃悠出来,白净的肌肤被热气熏得泛起粉红,脖子上用夸张的粉红色丝带系了个大大的蝴蝶结。

“怎么个意思?”

胡歌掀起浴袍长腿一迈翻身上了床,按着靳东径直往他腰上骑。

“圣诞礼物啊!”

靳东作势往后躲,可是手却诚实地放上胡歌光裸结实的大腿,顺着他的肌肉线条往后摸。胡先生不老实,屁股后面还塞了个毛球塞子。靳东摸到他的尾巴的时候,眼神一下子幽暗了许多,散发出猎食者的危险气场,一抹邪笑烧上了他的嘴角。

“哎呀,你有心了。”大手在臀瓣上揉揉捏捏又拍了几下,直逗得胡歌耸动着身体在他身上磨蹭,“可我忘记准备礼物给你了呀。”

胡歌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用气声悄悄地说了句话,呼吸滚烫地顺着靳东的耳廓淌进去,一句话咬得又酥又麻,又骚又痒。下一秒胡歌就被靳东狠狠地箍在怀里掉了个个儿,按在床垫里好好疼爱了一番。

折腾了好几轮,两个人意外地都很恋战,直到忘了时间,快三点了两个人才黏黏糊糊搂着眯了一觉。醒来自然早就错过了那传说中的不知道什么星座的八十年一遇的流星雨。

靳东大概在四五点醒过来,看着怀里熟睡的人,眼睫毛像羽扇,颤颤的,睡着的时候嘴唇有一点微微的撅起,嘟嘟的。真可爱呀。

哎呀,也不看看是谁的男朋友。就是这么好看,这么迷人,这么可爱。

靳东看着怀里的睡颜莫名乐了起来,胸腔里低沉滚动的震动让浅眠的胡歌皱皱鼻子,醒了过来。

“哥!你看你看,是极光!你看那里!”

错过了流星雨,却碰巧遇见了极光。幸运总是眷顾他的,靳东想,让自己在最好的年纪遇上了最可爱的人,刚好可以好好地珍惜他,把余生交给他。


5. 

过年的时候两人不得不分开一段时间。这是他们正式在一起以后过得第一个年,也是第一次长时间分开不见面。

靳东那边家里人多,亲戚朋友过年总是要好好聚一聚,一聚起来就是一大屋子人,忙得乌烟瘴气。

胡歌那边倒是稍微好一点,没什么兄弟姐妹,只需要面对爸妈和不多的几个亲戚,只不过岁数到了,又素来孝顺听话,免不了又要被提起催婚。靳东体恤他回家压力大,不愿意给他添麻烦,从不主动给他打电话,只在微信上抽时间聊两句。

想起来去年春晚的时候,在电视上见到胡歌,靳东还想着给他拨了个电话拜年。到了真的在一起以后,反倒不敢随意打电话了,生怕一个不小心给暴露了。

可是分开了也有好些天,实在是想念,借着初一拜年的机会,大老早靳东就给胡歌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接通了那边不出声,靳东以为是胡歌还没睡醒,带着笑意问他起了没。

“噢,你是小靳吧?”听到电话那边是胡妈妈的声音,吓得靳东差点没拿住手机。

“啊,阿姨好……阿姨好!我是靳东,我是胡歌的、朋友、啊对,朋友。”靳东握着电话的手心都有些潮,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道说些什么。“噢阿姨,过年好啊,过年好……”

“噢我知道你的呀,我好早就看过你演的电视剧,恐怕比胡歌认识你还要早一点呢。那个……靳东呀,”那边声音略一停顿,好像有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隔了几秒又响起,“有时间来家里坐坐好不啦,我和他爸都想见见你呢。”

听到这话,靳东的惊吓更胜,愣愣地竟不知怎么接话。“阿……阿姨,我……”

“你不必说了,阿姨都知道的。唉,胡歌这孩子,从小一个人长大的,脾气秉性都很刁,往后,你要好好对他,也替我和他爸管住他。我们没有别的期望,只要他过得好,他能幸福,他认定的人,我们都不挑。无论是男人女人,还是靳东靳西,我们相信歌歌自己的选择,你懂的伐?但是我们也有要求的,那就是你必须,必须要好好对他,感情的事不能胡闹的,你要对他对你们两个都负责任,你答应吗?”

靳东握着电话愣在原地,好像被雷击中一样动弹不了,也发不出声音。但所幸他的理智还没有被雷劈掉线,他还是听得出来这是一道好雷的:突然却惊喜,来自岳母大人的认可。

胡歌从后面搂住他妈妈,把头靠在听筒边上轻轻地说:“哥,你听到啦?咱妈叫你好好对我,惯着我,宠着我,不许欺负我,不许让我伤心难过,要让我快乐,要给我幸福,你答应不答应?”


6. 

六点的闹钟响起来,被靳东伸长了胳膊毫不犹豫地按掉。

胡歌的铃声是靳东给他的大懒虫专门录的,全世界仅此一份。但这种铃声吧,当事人每次自己听到都会深感羞耻,难以直视,遂急忙按掉,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不像睡眠习惯差的胡歌,靳东一向作息规律,如老干部一般早睡早起,醒了也不爱赖床。但自从跟胡歌在一起了以后,他也渐渐染上了一些黏黏糊糊拖泥带水的坏习惯。

就比如,胡歌晚上特别精神,尤其到了半夜,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一样,舔着嘴唇一脸天真无辜地望着靳东,总把他望得没有一点儿脾气,他要什么他都给。

其次就是,这人睡觉姿势不好,特别粘人,特别,粘人。有必要重复一遍,是因为每次靳东醒来的时候,不是胳膊被缠住,就是下面四条毛腿缠得难分难舍,想要脱离出去就如沼泽脱困一般。

但是没办法呀,这真的是甜蜜的烦恼。靳东不忍心把他推到一边去,更不忍心把他踹下床,一开始任由他把大腿搭在自己肚子上,抱住自己胳膊睡,后来干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胡歌一缠上来,他就反过来抱住他,从身后把他牢牢地搂住,困在怀里,蹭着他的耳朵。

再比如,胡歌这人越是早上睡得越香。香得特别有感染力,特别可爱的那种。让人能看一年的那种,让人舍不得叫醒的那种。靳东每次看着他睡觉,都觉得这人睡着了的时候简直就是天使——不是说睁了眼就是恶魔,而是醒着的胡歌实在是个太多动的天使了。

靳东搂着胡歌醒来,按掉闹钟以后略一思索,表示放弃抵抗。早起什么的,如非必要,那就算啦吧。

靳东深感陷入温柔乡的自己意志力越来越薄弱,原则越来越模糊,底线越来越退后,坏习惯越来越多。可是他又想到放纵的感觉多好啊,春宵一刻值千金啊。他吻了吻怀里的小天使耳后的头发,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在心底大声的宣布:起什么起,不起啦!


————————————————

end啦❤笔芯给大家

很多内容都是我编的,幼稚又肉麻

不要深究嘿嘿嘿

以及用尽一生一世来把东歌供养

真的总能有糖吃,终生无法毕业

爱你萌❤

评论(2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