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胡八一x梅长苏 4

胡八一x梅长苏   *4

段子4

醒来的时候差不多快要中午了,胡八一的一颗大脑袋就安稳地搁在梅长苏的腿上,而梅长苏带着笑看着他。

“你你你你,我我我我,对不起啊我睡着了……”胡八一挠挠脑袋赶紧爬起来,别别扭扭睡了半宿腿麻得厉害,还没站稳当脚下一滑又歪在沙发上,不偏不倚就砸进了梅长苏的怀里,两人鼻尖碰了个结结实实。

“哎呦喂,我的祖宗!”胡八一捂着鼻子疼得直哼哼。

梅长苏倒是意外地淡定:“可不好这么叫,我猜你可能是蔺晨的后代。”他把胡八一扭过来,让他仰着头好检查是不是撞坏了,手指凉凉柔柔地爬上胡八一的脸颊和下巴。

“不知道蔺晨在我之后,是不是有了别人,可有留下一儿半女的……”

胡八一听他这么讲,心里面也能一两分地体会到那种不是滋味,赶紧岔开来说你俩那辈子算一家,就算叫你祖宗我也不亏。

他也没细想怎么话赶话儿地论到这儿了,顺着就说祖宗您今天想吃点嘛,我上街去给您买。

梅长苏收回手笑了笑说,喜欢昨天喝的那个。

好嘛,这家伙被呛了一回倒还喝出好来了,惦记上北冰洋了。

橘子味的气泡绽开在嘴里的滋味很奇妙,感觉舌头上面爆炸出了好多小伤口,偏偏又很甜蜜,很有种生机勃勃的感觉。就好像他从沉眠中醒来,遇见胡八一,就好像是格外甜蜜鲜活又刺激的,一个幻觉一场梦。

胡八一盘腿坐在地上接着翻书,看到什么奇闻异事都挺好奇地多看两眼,不知不觉就沉浸进去看了半天。

“你找什么呢?”梅长苏突然出现在他身后,冷不防地问,把胡八一吓一大跳。

“找答案。”胡八一一边翻古籍一边给梅长苏示意,“你看这里,它记载了墓葬与山形地势的关系,一旦这形势反转,上吉之壤也可能会变成大凶之穴,僵尸就会……”

胡八一截住话头,看梅长苏靠得很近听得入神,握着个汽水瓶子,嘴唇上面还留着浅浅的橘黄色水印。

“这和答案有什么关系?”

橘子味的气息喷在胡八一耳边,他忽然觉得今年夏天这股潮热来得特别突然,还没到立夏居然就能热得他手心一片儿潮湿。

“没、没什么关系……”胡八一不着痕迹地往后缩了缩,给梅长苏腾了个地儿,让他贴着坐下。“就是觉得挺奇怪,想研究研究,对,研究……”

“研究出来以后呢?找个方法,把我送回去,埋起来?”

胡八一被他这么一问,塞得说不出话来。本来他想的确实是这样:您压根儿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不想老老实实躺回去入土为安吗?

梅长苏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也不再看他,随手捡起地上一本书来翻看,“我从前在琅琊阁收藏的古籍当中看到过一种说法,生前作恶太多,欠下孽债的人,灵魂会入无间地狱,堕入无解的轮回当中,永远不得安息。”

“我手上沾了多少鲜血,我是有数的。半生靠阴谋诡计算计人心,也算不得问心无愧。为了我一家翻案,倒是有意无意另更多的人卷入了朝堂纷争的漩涡当中,如今想来,哪怕是景琰霓凰都是要怨我的。”

“加之我身上中的火寒之毒,和乌金丸之毒,皆乃天下奇毒,至死未解。我也不知道我死后,蔺晨又对我的尸身做了什么,只记得弥留之际他许诺要我等他。”

“只是沉睡千年,都没等到他,却等来你。”

胡八一叫他说得心里酸楚苦涩,一抬头就看见他寂寞苍凉的侧脸,忽然觉得自己要是真把他送回墓里去也实在是太狠心了。

他昨晚虽说听故事听得云里雾里,但关键信息可是一点没落——至少蔺晨和梅长苏的那些过往他可是搞明白了。他自认不是什么无私奉献乐于助人的五好青年,但他也知道自己从小心肠软,他知晓蔺晨在梅长苏心中的位置,也能理解他的存在之于梅长苏在这个世界的意义,故事从来都不是白听的,他如今万万做不到弃梅长苏于不顾。

想到这里,他便看不得这人一脸苦涩的倒霉样,抓着他的手就保证:你放心,我不会抛弃你的。

梅长苏看着他傻乎乎突然正经的样子,忍俊不禁地噗嗤一声笑出来。

“胡八一。”

“嗯?”

“我有点想亲你。”

要说梅宗主跟蔺少阁主厮混了那么久,怎么也会学到点东西,那就是厚脸皮。蔺晨说今朝有酒今朝醉,蔺晨说有花堪折直须折。从前都是蔺晨说蔺晨说,蔺晨走过千山万水去寻他去见他去哄他去缠他,他却最终负了他。再遇见那人,他只愿搭上自己的余生,去亲口告诉他他的情意,去吻他抱他留他。若遇见是上天的旨意,轮回的注定,那还要犹豫什么,多好,如今他没有家国血仇,只有他。

胡八一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个透,但并没有惊慌或者拒绝,他定定的望着梅长苏的眼睛里,像是怕梅长苏只是在说笑话似的,他很郑重地思考了一下,然后坚定地点了下头说“嗯”。



橘子味的吻。

夏天来了,胡八一没出息地湿了手心,脸红到耳朵尖和脖子根,一直顺着他穿泄了的跨栏背心儿红到前胸。那里一颗心跳得,啧,小鹿乱撞。

评论(20)

热度(105)

  1. 草莓芝士🍓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