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胡八一x梅长苏 ♡7

胡八一x梅长苏

7

“一如繁花散落
一如泪满星河
一路悲欢苦乐
千言万语略过
什么都不必说
记得这里有我
一如平湖水破
一如岁月蹉跎
一路聚散离合
千言万语略过
什么都不必说...
亲爱的..”

梅长苏坐在平房顶儿上拿收音机放着歌儿,一开始听还觉得这歌词来来回回念念叨叨,就像念经一样磨叽,听久了倒是品出点滋味来了,那点克制的惆怅,藏不住的思念,故作的潇洒,还有腻歪的深情,听着听着就洗了脑一样,不经意地跟着哼哼。

什么都不必说。情深至此,倒是真的什么都不必说。和那“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还有那“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都有点相似之处。

梅长苏斜斜歪在屋顶,枕着夏夜晚风,正沉浸在这腻腻歪歪的惆怅小曲儿中,冷不防被下面胡八一一声嚎给惊醒。

“亲爱的!下来吃西瓜!”

胡八一穿着个能从袖口看到肚脐眼儿的破跨栏儿背心儿,蹲在井边儿冲他喊。

刚刚从清冽的井水里拔得冰凉的大西瓜,沙甜爽脆,胡八一蹲那儿笑得见牙不见眼,在一簇皎洁月光里,就像大西瓜一样甜,梅长苏还没尝就知道。

跟从前缠绵病榻那个梅长苏不太一样,如今他好似脱胎换骨一般,褪去一身病骨,精神头儿堪比当初让人头疼的捣蛋精林殊。他夏天里嗜冰嗜甜,生冷不忌,北冰洋一箱接一箱买,冰糕冰棍儿甚至冰糖葫芦,见到就缠磨着胡八一买。偶尔胡八一叫他陪着喝杯热茶,他就坏心眼地往胡八一怀里泼。

后来胡八一也就顺着他,冰西瓜冰樱桃冰桑葚不断顿儿,反正夏天也就这点消遣,他总能换着样儿的把梅长苏喂得嘴唇水灵灵一片嫣红。

“今儿买的这个肯定甜,拍着是熟透了的脆响儿,要是不甜我就去找西门口儿那梁老头儿去——哎咱家飞流呢?”

飞流是他前几天从胡同口儿捡的一只小奶狗,胖乎乎一个小肉墩儿,刚捡回来的时候摇摇晃晃立不稳当,嘴边一圈儿奶毛儿,眼睛倒是又大又黑又亮。

胡八一说起名叫胖子。梅长苏搡他,说你等着挨揍吧,给起名叫飞流。

胡八一平时顺着梅长苏叫它飞流,有时候偷着喊儿子,有时候点着它叫小胖墩儿。

平常飞流爱往外跑,不长的小肉腿儿使劲倒,梅长苏总担心它受欺负,一到傍晚就出去拎它回家。这会儿不知道为啥天黑了也不见它。

“亲爱的,你看见飞流没啊?”胡八一见梅长苏不搭话儿,拎着切好的西瓜顺着梯子边
往上爬边问。

“怀里呢。”梅长苏伸伸腿,给胡八一让块地方,懒懒地答。飞流窝在他怀里瞪着大眼睛瞧着胡八一过来。

“嘿你大爷的,把我儿子绑架到这儿来也不跟我说一声,它是狗,不是猫,摔着怎么办?”

“你儿子聪明着呢,是吧飞流?”梅长苏接过西瓜,啃了一口清甜,拿膝盖顶顶胡八一,就顺着胡八一的肩膀倚过去。

“你没骨头是怎么着啊?”胡八一嘴上那么说,一手揣起飞流往怀里搂,一手揽着梅长苏,让他靠的舒服点。飞流是个小没良心的,明明是胡八一捡的,倒是跟着梅长苏亲。

梅长苏三两下啃完了两块大西瓜,又冰又甜,爽得他直打嗝儿,手背抹抹嘴就往胡八一的大背心上蹭。蹭完手背不过瘾,又把手心扣在胡八一胸前揉捏。

“嘿,嘿,干嘛呢你!让你蹭西瓜汤儿就不错了,别在这儿动手动脚啊,还当着飞流呢!”胡八一嘴上不吃亏,偏偏碰上梅长苏这不占便宜就是吃亏的主儿,反正每次他说了梅长苏也不听,最后都会演变成不要脸比赛。

梅长苏手指拧住胡八一的乳tou掐了一把,刚要张嘴回他就被胡八一拽着堵上了嘴。

月亮照得房顶亮堂堂的,小飞流从胡八一怀里挣出来,绕着缠一块儿的俩人溜达了两圈,最后秉持着非礼勿视的原则卧在收音机旁边舔西瓜皮。



胡八一趴在边上睡得直打呼噜,收音机里播了一圈又播回来那首磨磨叽叽的什么都不必说。梅长苏本来在飞流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飞流呆烦了跑到别处去,他就在胡八一后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

拍着拍着他就看见披头散发穿长袍戴耳扣的胡八一忽然走到他面前,歪坐在他面前。笑意倒是一点没变。

太久了,真是过去太久太久了,他看着蔺晨一下子出现,只剩下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了。

他刚要开口,蔺晨抬手示意他不必,刚好歌里唱着什么都不必说亲爱的,梅长苏一愣,倒是噙着眼泪笑出来,泪珠儿滚下来砸在了胡八一背上。

“你个混蛋,这时候知道回来了?”

“你个傻瓜,我不是一直在吗?”蔺晨拿扇子怼了怼梅长苏怀里熟睡的胡八一。“就是让你等太久了亲爱的。”

蔺晨苦笑着抖开扇子,又合上,眼神深深地望着梅长苏,声音低低地向他倾诉。

“当初我爹把你从梅岭救回去的时候,就是生把你从生死簿上揪出来了,到你三月之限那会儿,恐怕阴间管事儿的都把你忘了。你肉身不死,我就把你魂魄封存在原地,让你等我死后过去找你。

可后来我插手你生死的事被发现了,我就跟阴间管事儿的那大爷打了个赌,他抹去我记忆放我去轮回,我要是转世了还能找得到你,和你相爱,他就答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咱俩的事儿了,要不然,咱俩可就生死都见不着了……”

“蔺晨……”梅长苏很想去勾蔺晨的手,拉他过来好好看一看摸一摸,可手伸出去只触到了空气。

“就是没想到,让你一等就等了这么久。幸运的是,几千年过去,我还是找到了你,你还是等到了我。”

蔺晨的衣衫是月亮的颜色,青白透明,被晚风吹得丝丝缕缕一点点消散。他的笑容好看得像皎白月光,青丝被撩起潇洒的弧度。

他说什么都不必说,长苏。他化作一阵清风吻过梅长苏的嘴唇,然后梦就醒来了。


梅长苏在胡八一怀里扭着脖子醒过来,身上衣服堪堪挂着,只是暂时还没掉下去而已。看样子自己昨晚是累着了,不管不顾就一脑袋扎他怀里睡着了。

胡八一嘴里还哼哼着“什么都不必说 亲爱的...”,见他醒了,低头一口响亮地亲在他脑门儿上。

“亲爱的,哭啥呢?”




END?







夹带私货严重

墙裂推荐奶球“什么都不必说”这首歌儿,虽然有些小惆怅,但是是真的hin深情,超越言语的深情。这段儿都是听着这首歌儿才写下来的。

评论(36)

热度(80)

  1. 草莓芝士🍓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