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甜蜜蜜蜜。

大侦探小江湖 3

大侦探小江湖3

大张伟这个人特别讨人喜欢,虽说嘴上没个把门儿的见天儿满嘴跑火车,可也是让人恨不起来,他一笑你就拿他没办法,上点岁数的都宠他,比他小的还都黏他,人缘好得压根儿不用自个儿做饭也饿不死。

这不,这已经是这礼拜第三回大天师带着小白去汪大爷家蹭饭了,这才礼拜二。

小白一开始还不乐意,走到一半忽然跟他说我不去了您自己吃好喝好吧,被大老师给拉住。

“这又是折腾什么花样儿啊,不就是汪大爷家那个小一博长得俊俏水灵,还喜欢追着我玩儿,您就不高兴啦?哟哟哟,这哪儿来的醋味儿啊,您没闻着吗?”

大天师一脑袋风流不羁杀马特,摇晃着还挺有那么点潇洒浪荡的感觉,映着春风,折一枝桃花,就往小白皱着的鼻子尖儿杵过去。

“您少编排我这个,我能是那种人吗?我是因为这个吗?”小白被他胡说八道一通差点气乐了,板着脸扭过头去,躲开了那枝不规矩的桃花。“咱这几天总去汪大爷家蹭饭,您好意思吗?”

“这有啥不好意思的,你大爷喜欢咱,招呼咱去吃饭,吃完饭顺便聊天下棋搓麻将,有钱难买人乐意。”

虽说大天师也有个兼职,在汪大爷开的天天茶馆儿搭个台子说书,对半分红生意还不错,可这每天跑人家家里蹭饭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那也不能可着人一家吃到底啊?”

大天师转转眼珠子,装作很苦恼地答话,说完却吃吃地笑了。

“这不还是因为您呀,人何中医给您介绍对象儿您一万个不乐意,咱哪儿还好意思再去他那儿吃啊,不就损失了一个饭桌吗?”

白敬亭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不知不觉就被他的没脸没皮流氓思维带跑偏了。

可这事儿说到底还不知道要怪谁呢。

白敬亭瞅着大张伟没防备,把他手里那枝花顺过来,粉嫩的花瓣颤巍巍要掉下来。“我一万个不乐意,您说是因为什么呢?”

那天风和日丽,春光明媚。小城里入了春,三月初就有吹面不寒杨柳风,连太阳都是暖洋洋的,许是他们在开着一束桃花的桥头站了太久,两个人的脸都被晒得有点红。

大天师在少年明亮的眼光中退了半步,脸上红红的,还映着树上的桃花桥下的流水,他小声咕哝着什么白敬亭也没听清,然后他就转过身径直朝前走过去。

“您小心汪大爷给您也介绍个对象,您就彻底没地儿蹭饭了。”白敬亭在身后含着笑意喊了一句,果然大天师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叫他。

“你混蛋吧,你不来那介绍对象我可就答应了!赶紧的!”

白敬亭知道他嘴上说说而已,还是笑着迎上去,小声在他耳边说那可不行,把那只耳朵吹得跟熟了一样红,顺便把那枝花偷偷别在大天师的杀马特发型上。

粉粉绿绿还挺配。颤巍巍的花瓣终于掉下来,轻飘飘落在大天师的颈子里,被搔得痒了的人伸手去摸,却抓住一把细长的手指。

手指的主人在后颈轻轻地一摸,就着靠得近又有身高优势,主动地揽上了大天师的肩。

“也不知道是谁刚才那么不乐意去蹭饭。”
“一顿不吃饿得慌。”
“醋吃多了也会饿?”
“光吃醋了可不饿?”
“您还想吃什么呀?”
“您给什么我吃什么。”

评论(1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