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大侦探小江湖8

大侦探小江湖8


8

蹭饭不成,也不能天天下馆子。

当然,这是在两个人把四海八荒,不是,四里八乡差不多所有的馆子都试一遍之后,小白心痛做下的决定

“咱再吃最后一次炫辣鸡腿儿汉堡吧成么?最后一次!”

“不行。”

“小白──小白白──亲爱的──”

大天师有的时候撒起娇来故意尖着嗓子说话,胳膊腿像没骨头似的往人身上缠,其目的不是靠萌态来博取同情,而是靠违和的媚态和发嗲来博取对方的恶心,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一招,闯荡江湖从无失手,不可谓不阴险。

但大天师自己个儿不知道的是,他之所以能屡屡得手,是真的有很多人被他可爱到。

白敬亭熟谙他这一套,一面做嫌弃状把他推开,一面心里偷笑:他不知道自己笑起来眼睛化成两条藏了蜜的沟,下面还挤出两只小坑洼,好看得让人舍不得拒绝。

“最后一次。”


其实大天师平常还是很乖的,毕竟吃人嘴短。小白成天搁家练厨艺。大天师就蹲一边儿等吃,顺便捣点小乱。

偶尔良心发现表示要帮个忙,小白说你把蒜剥了吧,然后那人就不见人影儿了,等下午再找着他的时候已经剥了二斤的蒜了。

“您剥那么多干嘛呀这是!蒜不要钱的呀!”

“我爱吃这个,您多搁点儿,回头弄熟了蒜是甜的。”

大天师笑着蹲在一地蒜皮儿旁边,白侠客举着锅铲系着围裙鼻尖上还沾了点不知道哪里蹭的酱汁儿,两个人在夕阳里沐浴着初见端倪的饭菜香味,被人间烟火的感觉包裹着。

还有回大天师进厨房帮忙,被新晋厨房小王子质问:“您会干什么呀?”

小白说您是不是都没进过厨房?

大天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找食儿的时候当然要进,但进的频率取决于厨房装修一回要花多久。

看来还是个实践派。

“我给您帮点儿什么忙?”

“我发带松了您帮我系下。”

大天师凑在白厨神身后往锅里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双细长白净的手把一把一把东西丢进锅里。

小白在灶前小幅度移动着,张伟也跟着后面晃,他不如小白高,踮着点儿脚尖伸长了脖子越过小白肩膀张望,怕站不稳还把两只手堪堪放在小白腰上扶着。

“我给您帮点儿什么忙?”

“给爷唱个曲儿吧。”

白厨神最近get了拉面技能,虽然还处于实验阶段,但看起来还是像模像样的了。他把拉好的面条下进锅里,拿勺子搅着锅里浓郁的汤。

唱小曲儿的那人把脑袋搁自个儿肩膀上,摇头晃脑还真来一段靡靡之音,一字一句飘进厨师耳朵里唱得他心猿意马。白敬亭这时候还想,怪不得古代有钱人能花大价钱听戏听曲儿,这听得骨头都酥了,要我也得散尽家财。

肩膀上那个大脑袋毫无自觉自己被想象成红颜祸水的磨人小妖精,唱完又问:“我给您帮点儿什么忙?”

小白舀了一勺鲜美的汤,吹凉了喂到那人嘴边。转过头的时候因为离得太近,嘴唇都快要蹭上他鼻尖。

张伟品完咂咂嘴,说小白你真棒,啊厉害厉害真厉害,粉嫩小舌头伸出来舔了半圈,喂食的人心里直响警铃:

夭寿啦,妖精开始磨人啦!

────────────────────

出于不知道的原因(贵撸说我有敏感词,对灯发誓没开车),7怎么也发不出来。

还好对接戏没什么影响,嗯,于是,有缘再发吧,当番外也行

评论(1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