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白搭腻歪@大侦探

大侦探小江湖之命运的巨轮


白船长今天很不对劲啊!交待时间线时频频走神,搜证收获稀微,别人分析案情时他眼神飘忽,自己的有些证词还解释得含混不清,总是顾左右而言他。这说明什么?很可疑啊小白!

大侦探今天终于当了一回侦探,虽说也不能算是真正的侦探吧,身份好几重,比谁都扑朔迷离,但他还是要对得起自己这一部分的侦探的身份,凭借敏锐的思维,严谨的逻辑,细致入微的观察,他已经锁定了目标。

大侦探首先把小白叫到审讯室里单独审问。

“船长白!”

小白好像被他这一嗓子吓一跳,捂着胸口说哎哟喂您要干嘛呀,吓死我了可。那双好看的眼睛躲闪了两下,就是不看侦探的眼睛,最后定格在张伟的领口。

“你看你就是心虚对不对,你没做你干什么吓一跳,你怕什么呀?你还不敢看我的眼睛,你就是心里有鬼!自己交待了吧!”

大侦探突突突怼了小白一脸,偏偏小白还真是心虚,不知道想什么辙来解释,一时哑口无言。这游戏没法玩了,不当凶手都提心吊胆的。他抬眼看看张伟的嘴角,很想现在就实施不轨,但鉴于当下这个审讯的场合,还是暂时压下。

大侦探本来就想诈他一下先,没想到还真把人唬住了,于是乘胜追击,趴桌子上凑过去,拿手扳过小白的下巴抬起他脸来,让他的眼睛看到小白的眼睛。


小白被他这出又吓一跳,赶紧四处张望一番,张伟也顺着他眼光看出去,审讯室外面那几个还在认真搜证,浮夸飙戏,还好还好。他回过头来继续狠狠地跟白敬亭对视,输什么不能输气势,看我坚定的眼神。

他们两个实在太熟了,再坚定的对视在他们两个人中间也能变得暧昧起来,尤其他们现在正是你有情我有意小灯一关哎我去那种状态,两人一对视就忍不住烧起来些少儿不宜的绮思,撑不了几秒就内涵地笑了。

“笑什么,严肃点,正审你呢!你说是不是你?”

白敬亭实在没法抑制自己嘴角漾开的笑意,这场景这对话,这姿势,这人的眼神,太可爱了。

他故意压低了声音,挑着眼眉问他,“你觉得呢?”

张伟的手指捻着白敬亭好看的下巴,笑着凑近了他。“不是你那你心虚什么啊,还不敢看我的眼睛。你现在又对我使用美人计是不是?”

“也不知道现在是谁用美人计审我呢。”白敬亭笑了一声,伸手拉着张伟松松垮垮的衬衫领子把他拽过来,压低了声音在张伟耳边说,“我不敢看你是因为──”

他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含住张伟的耳垂,舌头挑逗着,牙齿尖轻轻磨着,把张伟逼得颤颤地抓紧了他的手。

“你今天太性感了。”宛如叹息一般游进了耳朵。“你今天换了三个造型了,三个我都喜欢,最喜欢这个。白衬衫在你身上性感得要命。你今天全身上下都性感得要命。我忍不住想看你,想把你扒光,想用舌头舔你,用嘴唇亲吻你,就是不操你,你求我我也不,我要用嘴让你哭着叫着高潮。”

张伟被他的淫词浪语挑逗得起了反应,全身暖烘烘的血流四处乱窜,瞬间红了脸,手上哆哆嗦嗦地攥紧小白的,去跟他接吻,好堵住他这张要了命的嘴。

分开的时候就跟马德堡半球那引力似的,八匹马狂奔才拉得开。他俩气喘吁吁地推开对方,白敬亭收回已经钻进张伟白衬衫里的手,那里还记着张伟腰上软肉的美好触感。

“差差差差差不多得了啊……影响多多多不好,你还混不混了啊,反正我是不要脸了,您还要在小姑娘芳心里纵火呢……”张伟红着脸整理自己的衣服,还好这衬衫松松垮垮的,往他的爸爸瑞短裤里一塞什么都看不出来。

白敬亭打断面红耳赤的张伟,拉着他的手搁在自己胸口,“您已经把我一颗心都烧成灰了,您自己摸摸。”

“我我我可不摸,我才不摸,你臭流氓,不要脸。”


张伟抽开手,笑着躲开,不敢跟他大动作地闹,万一折腾起来让外面那些眼尖的“狗仔”拍到,可是要起哄好一阵子。虽说这帮朋友也都知道他俩的事──毕竟这眉来眼去太腻歪,想不注意到就得戳瞎自己──可这还真是头一回录节目的时候小白和他亲热,差点要擦枪走火了。

不行,还是很可疑。平常小白都挺会把握分寸的呀,除了眼神上嘴上占便宜,不会这么放肆的呀,难道是为了掩盖什么?

张伟都走到门口了,又觉得白船长今天真的很不对劲。怀疑的目光再次瞟到他占够了便宜瘫在椅子上的穿制服的恋人身上。

嚯,制服。

张伟咽了下口水。看来今天是不能放过这个机会了,录完节目他必须得把小白拖进来“好好聊聊”。

“怎么了?”白敬亭擦着嘴角问他。弯弯的眼睛闪着光。

张伟停顿一下,感觉和恋人亲吻的冲动又在咆哮了。啊不好不好,不能这样,工作时候不要沉迷美色,不能被他迷惑了,我可是个侦探啊。张伟这样告诉自己。

“没什么,就是告诉你一声,是你干的我也爱你。”

张伟说完颠儿颠儿地走了,留下小白一个人捂着脸偷笑。耳根儿泛出可疑的红晕。


────────────────

顺便提醒一下,大侦探小江湖7发不出去,在第八篇的评论里发链接啦,mua么么啪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