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大侦探小江湖9

大侦探小江湖9

9

大天师曾经红极一时,在身为大主唱的岁月里,走到哪儿都被人认出来,尖叫着要求签名握手合照。人红是非也多,名气傍身的副作用就是累和不开心。后来不是过气了好几回吗,终于能清静下来在家相夫教子,不对,在家招猫逗狗。

字面意义上的招猫逗狗。

黄花狸猫肥得能压塌炕,现在就卧在大天师的怀里打着盹儿。大天师坐在石墩儿上,背靠着后面那人让他给自己编小辫儿,一边还伸手跟脚边两月大的小奶狗逗。

小白手巧人聪明,学什么学的都快,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居家旅行必备贤妻,不对,徒弟。就连编小辫儿这种高级特殊技能,让他琢磨两天也能得心应手。

手指插在发丝当中按摩着头皮,很温柔,张伟此刻就像怀里那大懒虫一样,被摩挲舒服了就昏昏欲睡,靠着身后暖洋洋的热源放松的闭目养神,嘴里咕咕囔囔像说梦话一样念叨。

“你说这样的日子多好,风和日丽,天下太平,在自个儿家小院儿里,能睡懒觉能晒太阳,还有心爱爱爱哎──呀,不是……有个徒弟陪着,给做饭给按摩,陪吃陪聊还陪睡……小白,你你你说呢?”

白敬亭编完辫子把双手落在大天师的肩膀上,他笑着没吱声,一直听着张伟从昏昏欲睡不甚清醒的念叨说到差点咬了自己舌头,又赶紧悬崖勒马收回去,结结巴巴胡言乱语地找补,最后说完自己红着脸不敢睁眼看他。

这人吧,出了名的嘴碎和人来疯,干什么都不怯场,满嘴跑火车都不带脸红的。偏偏是说到真心话,脸皮薄的跟蒜皮儿似的,一逗就当真,跟受惊的小动物似的。完了掩饰得还特拙劣,说他演技五毛都是说多了。实在是傻得令人心碎,傻得令人想要保护他。

“大老师,”

小白好整以暇地开口然后又不吱声了,大张伟更紧张,眼看着分分钟要炸毛,绷紧了身子。怀里的肥猫可能感受到了,颤颤胡子醒了过来,回头冷淡又怨恨地瞪了绿毛天师一眼,狠狠在他怀里一蹬,窜了出去。

“哎哟喂小王八蛋,这肥屁股还真有劲儿可坐死我了──啊?小白,您要说啥?”

白敬亭叹了一口说:“我也爱您。”

“啊──敬爱的爱吧?嗨小白你这话说的,不敢当不敢当,我不过就是虚长你几岁,也没教你什么,叫我一声师父算是我占你便宜……”

白敬亭不听他胡说八道下去,开口打断他。

“不是,是我爱你的爱,爱情的爱,情爱的爱。”

张伟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烧了起来,他站起来摸摸头发跺跺脚,盯着地上爬过去的一队蚂蚁,就是不敢开头看小白的眼睛。可是他的手被小白握住了不放,他走不了。

“想和您牵着手的爱,想抱你亲你和你做爱的爱……”

“小白你别说了,别说了,我,我不能,哎哟喂……”

白敬亭虽然岁数不大,没有什么感情经验,但他心思深又细,加上他眼前这位又是个在亲近的人面前完全不会演的废物点心,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张伟的想法。

他紧张,他不敢承认,不敢接受,不敢面对。

但不是不想要。

这个人有着特别多的温柔,特别深的情意,他不言不语也能从眼睛里透露出端倪,可是你要他坦白交出来自己,他却犹豫了。

“小白啊,您怎么想不开呢?您看看我这人,我有哪点好啊?”张伟局促地拧着手指,眉心印着浅浅的皱纹,又苦恼又无奈,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搞得如临大敌一般。

“您喜欢我,图什么啊?你不知道我是杀手吗?”

─────────

TBC

本来打算跟10一块儿发出来的,但后面有点不满意,还想再改改~所以,很快啦,蟹蟹大家期待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