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喜欢[白搭]

喜欢[白搭]

照旧是大侦探au,感谢伟大的大侦探
瞎写,设定上为了开/车而那啥,别当真别生气
白老师x大徒弟
(第一期白x最后一期球儿)



镇上新来个先生,长得俊俏又有文化,戴一副圆圆的金丝眼镜,年轻的脸庞显得斯文可爱。因着在大户人家私塾里教小孩子念书,可讨得全镇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惦记来惦记去,每个月发生在大街上的碰瓷都多了起来。

对此有人曾采访过当事人白老师,他的回答是这样的:噢,是吗,那我可能没注意,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他总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可对着谁都端得稳稳当当,斯文有礼沉稳寡言,要不是一张好皮相总是能惹人青眼,差点要让人忘记他原来也是二十来岁的少年郎。

姑娘们的小心思他也不是全无察觉,只是郎心不在此罢了。

白老师哪里都好,好得像个完美的择偶标准,除了一点:逛戏园子。

哪有二十多岁年轻小伙子没事儿总去逛戏园子的,那儿说好听点儿是文艺爱好者的交流场所,说不好听的跟烟花巷没什么两样──无非是戏子有一技傍身,被人指得不舒坦了可以说卖艺不卖身。可谁不知道,那些有钱的老板,有权的guan老爷,镇子上的大户人家,都在戏园子里养着相好的。

当戏子的,也都是苦命的人,为了仨瓜俩枣只能从小学艺,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台下练断了腿都不见得有那么两回登台的机会。但凡演出了名儿的也没有多好的日子可以过,今天李老太爷过寿要请,明天又是军阀头子要听戏,歇下来也没安生日子。整个戏园看下来,就那些未练成的徒弟们还稍闲一些,除了练功唱戏就是跑堂打扫,日子充实有规律,但换言之就是没什么盼头,所以一个个都显得有点没精打采。

入了夜,大徒弟给班主倒完了洗脚水之后溜溜达达往后院儿里走,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叫师父听见了又要骂他不学好没正经。不过他不在意,他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在这儿当学徒的都臊眉搭眼,偏偏他整天乐乐呵呵像个小傻子,就因为喜庆这一条他讨人喜欢,才被班主留下养到了现在。

大徒弟不姓大,他也不是排行老大。他出生的时候起名儿叫张伟,可一个院儿里都有仨张伟了,后来搬走一个还剩俩,他脑袋大就叫大张伟了。再后来拜了师,就顺着叫大徒弟,可真够随意的。

后巷里没有灯烛,大张伟瞪大了他有点夜盲的眼睛仔细盯着路上的小水坑,生怕踩进去溅湿了他今天新换上的这身白袍。这可是为了见白老师专门换的。

突然一个黑影从边上闪出来,在张伟完全没反应过来的当口就把他拉进了旁边更黑的小胡同儿,从后面紧紧地搂着还捂住了嘴。

张伟心想完了完了,这是遇上劫道儿的了,要钱要色啊,要钱没有,要色……

“别叫,是我。”

白敬亭压低了嗓音把气吹在张伟的耳边。张伟心想,您真是喜欢制造惊喜啊。要钱是没有,要色那您可是来着了。

白老师放开了张伟,那人就在他怀里贴得近近地转了个身,蹭着他的胸膛贴上来。白敬亭比他高一点,略一低头就可以吻那人絮絮叨叨的嘴。

“说好了见面,我又不会放您鸽子,您至于埋伏在这儿搞偷袭吗,嗯?”






依然是不保证后续,没存货

有的地儿真的是很瞎,不要太当真(跪谢

评论(1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