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甜蜜蜜蜜。

喜欢[白搭]4

喜欢[白搭]4



小桥上吹着凉风唱了半宿小曲儿,张伟有点感冒,一早上都没精打采的。练完功正准备偷溜回房间补觉,一个不留神就被撒班主逮着了。撒班主揪着他领子问他脖子上的红印是怎么回事。

“你糊弄我是吧,这才几月份啊,我还穿着秋裤呢你就说是蚊子咬的,你咋不上天呢?”

“您穿秋裤是您特殊爱好,您愿意一年四季穿秋裤也没人拦着对不对,这怎么能怪得了我呢。”

撒班主被这歪理徒弟气得哑口无言,抬腿就要踹。大张伟别的不行,躲得倒快,几十年功夫不是白练,一阵风似的就撩到了院门口,想溜又不敢溜回头看班主脸色。

“你回来,我有话跟你说。”

得,还得灰溜溜蹭回来。

撒班主偏心眼子喜欢大徒弟这事儿谁都知道,全戏班子就数大张伟能嬉皮笑脸跟他耍贫嘴。这难得正色一回,指定是要谈正经事儿了。给脸不要脸,肯定出危险,大张伟收了打飘的眉飞色舞,闭上嘴藏起门牙,老老实实凑到跟前来。

“张伟呀……”教导主任一开口就知有没有,张伟敛了神色揣摩着这谈心一般的开场会引出什么话题。不过他心里跟明镜儿似的,早知道会有这一出儿了。“你来这戏班子也十来年了,你都快成个大人了,不能再成天瞎跑胡闹了知道吗?”

张伟刚要张嘴说我没,撒班主接着说下去,“你戏底子不错,也到了能上台的时候了。之前跟你商量,你说再练练,我知道你是爱唱小曲儿,不爱上台撑场子,可咱们这是正经戏班子,还是得靠这台戏撑着。”

“哎,我知道了……”张伟跟着班主晃悠着进了屋,找着茶壶一掂,巧了,还有水。他赶忙就给斟满一杯递上去。

“你别打岔,我还没说完呢你着什么急?”

“不就是准备登台唱戏吗,我练着,练着……”大张伟低眉顺眼奉上茶,点头如捣蒜地应着,撒班主接过喝了一口直接喷了出去,重重地把茶盏摔在桌上。

“你这是要气死我呀!”隔夜茶又苦又涩又冰凉,撒班主给气得吹胡子瞪眼,恨不能现在就卸了眼前这个就知道笑的小混蛋。要不是唱戏还指着他,哼!


撒班主深深运了几口气才平复下来,正了正神色:“我别的不多说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也管不了,就一条你记住了:你得收收心了,让你登台唱戏是捧你,别给脸不要脸先把自己名声给败光了。就这破玩意儿,”他扬手指指张伟脖子上的印子,“别再让我看见!”

张伟捂着脖子嗯嗯地答应着,心里想着地下情彻底沦为偷情了,这么刺激,我一定虚心接受,打死不改。






走出班主那院儿他还琢磨,撒可能是要开始捧他了。话说撒原本也不是唱戏的,是个半路出家,唱得也只是一般,之所以开得起来这戏园子还是因为他会识人。何二月是这镇上远近闻名的红角儿,当初就是撒班主一手捧起来的。这些年撒班主有心栽培他,不仅仅是因为他喜庆会讨人欢心,主要还是从小就相中他这副好嗓子。

大徒弟嗓子是真难得,从小亮到大,学得快唱得准,唯独他唱戏时候总有那么点不情不愿的敷衍意思,完成任务一般唱完就溜。是以二八年华就该给他唱的主角儿一直等着他。

如今他确实不太一样了,心里有着情,有惦念的人,连唱戏时候都神采飞扬。他想着那些情意缠绵的唱段,从前不知什么叫情什么叫爱,觉得戏里写的欲说还休、欲拒还迎都特别扯淡,那些无病呻吟的悲伤,还有莫名其妙的欢喜,简直神经病,可现在情爱领略了一二,他不光能体会小师妹口中的小鹿乱撞,甚至连那古代悲怆爱情故事都能琢磨出来味儿了。

想着对面是他的白老师,他就觉得欢喜也因他,悲哀也为他,如若能在一起,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也不能分开呀。

想着想着就开始傻乐,真是没救。

张伟一边摸着鼻子尖儿笑自己傻,一边推自己屋门。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屋里怎么突然冒出来个人,就有一双手领着他进屋关上门,又整个人贴上来,跟狗见着包子似的,黏黏糊糊亲过来。

“唉您可真是好有出息,溜门撬锁都学会了哈。”果然爱情让有的人傻,也让有的人开窍。“不满足深更半夜小树林儿了是不是,登堂入室你好大的胆子,被班主逮着得扒你两层皮。”

虽是这么说,可身体却是坦诚。胳膊从善如流地环上入室劫色那人的脖子,摘了他做作的眼镜,伸出舌头来亲得滋滋咂咂。

“做吗?”白敬亭微红着脸,眼睛闪着期待的光,头发被张伟幼稚地揉乱了,显得有点傻里傻气,但还是好看极了。

“做、吗?您把那吗字儿去了行不行,来都来了您就准备亲完撩完就跑吗?”

“还挺横啊,刚才是谁说我色胆包天来着?”白敬亭撩起来大张伟的白袍把微凉的手往里摸,把人摸得哎哟哎哟地哼唧。“昨儿欠那个债我今儿得加倍还上,要不您得念我一年。”

“念你一年、都算是、便宜你了,该念你一辈子……哈,啊舒服舒服舒服……”

“──是这儿吗──那你就念一辈子,我爱听……”







折腾到晌午,张伟说不做了不做了,他饿得在白敬亭肚子上直翻白眼儿。

“刚才可没少吃啊,我看着你都咽──”白敬亭还没说完就被张伟一脚踹到床下。张伟是真饿了,肚子直轰隆隆叫唤,白敬亭笑着逗张伟,张伟都没力气搭理他了,翻着小眼看他穿衣服。

那人一件一件穿起,看着像是在缓慢地脱衣一样诱人。穿完坐在桌前,饶有兴趣地摆弄那些瓶瓶罐罐和化妆用的笔。

“哎不如我给你画一个戏妆,你去厨房给我搞点儿吃的吧?这会儿过了饭点儿了,你就从从容容地去,准没问题。”

张伟披了件白得透明的里衣,透得出里面肌肤上还有粉红小花朵。他斜倚在床头冲他挤眼睛,白敬亭没法拒绝。





TBC

我絮叨一下,这张白老师上线太仓促,而且上来就开车,我对不起他。后面可能还会有副cp出场,但影响不大啦。

我居然日更,我也不知道我最近是在干什么,肾虚。想开车。

因为有亲爱的各位兄弟姐妹们愿意看,我也愿意跟各位唠嗑儿,就觉得写着挺有劲儿挺有使命感的,我尽量把故事写完整一点,对得起大家的厚望哈。技术有限,开心最重要。

mua啦各位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