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甜蜜蜜蜜。

梦经记3

梦经记←_←3

高中师生au

日子一天天过去,枝头新绿染上了碧色,春花烂漫夏花璀璨,蝉鸣佐着食之无味的小菜,高考倒计时三十天。生活像是按了快进键,还来不及停下来总结回味,就推着人往前囫囵地走着。

再上天台的时候,大老师已经是白敬亭他们班的代班主任了。

中午阳光特别没必要地慷慨。他们坐在天台边缘矮墙的阴影里,背靠着旅行过整个城市的风。他们分享一双耳机,里面的声音异样年轻,还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白敬亭问这是谁的歌儿,不光歌儿冷到没听过,这人的声音也完全辨认不出来。前半首奶音儿哼着甜蜜忧愁的调子,后半首重金属起来又有种纯真的孤勇。

“不认识。”

白敬亭对音乐艺术没那么敏感,却分明能听出来似曾相识。

“这歌儿叫什么?”

“不知道。”他吐着烟,眯着眼睛像是要睡着,懒洋洋答。

大老师吞云吐雾的时候有着别样的气质。你平日里看他言谈举止,总带着点天真气,让人觉得他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混在十七岁的高中生堆儿里也毫无违和。唯有他一个人抽烟的时候,微皱着眉,眼神涣散地飘向远方,还真带着股忧郁惆怅,好像承受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痛苦,好像下一秒他就要说走就走,背上行囊去远方,走得全世界都找不着,人间蒸发一般。

甚至有时候白敬亭会想,眼前这个人是不是一个真实的存在。鉴于他时不常地就化身情欲大师跑到梦里来搅和,撩出一身火气,在眼前溜达的时候又一派云淡风轻天真烂漫,实在惹人烦恼。勾得人心痒痒,却还是不敢靠近,只能当做梦一样珍藏。

也许是气氛太安逸,温度和微风刚刚好,白敬亭没来得及接着话茬儿尬聊下去,一歪头看见他这位不着调的大老师已经去会了周公。

他有点近视,但是平常运动得多不爱戴眼镜。大张伟眼神其实挺好,却戴着一副平光的金丝圆眼镜,为了给自己老师这个身份增加一点可信度似的,愣充斯文。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乖顺温柔的样子其实更加迷人,尤其他一笑起来眼睛弯弯向下耷拉,像是慵懒猫咪,不自觉地透露着性感意味。多少次百无聊赖的下午,白敬亭就撑着头歪坐着看他,一看看到下课,下课再梦他。

一首曲儿播完,只有呼吸声和风声在耳边轻柔地摇,摇得年轻的男孩子心痒痒。他想触碰那个夜夜如梦的人,摸他柔顺的头发,摸他少年般鼓鼓的脸颊,摸他粉红柔软的嘴唇,摸他的脖子,扼住他喉咙,解开他扣子,撕开他衣服,品尝他的身体。

但那天的最后,白敬亭只是轻手轻脚把他眼镜摘下来收进自己口袋里带走。

他猜大老师知道,但没有提起过。


“愣什么神儿呢?学习压力这么大,都会梦游啦?”大张伟那根烟在白敬亭神游天外的思绪里燃得差不多,他才转过身来靠着窗台看白敬亭。“脸色怎么那么差?”

“饿得。”话音刚落,肚子的响声及时地响起来印证他的说法,“没吃晚饭去打球了。”

“啧,你这孩子。”张伟掏掏自己的兜儿,顺出来一颗包着闪亮糖纸的酸三色递给他。他就爱吃那种全都是糖精味儿的糖果,加上夏天巧克力不好带,他又有低血糖,所以这阵子兜里总是揣着几颗小糖球儿。这会儿懒洋洋伸着胳膊递给白敬亭,就跟逗小孩儿似的,稀松自然。

指尖轻触,也是稀松平常的触感,只因对那个人心存幻想,才使得那八分之一秒的接触有如过电一般。

张伟晃悠着回到桌前,哐地一声拉开抽屉,里面躺满了各式各样的糖果巧克力。大手一挥:“随便儿吃别客气。”

白敬亭看他脸上带着那点孩子气的得意,实在忍不住笑意。搞不好这一抽屉也都是女老师女学生送的吧。

他撅着嘴挑挑拣拣,最终拎起一根荔枝味儿棒棒糖握在手心。

大老师是什么味的呢?他想着那人丰润的唇。

妄想终究是妄想,能轻易得到的就不是妄想了。那人是水中月,镜中花,那人是不真实的一个影子。那人也是他每天枯燥无味生活的唯一一点念想。

实在做不下去眼前哈达一样的卷子,他想要是这上面不问攻占巴士底狱的意义而是问张伟的嘴唇的形状触感味道或者随便哪一个部位都好,他都能怀揣着令人感动的求知欲去用实践来探索真相,然后无师自通地写上一整篇论文条分缕析。

可惜应试教育就是存天理灭人欲。



九点钟铃声响过,整栋楼都静悄悄。哪怕是夏天,夜晚也已来临,知了不叫,学生不闹,教学楼也在安静中凉了下来。白敬亭多留了一会儿,把晚自习睡觉耽误的作业补齐,下楼时候已经是全楼最后一个人了。

他跨着家里那辆古董一般的大二八自行车,一路哐啷哐啷地碾着石子儿绕出车棚,刚要出去就被暗处角落一声巨大的叮咣吓一跳差点掉下来。

他不是个胆子小的人,他不怕黑不怕鬼,就是单纯被这一声巨响给惊着了:那车指定是废了。

暗处走出来一个熟悉的人,手足无措地拖着一辆轱辘都没法正常转的车,一脸懊恼惊慌的样子。

张伟看见是熟脸也松了一口气,赶忙开口:小白啊,你快来帮为师看看这车是闹什么脾气了呀,打它它不走拉它它也不走,我还得八抬大轿把它娶回家是不是啊。

打它它不走,拉它它也不走,指定是坏了呗,还能怎么回事。白敬亭蹲那儿跟他摸着黑鼓捣了一会儿,还是放弃治疗了。

他拍拍自己车座子说大老师,我送你回家吧。




TBC

评论(9)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