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甜蜜蜜蜜。

梦经记6&7

梦经记6&7



有的人就是嘴上说着不要,但身体很诚实。

白敬亭把他压在沙发上吻的时候分明感觉他推拒的力度宛如撒娇,匆忙地挣扎了片刻就放弃抵抗。更不用说撬开牙关之后他简直就是纵容,软着身子由他胡闹,甚至开始热情回应,两只手都搭在了白敬亭的肩膀上。

大概吻了有俩点儿吧,张伟觉得,他才虚弱地把身上这人推开。

“我能继续吗?”白敬亭啄着他湿漉漉的嘴唇问。

“你随意啊。”那个略显惊慌的奶音儿答。

这一定是个梦,是个得偿所愿的美梦。但即使是梦也很难得呀,这么逼真,情节还那么完整,必须要把握好机会。

白敬亭带着温柔坚定的力度把张伟揉进自己的怀里,拿自己青涩的吻技折磨他。后颈摸上去还有点潮湿,湿得让他心痒,他揉乱了那一头柔软,无师自通地吮吻他欲拒还迎的舌。

“等会儿等会儿小白,我有点缺氧,你让我缓缓……”张伟软软地推开他猴儿急的学生,捂着脑门儿觉得一阵晕。这是怎么了,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我得好好捋一捋。

“大老师,我喜欢你。”

“你也喜欢我对不对?你没有推开我,你还回应我,你也有感觉的。”

“大老师,你看着我的眼睛。”

张伟欲哭无泪地扭过头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看我不看我不看。

白敬亭两手不容分说地扳着他的头,将两人视线锁定在一起,目光温柔坚定得像催眠。四片唇缓缓对在一起,缠绵悱恻地碾磨,烟花在脑子里欢快地炸开,电流顺着脊柱往不可说的地方直窜。

大张伟握紧了的小拳头贴在身侧直哆嗦,睁着眼睛接吻的冲击更强,他的脸在羞涩和甜蜜中红透了。

“就是这样,我知道你有感觉的。”学习能力惊人的学生先老师一步得出结论。

坏了坏了,大张伟心想,他说的没错。



7


白敬亭后来又问了一遍,亲嘴儿可以,上床不行。他今年秋天过完生日才十八,现在还算是个未成年。

俩人后来摸着黑躺在一张床上,风扇轻轻的嘎吱给他们伴奏。

“那,您算是接受了,对不对?”

“我不接受有什么用啊,您亲都亲了,能退货吗?哎哎哎嘛呢嘛呢,手!手给我老实点儿,你摸哪儿呢?!”

张伟把伸进自己腰里的爪子抽出来,恨恨地扔一边。

“我就搂一搂,我不……”

“不行!哎呀你怎么那么讨厌,讨厌死啦,你都硬啦你装什么装!都是男的我能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吗?”

“您知道我打什么主意?”

“我──”

“我每天晚上都梦见您,那种梦,该干的不该干的,梦里都干了……”

张伟本来是背对着他蜷成一团躺着的,听他开始坦白气鼓鼓地翻过身来,黑暗里盯着他亮晶晶的眼睛。

“合着我就是您一个性♡幻想对象,是这样吗?睡老师是不是挺刺激的?我就不明白了您怎么就惦记上我了,我是有丝袜大长腿呀还是波涛汹涌大胸脯啊?”

白敬亭轻笑一声,把他手拉过来放在嘴唇前面轻轻吻过,“我就是喜欢你,真心的,真意的,真情实感的。您爱信不信,反正亲都亲了,反悔也来不及了。”

这时候开始赖皮上了。

“不上床也行,我就是想让您知道,我想要你,身心都想得到占有,总有一天……”

“行啦行啦不嫌害臊你,快点闭嘴闭嘴!”

张伟脸皮儿挺薄,他以为小白是个含蓄孩子,没想到摸着黑躺床上说话这么直白,哪怕只有月光稀疏洒进来都能照出他的大红脸,他赶紧把自己手指头往他嘴里杵,让他闭上嘴。

白敬亭笑着顺势含住他指头,吮糖果似的嘬得滋滋响。他舌头裹着指腹来回缠磨,虎牙牙尖轻咬得他指尖酥酥麻麻,嘴唇亲吻过整根手指,舔得湿淋淋泛着水光,十足的性♡暗示。

十指连心,张伟感觉此刻他的心都被这人含住了,攥紧了。

他盯着小同学富有侵略意味的深沉目光,缓缓抽出手指来,换成自己的嘴唇给他深吻。

吻技领先小十年可不是白混的,用上一点技巧,再加上一点儿挑逗,很快他就把白敬亭亲得气喘吁吁,下面蓄势待发。

他勾着笑把手往下伸,满意地摸到他的成果,沉甸甸硬邦邦,然后残忍地把白敬亭踹下了床。

“瞎他妈撩,还敢跟我斗,不自量力。”




TBC

评论(15)

热度(74)

  1. 叉子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