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甜蜜蜜蜜。

欲望[梁桥伟]2

欲望[梁桥伟]2

(没想到会有后续,不开新坑了,就在这个题目下面接着瞎jb搞吧)

(梁桥哥哥第一人称,玩儿得很放得开预警,敞篷车预警)









他闭着眼,下巴抬起,睫毛颤颤。



眼角的细纹一旦抚平,看起来像是十七八岁的少年,带着点玩世不恭的倦怠和不耐,一挑眉又能立刻声色张扬。


他的嘴唇丰满柔软,涂了层薄薄的润唇膏更显得粉红娇嫩,两片唇包裹着我的欲望,热情地吞吐,小舌在底下勾来勾去,往最敏感的地方钻。我被他唇舌磨得心痒,又舍不得发狠在他口腔里顶撞,只能咬着牙抚摸他的后颈,揉乱我刚刚给他吹好的头发。

他翻起眼睛来狡黠地看我,目光像根轻飘飘的羽毛在我心上挠痒痒。鼻腔里哼出的声音奶里奶气带着哭音,舌头不老实地在我前端打转,淋漓的口水顺着他的嘴角下巴淌下,他吸出水声,又故作姿态地啵唧一口亲吻我的灼热。

这个磨人的小混蛋,我恨不得立刻把他摁在地上狠狠地惩罚,叫他哭都哭不出调子,颤抖着求饶。

他懒懒地握着我,舌尖在嘴唇上舔来舔去地勾引。我摸着他的耳垂,摸着他的眼睛,拇指按揉着他柔嫩的嘴唇,被他裹住吮吸,他的小嘴烫得我灵魂都要被他吸走。

他喃喃地念我的名字。

他推我的肩膀,喊我的名字。

我吓了一跳,张开眼睛。

他鼻尖对着我鼻尖,我们近得不需要拥抱就能接吻,他睫毛再长些就要扫到我的眼球,我握着他的颈子,他扣着我的手。

幻想褪下去,我望着他更觉得喉咙干渴发痛。


“别胡思乱想。”他低声警告我,瞥了一样我鼓起的胯间,不着痕迹地把我推远。


化妆室的门被推开,有别的艺人陆陆续续地进来,他懒洋洋地回头挥手打招呼,面上看不出来一点异样,膝盖却在我腿间抵着我的硬物。

他回过头来闭上眼,依旧仰着脸等我的刷子落下。

我像被电了一下猛地退开。

魔鬼之所以能犯下最丑陋的恶,是因为它最擅长伪装成天真纯洁美好的模样,在不被人发觉的角落做最下流的事。粉饰出的纯真模样让人看不出他的肮脏罪恶,蛊惑着人总是奋不顾身地向他伸出手,心甘情愿被他拉入深渊。

它时而是赤着脚的十四岁女孩儿,时而是白衣胜雪低眉浅笑的窈窕淑女,时而,是挑染着五颜六色刘海儿穿着邋遢吊裆裤的三十岁男孩儿。

坏心眼儿的淘气男孩儿拉近了椅子,膝盖更重地顶在我的胯间磨蹭,一下一下顶得我脑子里仿佛有惊涛拍岸。我的裤子紧紧绷着,被他用丢过来的外套盖住,他用眼神扫了一眼我的裤子,我瞪他,他变本加厉地凑近来问我还行不行了。

我干咳了一声,黑着脸训他别乱动。

“我在你眼前,你还能想我想得硬了,梁桥,”他舔了下嘴唇,“我在你脑子里是什么样?”

我恨他哑着嗓子把我的名字念得像是最淫荡的词语。我真想堵住他那张混蛋的嘴。

房间里不只我们两人,只是我们来得早些,占据了比较角落的位置,此刻不容易被发觉。可他明显是玩儿过头了,挑着眉望我,向我挑衅,就想现在跟我闹,让我陪他疯。我拗不过他,只能松了捉着他手腕的力气,眼见着红印在他腕子上晕开来又变淡,下面硬的更厉害,而他也明显有了反应。

“你这是胡闹。”我最后咬着牙提醒他。他反过来拉我的手,在外套的遮掩下往我裤子里伸。

我不吱声地盯他,感受他的小手艰难地拉下我的拉链,握住我的玩意儿在手里捧着,拇指在头部若有若无地滑过,逼得我热意直往上烧,肯定已经脸红脖子粗了。

“梁桥,梁桥,”他蛊惑的嗓子压低了呢喃,眉眼飞着媚意,透出他真实的欲求,“你还没给我化完妆呢。”

我抬起颤抖的手捧着他的脸,把粉扫在他脸上。他闭着眼睛静静地,专心地揉捏抚摸,我看着他像睡着了一样一派天真无邪的模样,恨恨地收紧了捏着他下巴的手。

他吃痛,抬眼瞪我,手里狠狠捏了一把。我强压住一声闷哼,爽得要翻起白眼。

他忽然拔高了音调训斥我:“梁桥你脑子里都想得都是什么,今天你一直走神,还有没有完了?你要是不想干了趁早跟我直说!别他妈占着地儿跟我这儿耗着!”

屋子里的艺人很快地回过头来看了我们一眼,看见脸红脖子粗的两个人剑拔弩张,又自觉尴尬地转回了头。这下没有人再往这个方向望过来了。

他像是恶作剧得逞了一样笑得痞痞地,冲我挤了下眼睛,继续手下的动作。他眼角也飞着红,低低喘着气,过一会儿看准了没人注意,突然凑近了过来含我的嘴唇,堵住了我到顶的声音。


“梁桥,”他把手抽出来,在外套上蹭了蹭,还有沾着的一点点他用舌头舔掉,故意对着我伸舌头,“你欠我一次。”

我看见他下面也鼓了起来,所幸裤子宽松上衣又长,不太明显。我嗓子眼冒着火,想骂他骂不出口,平复了呼吸之后手颤抖着摁住他脖子化完我该画的妆,把他脸上泛起的潮红遮一遮。

等着节目录制到中场休息的时候我再跟他算账。



──────────



该期待中场休息吗?


如果有就得进链接了


谢谢捧场(๑•́₃ •̀๑)

评论(34)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