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骨有三分傲,情有一点痴。

【看你那么傻,叫你傻爆好了】

——【牙痛】

張偉有顆壞牙。

疼了很久,白天疼,夜裡疼,吃飯時候尤其疼,折騰得他日漸消瘦。

他托著腮在化妝桌前面惆悵,梁橋走過戳了戳他的腰。

“讓你總不聽話,吃那麼多甜的!”

他氣得翻了個白眼,想罵又罵不出來,一張嘴就牽扯到附近的神經,痛得他齜牙咧嘴。

“以後還敢不敢了?”

梁橋捏著他的下巴把他臉抬起來掃粉底,暗自計較著遮瑕修容不知道省了多少,瘦一點也好,沒什麼好心疼。

要說張偉骨相其實很好,瘦了一點下頜線非常明顯,輪廓很好看。他的手指尖順著下巴劃過,被張偉不耐煩地打掉。

“你一點同情心都沒有,我這疼著呢,你就知道冷嘲熱諷!”

梁橋沒理他鬧脾氣,彎著嘴角把他臉給畫完,滿意地左右瞧了瞧。

“梁橋!”

“嗯?”

“你個白眼狼!”

他噘著嘴把梁橋伸過來的手扒拉開,拿他落在桌上的化妝刷和噴霧罐子攻擊白眼狼。

以前他是打人人都樂,現在他就打梁橋,梁橋還是樂。

“你傻樂啥!”

“樂你傻。”

張偉撲過去打,被梁橋圈住了腰,倆人胸口隔著一個拳頭的距離,呼吸和呼吸交織在一起。

“要我親親嗎?”梁橋壓低了聲音在他耳邊悄悄問。

“不要。”

“不要?”

“不要!”

“真不要?”

“嗯……”

“那……”

“……要”

“要什麼?”

“嘶——梁橋!”

梁橋笑得像偷香成功的狐狸,又被小拳拳錘了胸口。

柔軟的嘴唇,擦了唇膏亮晶晶。他舌尖緊張地舔了舔嘴角,閉上眼睛吻過去。

等了好幾秒,卻沒有遇到預想的熱情迎接。

“梁橋!”

他豎起眉毛瞪著眼睛,活像小野貓炸了毛。

“我怕你牙疼傳染給我。”

“媽的傻爆!你鬆開我,我生氣了!”他鼓著臉蛋在梁橋懷裡使勁撲騰,冷不防被推著壓到了墻根,堵著嘴唇接了個溫柔的甜吻。舌尖挑逗著他,一勾勾一纏纏,他鬆了推搡的力氣,張大了嘴,滿心滿意地接納梁橋送來的溫柔。






“你不是怕我牙疼傳染給你嗎?”

“現在不怕了。”

“為啥?”

“你那麼甜,還總要我親,遲早要牙疼的。”

评论(30)

热度(105)

  1. 叉子厉害厉害厉害厉害厉害 转载了此图片